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女相不待寝 作者:千苒君笑

    冷面女相不待寝 作者:千苒君笑

    第560章 找到他(大结局)

    柳茵往后踉跄两步,道:“现在好了,他瞎了,我也什么都没有了,这样你满意了?他不想拖累我,想与我和离,若是我不愿意和离他还会继续与我在一起。我没有同意与他和离,我把他休了。”她想尽量说得云淡风轻,但是却痛彻心扉。

    柳茵哭道:“我知道他怎么想的,他定然是想……一开始是他招惹的我,他不能对我不负责任,所以他才把决定权交到我的手上。可是,自从他爱上了你以后,就已经是对我不负责任了,我若再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呢?与其让我们两个都痛苦地活着,倒不如一刀两断!由我来说出狠心的话,由我来主动斩断和他的关系,大概他心里才会真的松一口气吧。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是夫妻……以后他的事,也碍不着我跟我没有关系……”柳茵缓缓蹲在了地上,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这么些年来,她都没有这般痛快淋漓地发泄过。

    柳茵自己安慰自己道:“我这么漂亮,这么善良勇敢,长得这么好看……我就不信、就不信没有了他我会活不了……我来找了你以后,我就会去我哥哥那里,和他们一家人团聚,往后一生,我再也不会回去那个地方,我再也不要见到他!”她抓着时锦的裙角,仰头泪眼朦胧地看着时锦,又说,“他这样一个人,为你丢了双眼,每天都得摸索着过日子,你怎能狠心嫁了人……我告诉你他住在哪儿,你去看他吧……你去看看他吧,以后没有了我插在中间,你们总是能够幸福的……就算、就算以后没有瓜葛,我也还是希望他能够幸福……你已经害得他一无所有了,你不能再让他孤独终老,不然我是怎么都不会原谅你的……”

    入了夜,余醒之推门而入的时候,发现时锦还坐在窗边发呆。他神色有些复杂,顿了顿还是走到她身后去,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揽入怀中,道:“夜深了,怎的还不睡。”

    时锦只摇了摇头。

    余醒之便吻了吻她的发,道:“你若是不早早睡,明日怎好启程去湘江?”

    湘江便是柳茵说的那个地方,是目前苏徵勤所住的地方,处于晖州与江南的地界中间,离江南也不远,两天的路程便可以赶到。

    时锦怔愣,余醒之便又道:“大夫说了,你不宜劳累,若是不愿睡的话,咱们便推迟后天走。”

    时锦抓着余醒之的衣角,道:“我一会儿便睡。”

    余醒之给了她一抹安慰的笑容,道:“柳茵那边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将她安顿下来了,等明日我们走后,有人将她安全送往柳云初的家乡里。”不等时锦答应,他便弯下腰来,轻车熟路地将凤时锦打横抱起,走过去放在床上。

    “醒之。”

    余醒之给她整理衾被,头也不抬:“嗯?”

    “谢谢你。”

    余醒之直起身来,道:“你我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么?只是接下来可能有得你烦恼的了,咱们的婚事,还有以后该怎么样,都需要你自己来好好打算。”临走前,他又道,“我不会放手,但我也不会强迫你。”

    第二天一早,时锦便和余醒之启程了,赶去湘江。

    湘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贯穿东西的有一条河,许多房屋依河而建,坐落在离河不远的地方,那里土壤肥沃,种起庄稼来灌溉也十分便利。

    柳茵给的地址一路上问着当地人,并不难寻找。但是位置却十分的偏僻。到了湘江,再往偏远的山里行了半天的路程,在总算看见了一个小村庄。

    此时村庄里已有简陋的屋舍升起袅袅炊烟,应该是正在做午饭。如果柳茵给的地址没有错的话,苏徵勤应该就是住在这个小村庄里。

    马车缓缓驶到了村子口,从地里干农活回来的村民见了,无不投来惊奇的目光。时锦在余醒之的搀扶下缓缓下了马车,他原本也想跟着下去,时锦却忽然转头来,看着他道:“醒之,你就在这里等我吧。”

    余醒之半垂着眼,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道:“那你小心一点。一炷香你没出来,我便进去寻你。”

    时锦点了点头,便缓步往村子里走了去。这村子不大,一会儿工夫就能走个遍,横竖就不到十户人家。遇到了村民,时锦也不知苏徵勤有没有改名换姓,不知怎么称呼,便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失去了双眼的人居住。

    村民点头说有,并将时锦给引了过去。

    那是一处十分简陋的小院,院子用泥巴堆砌而成,黄橙橙的,风吹日晒,有不少的沙尘。小院的两扇门是简便的木门,没关,半开半合着。村民把时锦带到这个地方以后就离开了。

    时锦站在门前许久,都没有往前踏一步。

    后来,小院里响起了什么东西打落的声音,时锦走上了前去,缓缓推开了门,但见小院里有一个男子,穿着灰色的长衫,背对着她。因打翻了院子里的簸箕,簸箕里的豆子撒落了一地。

    他正矮下身去,摩挲着簸箕,将地面上散落的豆子捧起来,他的双眼间,缠着一块布条,也看不清楚,连着豆子带土渣子一并给装进了簸箕里。

    这小院就一间正屋,一间厨房和偏室。他一个人生活在这里,当时时锦就在想,他怎么能一个人住在这里。

    原以为此生再也不会相见,既然见了,又怎能轻易转身离开。她知道,这次不能离开了。

    再也不能。

    她站在门口,满脸泪痕。

    苏徵勤没有了眼睛,但是还有耳朵,他听觉很灵敏,听到了门口有人。他放下了手里的动作,背着时锦,缓缓地直起身体来,却没有着急着转身。那原本修长挺拔的身形,变得有些佝偻,他听到了女子的哽咽声,有些不确定地道:“是茵儿回来了?”回答他的是身后一串深深浅浅的脚步声,踩着院子里的泥石子,踩着满地的豆子,一步一步走到他的身后,那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哽咽,任谁听了都心疼。苏徵勤叹息一声,又道,“既然都已经走了,还回来……”

    话说了一半,停住。

    因为时锦伸出双臂,从他的身后腰际穿过,将他抱住。

    苏徵勤的身体万分僵硬,他张了张口,却喉咙干哑得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时锦在他后背的衣衫上留下泪痕,晕开成深色的水渍,她流着泪,脸上却笑颜如花,低低道:“看来老天真是一次又一次地在戏弄我们,都说再也不相见,可我们还是又见面了。”

    “时锦……”

    “是我啊,时锦,姓时,名锦。你叫什么?”

    “苏绎。”

    “苏绎,别来无恙。”时锦侧脸贴着他的后背,深深吸了一口气,肺部、心口,浑身每一个地方都仿佛在抽搐着疼,但是她又感到很幸运,幸好,幸好找到了他……她说,“你赢了,这次,我再也不打算走了。”

    良久,苏绎低低道:“你走吧。我听神医说,你在江南过得挺好,有那个余醒之照顾你,我也很放心。”

    时锦道:“这一次你倒大方,我要是不走呢。”

    “你大概是同情我,我不希望你抱着同情和愧疚过一辈子。”

    时锦轻声地笑:“你都没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对你只有同情和愧疚呢。苏绎,你问我啊,你问我,我告诉你真话。”

    苏绎的身体僵了一僵,“我怕你只是安慰我。”

    “就算是在安慰你,我也说的是真话,如当初一样。”

    当余醒之找来这个地方的时候,他站在门口,看见小院里时锦抱着那个男人时,没有勇气往前再踏一步。他就眼睁睁看着,男人转过身来,时锦那般心痛地伸手去抚他没有了的双眼,指端只触摸到他眼眶边的布条,她没有哭出声来,但是却一直流着泪。

    大概余醒之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那个自私而功利的二皇子,会为时锦付出到这个地步。难怪能那么轻易地找到神医,难怪神医什么条件都不跟他谈就愿意医治时锦。原来,都是他安排好的。

    时锦问苏绎:“你傻么,为什么不要自己的眼睛?”

    苏绎回答:“不为什么,我心甘情愿。”

    **

    听说湘江再往偏远的山里走,有一个部落。部落里男人多女人少,因而一个女人可以和多个男人成亲。

    某天,部落里新加入了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

    女人生得极其貌美,男人则生得极其俊逸。有个男人双目失明,但也丝毫不影响他的英俊程度。

    他们在部落里安了一个新家。

    女人很能打理自己的新家,尽管部落里别的女人有心觊觎她家的男人,她家的两个男人都对她死心塌地的,叫人艳羡不已。

    但奇怪的是,女人不与两个男人成婚。她一生不婚,却能与两个男人相处得极为融洽。

    直到六年后,她死去。

    那后半生的六年,对于她来说,是她最为幸福快乐的日子。

    时锦想,这一生,老天总算还是待她不薄。

    她死亦无憾。

    ——全文完——

    |  |

    第560章 找到他(大结局)

章节目录

冷面女相不待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千苒君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苒君笑并收藏冷面女相不待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