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丛之刀 作者:priest

    阿叶见他已经醒了,并没有惊诧,只是将喝的药放在了长安床头,柔声道:“王守了你三天三夜,方才站得猛了险些晕过去,这才被陆泉硬给架走了去休息。”

    长安一口将药喝干,点了点头,看着阿叶熟练地拆开他右手的绷带,给他换药。

    “这手啊,我没办法。”阿叶用极温柔的声音,却吐出了对医师而言坦诚得有些残忍的话。

    可是长安无法责备她,他一想到卡佐,面对阿叶时,就简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

    帐子中静得像死了一样,过了好一会,阿叶才又若无其事般地叮嘱道:“不过依我看,你的手并不是大问题,毕竟四肢而已,哪里断了也不要命,只是你心肺生来就比别人弱些,这回外伤好说,内里的病症却难治,以后可要自己多在意些,别总是玩命逞英雄。”

    长安低声道:“我没有逞英雄,都是分内的事。”

    他话音没落,一滴眼泪就顺着阿叶的长睫毛落到了长安的手心中,长安的手本能地一缩,却被阿叶按住了,她头也不抬,任凭自己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掉,手里却依然一丝不苟地将长安的右腕重新包扎起来。

    完事以后,她才抬起头来,泪中带笑地拉过她身后的孩子,对长安道:“这是我儿子,他刚出生的时候你还抱过他一次,如今已经这样大了,你还认识么?”

    长安违心地点了点头。

    阿叶便拍了拍那男孩的后背,催促道:“见了城主,怎么不叫人?”

    男孩眨巴着大眼睛,话说得算利索,只是吐字还不算很清楚,叫道:“灯主。”

    长安实在不知道该和这样的小不点说些什么,纠结了半晌,最后认认真真地纠正道:“是城主,不是灯主。”

    阿叶将小男孩推到长安面前,拉过他那只完好的手放在男孩头上,顿时,一大一小都僵硬了。

    阿叶问道:“我儿子好不好?”

    长安点了点头。

    阿叶就放开了他的手,自己站起来,一手端起装满空药碗的盘子,一手在男孩背后轻推了一把,险些把他推进长安怀里,说道:“好就送给你了。”

    长安不知道儿子还能这样轻描淡写地送人,当即眼睛都睁大了,不知说什么好。阿叶却连说话的机会也没给他,转身背对着他道:“我听说了,你那时候为了救卡佐,一个人跑进敌帐里,险些困在里面出不来,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只是他……他还是……大概我们还是没有福气吧,如今只剩我一个人,实在无以为报,就拿儿子来抵了,你看行么?”

    她问句结尾,却都不等长安回答,说完,看也不看小男孩和手足无措的长安一眼,就这样大步走了出去。

    这事简直太荒唐了,长安已经顾不得悲痛自己的右手,忙想要追上去,可是腿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扑通一下直接摔到了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小男孩放声大哭起来。

    长安一头冷汗,手抬起来又放下,努力了几次三番才重新搭在小家伙的脑袋上,吭吭哧哧了半天,就蹦出一句生硬的:“别哭了。”

    小男孩于是哭得更加肝肠寸断。

    这声音终于惊动了门口的奴隶,几个人忙闯进来,大惊失色地将长安重新抬到了床上。长安忙道:“去找华……算了,让他睡会,找索莱木!告诉他阿叶莫名其妙地把儿子送给我了,叫他立刻派人去追她。”

    不过,他们最终没有追上阿叶,她作为医师,平日里漫山遍野地找药材,似乎对城中大小道路比巡城的城守都要熟悉一些,不被抓到是轻而易举,兽人们最终只在海边高高的大礁石边缘找到了她衣服上的一角。

    下面应和着鲛人啊啊啊婉转却低沉的哀歌。

    世间真情假意,有时候若不是站在生死关头,又有谁说得清呢?

    最后华沂还是被惊动了,亲自过来点了两个女奴,叫他们把孩子带下去好好照顾,自己则在人们都散去以后,轻轻地坐在了长安的床边。

    长安浅眠,似乎是因为伤口疼,睡得有些不大安稳,因此立刻就醒了。

    华沂将他的右手搭在自己身上,以免碰到,又从后面搂住了他,翻身躺下,长安自动地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便又合上眼。

    可华沂不知怎么了,一声不吭,手却越来越紧,到最后勒得他几乎有些喘不上气来,长安艰难地回过头去:“你干什么呢?”

    华沂原本出神,闻言手上陡然一松,怔怔地看了他半晌,才魔障一样地轻声道:“我在想,要是你出事,说不定我同她一样,也跳下去了。”

    长安不知怎么回答,只好哑然无语地看着他。

    华沂轻轻地执起他的右手,叹了口气:“我今日叫过往行商以免税费十年为交换,叫他们替你遍寻名医……总是会好的,嗯?”

    长安垂下眼,面色平静地说道:“不会好了,我知道的……而且我的刀都断了。”

    华沂才要说什么,却被长安截口打断道:“我想过了,当年师父也有一把刀,也断了,他还像我一样,伤了他拿刀的手。我虽然自问远不如他,却并不比他软弱,右手就算彻底断了,难道就没有左手了么?”

    反而被他安慰了的华沂说不出话来。

    长安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起来。

    那重伤未愈的苍白的脸上就像绽开了一朵花,华沂心里倏地一动,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在那仿佛与世无争的小部落里、清澈见底的小河边、一个浑身湿淋淋的男孩子蓦地对他一笑、在他手中放了一朵花的模样。

    如同人间四月一般的灼灼动人。

    “不要怕,”长安握着他的手,仿佛精力不及似的闭上了眼睛,半张脸都埋在了华沂怀里,像是回到了熟悉的窝里的小动物,还本能地蹭了一下,他说道,“没什么可怕的。”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

    本文木有番外啦~二哥的人格障碍不能用正常人的逻辑来理解~木有人对不起他,他心里只是天生有一股仇~~~写完这个我会回归小叶子那篇,大概还有万把来自,没什么时间,就周更吧……⊙?⊙b汗多谢诸位捧场^_^

章节目录

兽丛之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pries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riest并收藏兽丛之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