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两王妃 作者:陆天舒

    十两王妃 作者:陆天舒

    生生世世10

    黑衣人那个冤啊,他们都有尽最大的努力了。

    这个时候,匆匆跑进来一名暗卫,对着上首的人道:“皇上,金库被偷了一千两黄金。”

    报到这里,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太子失踪,堂堂金库遭贼,这不是要他们命吗。

    “什么时候的事,抓到人了吗。”李煜眼神一利,压住一口上冲的气血,冷声问道。

    “小偷未留下任何踪迹,看来是熟悉皇宫路线的人,皇上……”

    “给朕查,官银用出去,容易暴露,想必这是与劫走太子是一路子的,只要查到了官银处就是太子所在。”李煜龙袖一挥。

    “是。”

    有了这一条线索后,他们想要找到人就容易多了。

    “让黎将军也去,你们暗中相助。”以黎秋的头脑,想必不用几个时辰就知道贼人是何人了。

    “是。”没有任何议意地转身消失。

    皇城一条名不正传的小花街,红楼。

    人未近,嗅觉极好的三人都能远远地闻到一股水粉味。

    “哟,两位爷,里边请,里边请!”

    老鸨一见这两位爷马上笑得跟菊花似的,一身粉的扑上来。

    两人下意识地将手中的李瞀往前一推,老鸨那有些肥胖的身躯直撞上了李瞀。李瞀恶心到了。

    李瞀看着这场景,完全傻了,再看那些穿着暴露的女人,完完全全傻了。

    “那,那个,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死死地抓住楼惜若,不敢松。

    楼惜若嘿嘿地一笑,揪着他的衣往前一甩去,“找些嫩点的姑娘家,好好伺候我们这位小爷,记着,我们家小爷这可是头一回开荤啊,老板娘可得好好调教调教啊!”说着,往身后的那位抛了一个眼色。

    李逸很配合地将一袋金子一打开,“怎么样,这是不是足够了?要是调教是让我们满意了,这一袋黄金都归你了。”

    这还得了!

    老鸨兴奋得几乎要晕了过去,“当真,快快!姑娘们,快过来……管家的,给这小少爷按排最好,最大的厢房,挑最好,最嫩的姑娘来伺候着……小少爷,来来,你来这红楼可就是来对了,我们这儿,啥姑娘都有,包您满意!”

    还不等李瞀开口说话,就被一群如花似玉的大胸女人给拖进了二楼最好的上房,只在一瞬间,李瞀完全是逃不掉。

    逃?笑话,被女人这么缠着,谁能逃?再来,还有两个阴险小人正盯着他,怎么逃?

    “叔,救救侄儿……”

    皇婶那里没指望了,只能叫叔了。

    李逸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关上门好好享受。

    伺候好了这小祖宗,老鸨就转身巴结着这两位,这两位才是付钱的金主啊!

    “哎哟,两位爷,你们看,这小少爷都有一大群姑娘伺候着了,你们也应该需要些姑娘来伺候,罗妈妈我马上去吩咐下去……不知二位爷喜欢怎样的姑娘?”老鸨看人的眼,就像看到金子一样。

    李逸掏出两块大金往老鸨身上抛去,老鸨准确无误地接住,放到嘴边咬了几下,接着笑得更是灿烂,就差没有粘上来了。

    “不必了,你们只要好好伺候里边那位就可以了。”他敢吗?当着夫人的面找女人,不想活了。

    楼惜若淡定自若地饮着茶水,完全不理会这两位的交谈。

    这冬天没有过,还真的有些怪冷的。

    见客人不需要,眼神又使劲地往旁边这个比较瘦小的爷瞅去,就知道这才是说话的主儿,连忙过来讨好说道:“这位爷呢?”

    楼惜若挥挥手,道:“给我们俩准备隔壁厢房就行,送些热食进来,至于姑娘家就不必了,我们喜欢安静些的。”

    这话已经表明了什么不需要,只要安静。

    老鸨也是识人之人,别看这两人打扮平凡,又长着一张平凡脸,这气质却是骗不了人的。

    “好好好,罗妈妈这就去准备。”

    老鸨让人引两人来到隔壁的厢房后,就按着他们的吩咐去做,然后,她继续做她的生意。

    关了门,李逸很自觉地替楼惜若打开窗,让她好方便看看外边的雪景。

    “你要是想,我也不介意。”楼惜若很舒服地躺倒在小矮榻上,靠着窗,可以看得见外头那无银白雪。

    李逸一听,马上堆起笑脸靠上来。

    “为夫介意,为夫有娘子一人就够了,全世界的女人都没有娘子的一半好,外边的那些为夫看不上眼。”将楼惜若的头搬起来,放在自己的腿间,也跟着一起挨着榻。

    楼惜若白了他一眼,摆正姿势,闭眼享受。

    “叩叩叩……”

    “进来。”李逸声音低沉,脱下了外衣盖在楼惜若身上。

    几个男女替他们准备好了热食上来,推门而入就看到这两男人亲昵模样,不由得愣直了双眼,手中的东西就差没翻掉了。

    李逸没理会众人的眼光,只是轻轻推了一下楼惜若。

    “我们起来吃些东西再睡,嗯。”

    楼惜若懒得睁眼,只是随意翻了一个身,在赌坊的那几天吵吵闹闹的就没睡多少,这一下子沾了这么舒服的地方,怎么能放过。

    李逸无奈地轻轻捧起她的头颅,小心放下,这才起身走到桌边,看着热气腾腾的丰富菜色,随意挥退他们。

    “这里没你们的事,下去吧。”

    屋内的人相互看了一眼,再看看躺在榻上不动的楼惜若,一副了然地退了出去,替两人掩上门,赶紧出去将这小道消息告诉罗妈妈去。

    难怪这两人按排姑娘不要,原来是这样的关系啊。

    挟着楼惜若喜欢吃的菜,来到榻前将人扶起一些,“来,吃些下去,这样折腾下去,那小子没学坏,我们就先跨了,真划不来。”

    楼惜若微微睁眼,张着嘴吃下一口饭,细细在嘴中嚼。

    “不用几个时辰,他们就会找到这里,急什么。”楼惜若一脸无所谓地道。

    李逸再勺一口递下去,“娘子不报复了?”

    楼惜若慢慢吞完一口饭后才开口道:“这还不够啊,这小子可没那么傻,这一次后,怕是不敢再靠近女人了,嘿嘿……”得意地笑了。

    李逸嘴角抽了抽,今天绝对是这小子的恶梦。

    “娘子从一开始打的就是这主意?”李逸有些哭笑不得,现在怪只怪李瞀不该是李煜的儿子。

    “算是吧,这不是给这小子一点副利吗!”楼惜若一副好人模样。

    李逸万分无奈地将人拥进怀中,面抵于额间,用额感受两人的体温相连。

    “娘子,这事,我们也别折腾了,看着娘子这般辛苦,为夫舍不得。”

    楼惜若没意见地点点头,反正这一次后,想必以李煜那种性子一定不会再给她添任何麻烦了。

    既然他这么想骗他们回来,那他们就回来,只不过,是要点利息罢了。

    楼惜若靠在李逸的身上沉沉睡了过去,李逸拿起卸装用的药水,替她脸上那装给去了,再替自己去了装,就着容纳下两人的矮榻,拥在一块睡了。

    外头飘起了小雪,一月的天气更是多变。

    不知睡过去多久,直到听到砰的一声响,频频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陌生人的气息浓重靠近,李逸这才缓缓睁开眼,入眼的是重重包围住他们的军队,不禁头疼地轻轻揉起额角。

    整个红楼没有敢涉足二楼一步,红楼的罗妈妈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两个爷给她带来了如此大的麻烦,这一回她的红楼生意歪想着做下去了。

    看看这阵势就知道了,里里外外都是层层交叠的围住了,连只蚊子都飞不进来。

    黎秋一身随意的黑衣枷身,这样的冷的人,跨入这样的地方,却是格格不入。

    看着眼前的俊酷男人,姑娘们都晕了头,只会流着口水高望,却不敢靠近半步。

    “用官银的人就在里边?”黎秋看着大开的二楼门间,皱眉冷声问一旁的人。

    此人正是郭君尘,黎秋此时的左右副将之一。

    郭君尘点点头,先请黎秋上楼。

    这么能耐的人,怎么都得先见了再定其罪。

    李逸无视于围困他们的官兵,再一次直接闭上眼,等着说话主来了。楼惜若好不容易沉睡过去,也莫要让人打扰了她的睡意。

    楼惜若完全是放松状态,死死地睡了过去,连这些人发出这么大动静都没有醒过来,看来那几天赌场的日子是累了。

    黎秋跨入二楼厢房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副相拥而卧的画面,不由得一愣。

    李逸是坐起斜靠的,听到侧后有人进来,微微一个侧首。

    黎秋眉毛一挑,“恩王?”

    李逸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又细看怀中人依旧沉睡。

    黎秋就这么站在原地,众人一听是恩王都不敢动了,刚刚侧背对着他们,没有看清楚,但李逸侧首的那一瞬还是真真彻彻看清了人。

    又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见隔壁那边推门出,然后有一道小身影出现在楼惜若他们的屋前,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身上的衣服也是随意穿回去的。

    “皇叔,皇婶……”声音带着无尽的委屈,“我们别玩了……”真的够了,他不想玩了。

    看到李瞀如今这般模样,黎秋等人不禁嘴角一抽一抽的,要是让皇上看到了还得了,这两人当真无理取闹。

    “太子殿下,你可有事?”黎秋压低了声音沉声问道。

    李瞀抬头看了一眼黎秋,摇摇头,但脸上那些红印子,一看就知道是女人印上去的。

    李瞀不理黎秋他们,直接跑到倒在榻前睡得香的楼惜若面前,“三皇婶……我们别玩了……”

    楼惜若缓缓地睁开双目,对上李瞀那双委屈之极的小眼,不禁失声噗笑。

    “臭小子,行啊,还能扛得住这么多女人,长大了这后宫岂不是暴满了。”楼惜若捏住李瞀的小脸,恶趣味地往前一扯。

    李瞀苦着一张脸,“三皇婶,我们赶快离开这儿吧,还是那边好玩一些,这里怪可怕的,我们先走,好不好……”

    看着这小子变成这样,楼惜若腾地坐起身,“呃,不错,这地方呆着实在是不怎么好受,大冷天的,赶快将你们的太子爷带回宫吧,免得那人又来找我们麻烦。”楼惜若冲着一干人挥挥手,示意可以将人带走了。

    众兵额头抽了好几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副场景,只能硬着头皮点头,上前替小太子着好衣物。

    “没想到黎大将军来得这么快,既然这样,那就是没我们的事了,可以回家好好睡上一觉了。哦,对了,那官银的事,就不必追究了,想必李煜也不想追究,就当是给我们的零花钱吧。”说完直接勾住李逸的脖子,身子一跳,李逸稳稳地将人横抱住,“我们就先走一步了,黎大将军善后。”

    李逸也不多费话一句,抱着人,跨过窗,直接从二楼处跳跨出去,踏着飞雪远去。

    “将军,这……”

    “按着恩王妃说的去做,这事也是皇上自个引起的。本将军无时间与他们玩游戏,君尘,这事就交给你处理,命人将太子安全送回。”黎秋也懒得参和这些索事,转身就出了红楼,丢下一众士兵。

    郭君尘无奈接下了这样无奈的任务,谁叫他只是一个副将,老大走了,他得担着。

    “是。”

    两人出了红楼,直接回了恩王府。

    青寒守在恩王府中,见两人回来,喜上眉梢。

    “墨儿与澜儿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传来?”李逸问的是坏消息,只要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他们都不会插手,回报任何情报。

    “回王爷,一切如常。”

    “嗯。派人继续暗中保护着,无其他紧要事,就不要打扰我们了,等过几天就准备出门的东西。”李逸吩咐下去。

    青寒一愣,“王爷与王妃又要出远门?”

    “嗯。”

    李逸拉过楼惜若的手,转身踏着雪,两人静静地穿过宽大的庭院,手牵着手,安逸冲着飞雪而来。

    “你怎么知道我想出远门?”楼惜若紧紧扣住他的手掌,微歪着头笑问。

    李逸淡淡一笑,“娘子难道忘了,你曾与为夫说过,要去归临走一着的?”

    楼惜若微微回上一笑,伸手替他拂去衣上的雪花,将头纳入他的怀中,“是啊,再不走,我怕老了,我会走不动。”

    “怎会,就算再老,娘子不是还有为夫在吗?等老了,我们就回王府,每天手牵着手一起慢慢的沿途走,娘子累了,为夫背着……”

    听着他低低的细语,楼惜若满足地笑了,两手伸手,揽过他的腰身。

    “好啊!我们永远手牵手走下去,一直……”

    “只要娘子愿意,为夫愿生生世世如此!”

    “嗯。”

    “我们说好了,是生生世世,无论到了哪一世为夫都做娘子的相公!”

    “好。”

    雪花打在两人身上,暖化成水!

    ------题外话------

    ps:推荐文文:【战王的宠妃】作者:龙阳公子

    他,一代战王,铁面遮容,谁能想,那面具下的真容是如何的——风华绝代!一笑勾魂,二笑夺魄,三笑……且看你有没有命看。

    他包容她的错误,纵容她的调皮,连天下都因她而打,因她而弃,他要的——只是让她幸福。

    【武林片段】

    “尊主,洪武派遣人送过来一个大箱子,说是礼物。”

    “拆开。”

    “尊主,里面是个男人。”

    “哦?我看看。”

    美男秋水眸轻眨,秋波暗送,漂亮的红唇微嘟,飞出香吻,身上裹着一层红纱,白玉似得胸膛上两颗红梅若隐若现,魅惑天成。

    某女嫌恶的皱眉,“哪来的人妖,丢出去。”

    砰——

    “啊!”

    门外,美男躺在地上,小娇羞地用红纱裹住重点部位,“有个性,我喜欢。”

    生生世世10

章节目录

十两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陆天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天舒并收藏十两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