末世掌上七星 作者:月下金狐

    这也是保镖部门受人非议良久,却一直没取消的原因。能将特殊军中废弃的一群废得不能再废的鸡肋,废物利用训练成正规的保镖,并给特殊军带来不短的报酬,这也算是一件低成本的投资,自然得到国家以及特殊军高层的一致认可,即使各军再不满,也没人再提废弃制度了。

    陈鹤往手腕上套着护腕,刚一动金斩元便接过去帮他套。陈鹤早已习惯也不拒绝,只在他的帮忙下戴上后转了转手腕缓缓道:“我来之前查过,最近魔物憋得狠了,这几日又在蠢蠢欲动,你早上说的那个任务可能与魔物有关。”

    金斩元帮他戴好护膝,不由挑眉。当初两人本在那山顶上住了一段时间,之所以入世,正是因为突然天地间元气有些异动,似掺入了少许魔气一般,陈鹤只得停止了修炼,与金斩元入世查探。可能是空间裂缝,又或者是某些秘密的连接通道,总之一些其它界的魔物有一部分泄到了人间。

    如果不制止,众生很快便会沦为魔物。人间地狱不过如此,即使陈鹤与金斩元再冷情,也不会想要一个与魔物相伴的空间,自然要阻止。这些年死在金斩元与陈鹤手中的魔物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剩下的一些隐藏得极为隐秘不容易寻找。

    这也是两人进入军中的原因。特殊军顾名思义,自然是要处理一些重大的危急诡异的事件,在这里可以得到第一手资料,从而判断这是一般的人为事件,还是魔物作祟,间接也算发泄下金斩元过剩的体能和精神力。

    “那女人前两天测了塔罗牌,又听从了巫女的话重金买下一枚佛牌。只是此佛非彼佛,佛乃至圣之物,但被污秽沾染也会成为至邪之念。那女人接二连三地出事,恐怕并不是人为,而是有魔操纵……”陈鹤说完停了下,“这次我过去,你手下那些去了也是送死。”说完抬头看向金斩元。

    金斩元此时哪管什么邪啊魔啊,相比陈鹤,他心中根本没什么狗屁道义。对他而言,陈鹤就是他的底线和道义,除了某件事,一切唯陈鹤是从,他说什么就是什么。陈鹤正在说着话,他虽然在听,但脑中转的全是昨夜的销魂之事。

    前世陈鹤不将他当恋人,所以在这种事上一直是半抗拒半抵御,他也只能时时收敛,就怕做得狠了日后连碰都不给自己碰,没有一次能尽兴,可以说是每一次都是忍耐状态。但是重回这里,在这一事上对金斩元而言无疑是天堂一般,抗拒和放任是完全不同的,金斩元甚至还用了很多以前不敢用的姿势,刺激得他动作激烈而又疯狂,干得这个男人冷静尽失,爽到哭着求饶,与平日的沉稳和冷情完全不似一个人。

    金斩元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此时他就盯着陈鹤润红的唇瓣,不等他说完,便低头难耐地吻了上去,半天后才依依不舍地分开,看到陈鹤不悦的脸色,他十分识趣地道:“行,这次我和你一起去……”

    此次任务需要八个人,保护的目标是一个女人,还有她的男朋友,时间是十二小时,地点为咖啡厅。这女人是国家某首脑的独生女儿,十分迷信于巫术,这次任务便缘于她上个月听巫师说今日有血光之灾,需要到人气足的地方躲灾,为防万一,他父亲出了重金托了好友聘请特殊军照顾下他的子女。

    特殊军虽然是国家军队,但是也算是半独立,也需要吃喝拉撒,各种装备国家拨的数量毕竟有限,自然要有些进项,而接这种任务便成了主要外快,收入丰厚,并且参加的军士都有奖金可拿,一般都是愿意干的,也算是皆大欢喜。

    咖啡店位置在南亚楼二层,因情况特殊,整个楼层被全天包了下来。首脑的女儿因其父亲的地位,自然是受其宠爱和保护,即使是特殊军也没有丝毫异议,这本就是他们份内之事。而首脑却是付费将其性质定为私人之事,可见首脑并不欲见此事被传得纷纷扬扬。

    所以今日八个特殊军士都着了便衣,穿的是与咖啡店招待一样的招待服,下身黑色修身裤,上身白衬衣灰马夹,但因个个身材一级棒,原本只是招待的衣服,竟然穿出了霸气。如果不是咖啡店被包下基本没什么人,恐怕早就被客人围观了,生意定然火爆。

    首脑的女儿长像普通,即使化妆之下也不算是什么大美女,但也并不丑。而她的男朋友却是一个地道的帅哥,听说是某演艺圈的新秀,这次难得有危险竟还不离不弃地守在女朋友身边,是个女人都会为其感动。

    李小姐很爱男朋友,但这并不妨碍她欣赏其它美男。因她的身份,身边的美身实际并不缺少,无论是魁梧的还是内敛的都不在话下,但是此时喝着咖啡,目光却是在其中一人身上移来移去。

    特殊军中的军士大多是以那铁霸的气质让女人折服,若说脸孔最多是中上,但是这一个却是俊美无双,既不显得面孔棱角分明,又不会让人觉得阴柔,无论是面孔还是气质,均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恰到好处得让人眼前一亮,接着便移不开视线。人都说男子温润如玉,气质优雅,但此人在温润之上却又多了两分冷峻,实在是让人一看之下既爱又恨。而那一身本来就吸引人的招待服穿在他身上,既不会上身撑得鼓鼓,又不会显得松垮垮无精神。衣服是一样的,但是每个人都会穿出了不同的品阶和体态,这人无疑是个中翘楚,几百块的衣服穿在他身上硬是穿出了几万块的价值。

    李小姐的目光再移到自己男朋友的脸上,那原本觉得很帅气的脸顿时便有些暗淡了。李小姐一开始是紧张的,但随着时间过去,到下午时喝着咖啡看着一众美男,心情倒是放松了些,尤其是看到随意站在身侧的男招待,也不由暗叹。不知这特殊军什么时候会有这么一个出色的美男,光看着便是心动,站在身边时,她还有些发自内心的、小女人般的微微的拘谨,天知道这感觉她多久没有过了。

    心有所想便有所动,于是状似不经意间便会开口问陈鹤一些问题。名字?陈鹤平静报出代号:8850;其他一些问题陈鹤大多也只是以是与否来回答。时间长了李小姐也有些无趣,而她的男朋友显然脸上有些不悦,看向陈鹤的目光也有些锐利,但此时毕竟不同以往,关系到女朋友的安危,倒也不好就此发作。非 凡于是一行人便从早上一直等到日落,这一男一女倒是悠闲地坐着,而其它八个人却是各有分工,每个人都崩紧了神经,不断地排除着一些可疑人士,及存放炸弹的危险。陈鹤虽是一直站在李小姐近处,并时不时地添上咖啡,表情平淡,但是实际上他却是一直在以神识扫视周围,判断是否有魔物存在的可能。

    李小姐与男友紧张地坐了一天,直到晚上也没有什么事,心中崩紧的那根弦不由的松了松,想到也可能巫女所说的血光之灾已经化解,否则如今已过去十小时怎么一点异像也没有。虽然有心想离开,但想到要坐满十二个小时,十个小时都已经坐了,也不差最后两个。

    李小姐有些心绪不稳地拿过包,打开新买的化妆镜准备加点妆,在陈鹤看到那镜子时,眉头一蹙,突然出声道:“等等……”

    听到此话李小姐手一抖,手里的镜子掉了,摔在地上裂开,裂开的镜子中能看到无数个人影。李小姐此时也顾不上了,紧张地四处张望,但却没有看到什么人出现,这才不解地回头,见陈鹤是盯着地上的镜子,顿时有些不悦,但冲着是美男,又不好说什么。

    而对面叫敬慕的男人却是冷嘲热讽地开口:“这是风之兰最新出的一套女士化妆品,我昨天订了一套送给娜娜,有什么问题?难道里面还能装个炸弹不成?”随即他有些怒意地看向几个看似随意,但都站在关键的防护位置上的特殊军士道:“你们确实辛苦了,但也不必如此紧张吧,再这样下去这血光之灾没什么事,娜娜的心脏却要被你们吓出问题了……” 不满之意溢于言表。

    其它几个军士脸上有些尴尬,队长看了地上的镜子两眼,除了一些腮红及涂唇的脂膏,中间都是空的,并没有藏什么东西。虽然是失误,但是此时是关键时刻,不好太过训斥,只得询问了下李小姐的安危后将此事揭过。

    而其它同属队的六人却是个个眼神轻蔑地看了陈鹤和不远处守窗的金斩元一眼。果然说得不错,那保镖队就是一群草包,连个镜子都大惊小怪。估计是把那腮红都当成血了,特殊军士居然怕血,还有比这个更好笑的事吗?还不如回家哄孩子去。当然,这些话都只是在心中腹绯,没有说出口罢了。

    陈鹤自然不会将他们的目光放在眼里。对其它人来说,保护李小姐便是这次的任务,绝不容有失,但对陈鹤来说她是生是死不是最重要的,而是通过她来除掉那背后的魔物,只有杀死魔物才能保住更多的人不被魔化。

    不过这些人还真是猜对了,那腮红确实是有问题。如果没猜错,里面应该掺了阴血,虽然他没有上手,但是李小姐在当面打开的那一瞬间,他仍然闻到了那隐藏在浓浓香味中的一股恶臭。但以神识查看,周围各个角落却都没什么不妥,没有魔气也没有可疑人士出没,事情有些怪异。

    恐怕这次的魔物不同一般。陈鹤与金斩元相视一眼,便都移开了视线。经这一事,时间离十二小时只剩下半小时,李小姐已经开始收拾桌上打发时间的杂志,准备等一下要离开咖啡店了,甚至还取了钱让几人去吃饭。毕竟一天的时间几个军士只匆忙啃了点面包,她也有些过意不去。

    就在时间快要到了、李小姐的男友已经整理了衣扣要起身时,突然整个二层的咖啡厅灯光猛地一暗,如同被什么遮住一般,接着李小姐的一声尖叫划过所有人的耳膜。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灯光又亮了起来,李小姐此时披头散发地趴在陈鹤后面,而陈鹤手中却似有什么在燃烧,未等人看清便都化为了灰烬,空气中有了淡淡的奇怪的味道。

    就在其它几人一时惊呆时,桌子突然一动,离得近的军士反应极快,一脚将桌子踹开,便看到李小姐的男友正趴在桌子下面瑟瑟发抖。

    “啊,化妆镜……”李小姐躲在陈鹤身后指着地上未收拾完的那个摔碎的镜子。只见那些红色的腮红化作一滩腥红的液体,还在缓慢地向外延伸。“我的脸……”李小姐惊恐地用手抓住脸,只见原本光滑白皙的脸上,此时血糊一片。

    这一切是极快的,发生得完全不容人反应。就在几人紧张地握着手中的枪,目光刚落在李小姐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便血流不止的脸上时,便听到右面玻璃哗啦一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冲了进来。

    但视线之下什么也没有,没有任何目标,那究竟是什么打碎了窗户,几个军士脸上都如遇大敌。他们不怕剿匪,也不怕追缉亡命之徒,最怕的便是这种诡异的事件。摸不到碰不到杀不死的东西,一切的武器都用不上,只能被动如瞎子般的感觉实在让人揪心。

    突然不知从哪发出了一声扣动扳机声音,砰!有人开枪了。军士对这种声音最为敏感,等他们的身体忠实地执行着扑倒趴下这个动作时,陈鹤却是伸手将那向他打来的子弹捏在手中。

    他半眯着眼看着那黑弹,情景有些怪异。而看在那些军士的眼中,还有比陈鹤这单手捏子弹的行为更诡异的吗?个个半张着嘴,一时间竟是忘记从地上爬起来。陈鹤看了两秒后,顿时拳头用力一握,那子弹当场爆开化作了一团黑雾便要向窗外窜去,陈鹤却是冷笑一声,转手扯下李小姐脖子上白金项链拴的玉佛牌。

    那玉牌上面雕刻的一双眼睛此时已隐隐发红,怪异异常。在将玉牌从李小姐身上扯落之时,李小姐双眼一翻白便晕倒在地,而陈鹤并没理会,反而是将那怪异的玉佛朝窗外掷去,面色冷淡道:“是降头,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目标正北方位 ……”

    窗前一道黑影顿时消失在黑夜中,陈鹤这才走到窗前看了看,然后缓缓从招待服胸口扯下了那白色手巾擦了擦手上的污秽,接着抬手扔到了一边,也没有管满脸血吓晕的李小姐及吓得失禁的李小姐的男友,然后越过一干目瞪口呆的军士,顺手脱了身上沾了血渍的灰色马夹丢在门边,从容下楼,扬长而去。

    番外二

    郊区某一处别墅,金斩元将那台军绿越野车开进车库,随即便开了大门,这个时间陈鹤早已回来,进屋见桌上摆着几道他爱吃的菜,其中一只炖灵鸡里还放了一根手臂粗的灵参,一时间屋里灵气浓郁,全是食物的香气,久久不散。

    金斩元虽然饿了,但是却并没去吃,而且四下看了看找寻陈鹤的身影,随即便听到楼上有水声,顿时轻步走了上去。

    陈鹤正闭目冲着温热的水,转而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他微微瞥了一眼,动作丝毫没停,只是撸了下沾湿的额前发,将其一顺抚向脑后,接着快速冲了两下,便准备关了水。

    却不想一身汗气的金斩元一把脱了汗衫便贴了上去,胸紧紧贴着他的后背,天知道他对陈鹤的身体根本没有丝毫抵抗力,比那白瓷砖还要玉透上几分,进来时只看着那腰线和饱满的臀便觉得下腹一紧,此时贴上那微凉的体温,金斩元只觉得腿,间肿,胀不堪。

    因洗浴的关系,陈鹤目光有些湿漉漉,流转间便察觉到身后人的异样,知道此事避免不了,越是束缚着他的欲望,他爆发起来便越强,倒不如这般分散些自己还好过点,这是陈鹤经历无数次难堪才总结出针对金斩元最适合的方式。

    所以他并没有退,而是预先一只手支撑着墙壁,口中却道:“事办完了吗?”今夜那魔物倒是有些门道,居然能在千里之外施魔,目标便是李小姐的魂魄,它是想要控制住李小姐从而控制整个人类吗?真是幼稚而又狡猾的魔物。

    “嗯”金斩元低头啃咬着他的耳垂和一侧玉白颈项,引得陈鹤微微仰了下头,“等这次,把魔物除得差不多就回修仙界。”这边虽然住的舒服,但资源无法和修仙界相比,而那边怎么说也是有些牵挂,当初薛姓女修留在脑中的朱点还在,显然并未随着空间的变换而消散,雪丽那边若太久没过去,恐怕也会担心,最多再待十几年。

    金斩元自然无异义,陈鹤到哪他便到哪,只要有他在哪里都是一样,不过想到那空间裂缝的厉害,金斩元还是觉得要有万全的准备,这一点陈鹤自然是想得比他更周全。

    金斩元又嗯了一声,便伸手抬起他的左腿,大掌如烫着一般触着那温润的皮肤,一边低头啃咬着他的肩膀,一边顺势将他的腿开到极大,然后滑动两下,微微往前一顶,陈鹤顿时弓身痛哼了一声,金斩元天赋异禀,那紫黑之物大得要命,尤其是他兴奋时,几乎是平时的两倍,陈鹤每次接纳得都有些痛苦。

    几下间两条腿便有些颤抖起来,那感觉如同被电流击过,从头皮到脚底都在战栗着,不出一刻陈鹤便整个人被迫压在了墙面上,身后那人狂猛的动作几乎是人类达不到的速度,皮肉拍打的声音即响又快,每一下都能听出那定是用力的出,狠狠的进。

    被顶得狠了,还会听到陈鹤低颤的声音在怒骂,“你这畜生,轻点,那般兴奋做什么……”

    在这间浴室里,陈鹤被翻来覆去的折腾,抱着压着趴着摁着,雪白与古铜色叠加在一起不断的碰撞,销魂的嗯嗯声不断,若有人能看到此景,定会鼻血狂流,只是那紫黑色的大物不断的进入一鲜红粉嫩里乐不思蜀的状态便足以让人欲望高涨,更不提那身下之人的诱人美色。

    直到弄了两个小时,金斩元才抱着有些疲色的陈鹤离开了洗浴间,一心只想搂着自己的亲亲宝贝睡觉去了,一时间竟是忘记了吃饭这回事。

    干净的大床上,两人相互搂紧,不顾怀里人反对,金斩元抱来抱去,疼来疼去爱不释手,陈鹤被折腾了一会儿便只得任由他先睡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对金斩元来说,这两世再没有比这时候更让它心满意足了,陈鹤一心想回修仙界,只求修仙大道,可在金斩元的心里什么大道都是浮云,只要能一辈子占有他,守在他身边,日日抱着他就好了,想法十分的简单,他却是用了漫长的两世的时间才做到,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之情太浓郁无法表达,所以只能以实际行为日日勤恳浇灌。

    像生怕陈鹤会跑了一般,金斩元搂抱的力道又紧几分,一时间惹得怀里人在睡梦中都眉头蹙起,但无意识间一只手却是环住了他的腰背,两人之间虽无一丝言语,动作却似再无隔阂。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到这里就结束了,就是简单的提了主角回到现代的状态,看到留言说文留了一些迷团,其实那些都是次要的,不必一一解释,写下去也只剩啰嗦,所以就在这里完结吧,其实修仙一开始没想写,后来写也是清水版,不是因为不写肉,而是写不出肉来,但是我看乃们都想看肉,所以这章硬着头皮挤出一点,希望不会被锁。

    还有定制封面四张还在画,以及校对,所以要多等几天,等把一切都整理好我会开定制的,到时关注下

章节目录

末世掌上七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月下金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金狐并收藏末世掌上七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