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不咳嗽 作者:第十个名字

    论面对面真刀真枪打拼,洪涛屁也不是,他连举着刀枪上岸装装样子的胆量都没有。但是要论挖坑使坏,利用各种优势来害人,估计全蒙古的将领加一起都比不上他半拉脑袋好使。之所以要强攻海州城,就是洪涛挖的一个大坑。他在登州就发现了,一旦城门受到攻击,很多守军就会拼命想夺回来,城墙或者寨墙这个玩意在他们眼中好像和性命一样重要。

    有坚持就好办了,洪涛就喜欢坑有坚持的人,无欲无求的人他坑不动。你们不是重视城墙和城门吗?得嘞,我就用城墙和城门给你们挖个大坑,让你们一次喜欢个够,永生永世和它们融合在一起,再也不分离了。地雷这个东西,现代战争里用得很多,防御利器嘛,洪涛在十三世纪也把它祭了出来。虽然他弄的这个玩意根本不叫地雷,但意思差不多,算是人工地雷吧。

    没有触发点火装置没关系,咱有导火索,用人工去点火;怕被发现没关系,城门口多扔点榴弹,火光烟雾一弥漫,就算知道有导火索你都找不到它在哪儿呢,更别说不知道了。

    守军果然上当了,海州的守军也是蒙古将领带领,来得很快,从袭击开始到他们的马队冲进城,不到一个时辰。啥,你说一个时辰太慢了,劳驾,这是古代啊,没电话、没电报,全靠烟火信号和人腿马腿传递消息。从接到消息到整队出发,一个时辰赶到事发地点,基本就和十分钟出警一个级别了,不光不慢,还算很快,说明这里的军队训练有素。

    确实训练有素,马队刚露头。就已经分成了三队,一队下马,开始登城,沿着城墙向城门方向移动。剩余两队并不急于冲锋,而是像洪涛攻击登州水寨一样,骑着马远距离向城门口射箭,进行火力覆盖。城门附近烟雾太大。根本看不清敌情,贸然冲锋很容易落入圈套,几轮弓箭下来,既杀伤了敌人,又可以掩护城墙上的友军。

    当城墙上的部队靠近了被炸塌的城门口,发现没有敌人时。两队骑兵才停止了射箭,开始向城门口集结。同时也没放松警惕,还排出三组共九名骑兵出城探索,剩下的人就在城门外列队,开始找人询问到底是什么人胆敢攻击海州城。这时他们也应该发现了海面上的战舰和正在海边漂浮的几艘小艇。

    “发信号,可以点火了。”洪涛一直都在旗舰上拿着望远镜看热闹,他对伏击援军这件事并不是太看好。只当是一种尝试。如果有了可以触发或者拉发的地雷,他还能多点想法,现在这种靠人点火的土地雷,局限性太大了。谁能确保敌人就老老实实的站在自己确定的爆炸范围内呢。只能是蒙事儿。不过这次好像运气不错,海州城的援军还真没四处乱跑,就在爆炸点附近停住了,那就送他们上路吧。

    就在马队停下来打听事情始末,准备下一步行动,同时也在观察海面上几艘大船的同时,谁也没发现。在一堆瓦砾下面,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和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那个黑小子把自己伪装在砖瓦堆里了,离城门只有四五米远。当他看到旗舰上飘起了一大串黑白相间的信号旗时。裂开嘴笑了。毫不迟疑的从一个小竹筒里抽出火绳,小心的吹了吹。然后把那个火红的绳头按在了一根黑乎乎的纸捻子上。瞬间,那根纸捻就窜起火星,冒着烟向砖瓦堆里烧去。

    “老文啊,看着这个沙漏啊,一刻钟之后就有大烟花看了,我又想起一个不错的武器,很适合咱们用。这种武器叫地雷,专门是用来坑人的!它可以做很大,埋在道路上,用一根绳子绑上火镰,利用摩擦生火的原理,只要这么一拉,咣……咣……”洪涛在下令开始点火之后,就和一边的文南念叨起他的新发明来了,根本没在意城门口的动静。按照估算,在安全距离之外点燃导火索,怎么也得烧个几分钟才能爆炸。谁承想,他刚绘声绘色的发出一声爆炸声,远处的海州东门真的就爆炸了,那个声音几乎和他同步,但是效果强了几百倍。巨大的冲击波就像一道水波纹,把地面上的尘土推出一圈波浪,以城门为圆心,慢慢的向外散去。黑色的烟柱高高腾起,还有一些被炸飞的土坯飞得更高更快,真像是一朵大烟花。

    “嗷!万岁!先生万岁!金河湾万岁!”随着这声爆炸,船上的水手们都欢呼起来,他们对自己的这位舰队司令官也好、先生也好,都是发自内心的崇拜。跟着他出来打仗,不光可以在海上虐待一切碰上的舰船,还能对海边城市肆意攻击,现在都能上岸放大烟花了,谁不愿意跟着老打胜仗的将军混啊。尤其是这位将军比较鸡贼,从来不拿士兵性命去拼,都是偷鸡摸狗的勾当,虽然说出去不太体面,但大家爱他,真爱!

    “哎哎哎……不对啊,怎么这么快啊!朗崖呢?不是说好五十米远的嘛……咣……”唯一不开心的就是洪涛,他很清楚装在鲸油罐子里的几十斤黑火药爆炸之后是什么威力,如果点火的人离太近了,不炸死也得震死。离发出点火命令刚不到两分钟时间,这尼玛就是土行孙,也跑不出爆炸范围啊,更何况朗崖那个肉人。可还没等他的话喊完,第二声爆炸又来了,和前一次一样,又是一个大蘑菇云从城门方向升起来,此时那边已经啥也看不到了,距离城门比较近的房屋都已经被震塌了。

    “咣……咣……咣……”连续五声巨响,五朵蘑菇云,海州东半拉城市全都弥漫在一片尘土之中。啥城门啊,连城墙都看不见了,那些海州援军连个马影都没有,全都淹没在尘雾中。

    “完了……完了,我的陆战队队长没了……丫丫,发信号,让陆战队副队长回来见我,咱这笔买卖又尼玛做亏了!”全舰队估计只有洪涛一个人不高兴,就连文南这个不主张乱杀生的家伙都在兴高采烈的和水手们击掌相庆。这种没有血淋淋鏖战、只有壮观景象和威武气势的场面,虽然同样是杀人,说不定杀人效率更高,但却更容易被人接受。因为你啥也看不见,几百人就没了。

    “哎!朗崖,你还活着!?你会瞬移?”当洪涛看见朗崖那个又黑又瘦又矮身体爬上甲板,舔着那张满是刺青的脸冲自己傻笑时,以为自己又穿越了,穿越到了魔法世界!这尼玛不科学啊,点火距离那么近,又在海州援军身边,就算站起来跑都来不及吧,可他居然毫发无损!

    “不是我点的,是我手下一个黑小子。他说他要立功,让他两个弟弟入籍,我把这个机会让给他了!这小子挺狠的,他就差把自己埋在先生的地雷旁边了,那些马队一个也跑不掉!就是可惜那些战马了……”朗崖一点内疚都没有,绘声绘色的描述着他手下人的英勇事迹,好像是个很值得夸赞的事情。而船上的水手们也都很配合,跟着他一起叫好,却没一个人为那个黑小子悲伤。

    “你们丫挺的真没人性!他跟着你好几个月了,他说死你就让他死啊!”洪涛很想飞起一脚把这个朗崖踹飞,可是不能踹,船上所有人都在庆祝,自己这一脚出去,会让他们很迷茫。

    这个制度是自己定下来的,应该挨踹的人是自己。这个时代的人想法和后世不一样,他们更纯粹,没有那么多伪善的道德理念束缚,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什么合适、什么不合适,他们自己会算。只是这件事对洪涛的冲击很大,他受过的教育不一样。如果是因为掩护其他同伴牺牲自己,这样做算英雄!如果是为了拿下敌人的堡垒,不让自己的同伴多死,这样做洪涛也能说出一番大道理来!可那个黑小子只是为了让他的两个兄弟能不在继续当奴隶,只是为了让他们和身边这些水手同伴一样当个正式居民,就死了,义无反顾的死了。真尼玛冤啊!他多等几个月不就成了,这点时间都等不及了吗???

    “恭喜先生,人心可用啊!”文南站在洪涛身边,看见一串眼泪从洪涛眼睛里落了下来,脸上立刻显出了很欣慰的表情,还给洪涛施了一礼,表示庆贺。他觉得洪涛这个情绪真是调整得太好了,此时做为一个上位者,如果能掉出几滴鳄鱼泪,蛊惑人心的效果不是一星半点的大。此前他居然没发现洪涛有这个本事,由此他更佩服洪涛了,一个人的成功还真不是随随便便的。平时看着这个人大大咧咧没什么城府,现在看来,他是隐藏的极深啊!跟着这样的人混,前程无量!现在他是真想辅佐洪涛成就一番事业了,他看到了光明!(未 完待续 ~^~)

章节目录

南宋不咳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第十个名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十个名字并收藏南宋不咳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