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婚狂爱 作者:桃桃凶猛

    “华总,你觉得风景必须因为人类而存在吗?如果不被人欣赏,这风景就没有意义吗?”

    华子晨微微一愣,接着笑道:“你这说话的语气,好像我在哪里听过……”

    飞花怔怔地看着他。

    她好期望他还能说些什么,可是他却只是摇了摇头:“可能是我太累了。”

    接着,他又再给她列出许多数据,支持他的理论。

    可是飞花却觉得很失望,是啊,她知道,她不可能阻止这‘蓝宝石小镇’的建设,她只是希望他能够认出她,仅此而已。

    只是,她可能把自己想得太重要。

    她决定了,今天以后,她就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华子晨,再见了。

    就让我最后再好好地看着你,陪陪你。

    两人又这样说了半个小时,飞花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

    奇怪,她平时身体很好的。

    可是肚子有点痛,接着越来越痛,她的脸色有点发青,大颗大颗的汗珠渗了出来。

    “rosemary小姐,你怎么了?”华子晨也发现了她的不妥。

    “没什么……我可能有点消化不良……胃痛,那我先走了。”飞花站了起身,没有看他。

    “我送你去医院吧。”华子晨自然而然地披上了外套。

    飞花一愣:“不用吧?”

    “大家都是中国人,异国他乡,这点忙当然要帮,何况,你是女孩子。”

    飞花神色复杂地点了点头。

    ————————————

    车上飘扬着动听的一首老歌:

    “你还爱我吗

    夜里传来你的声音

    想起过去,许多许多的记忆

    那时候,太年轻,还不懂得什么是伤心

    后来,想起来,那都是心动的证明……”

    飞花的胃还在抽痛,可是这动听的旋律,却似乎让她的心更痛。

    她坐在副驾,看着窗外,不说话。

    “rosemary小姐,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更严重?”华子晨侧了侧头,眼光注视着她。

    在夜里,她的脸很美。

    “还好,华总,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呢?”

    华子晨微微一愣:“你说吧。”

    “我想问问你,你这么成功,长得也英俊,为什么一直没有结婚呢?还是,隐婚了,不让大众知道?”

    飞花的声音有些疲惫。

    华子晨一愣,拿着方向盘的手也有些颤抖:“我没有结婚。”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吧。”他的语气有些无奈,“我太忙了,而且……可能我不是那种能够体会别人内心情绪的人,对于感情,我好像并没有什么把握。”

    “以前也没有吗?”

    华子晨看着前方,淡淡地道:“没有。”

    “在你二十几年的生命里,真的没有一个女孩能够让你想着她,哪怕就是一点点美好的,心动的回忆吗?”她的声音,带着一点颤抖。

    华子晨看着前方的黑暗,淡淡地说:“可能我天生就对这方面不敏感吧,在我的心中,除了母亲,最重要的女性就是我姐姐,除了她以外,我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对哪个女性特别的记忆。”

    飞花不说话了,突然,一把扯下安全带,推开车门!

    华子晨大惊失色:“你做什么?车速很快,你会摔伤的!”

    他要伸手去拦阻飞花,可是飞花只是一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她的瞳孔幻变千色,顿时,华子晨的动作迟缓了下来!

    这是催眠术!

    当年的飞花就已经是个催眠高手,现在则更加是催眠大师!

    华子晨完全呆立住了,飞花伸过腿去,帮他踩了刹车。

    车子停了下来,飞花跳下车。

    虽然胃还是很痛,但她决定不要他送了。

    她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夜色公路里。

    是啊,是自己太自作多情。

    他本来也没有多喜欢自己,只不过是少年时一起玩耍过而已。

    自己还一直心心念念着,多傻呀。

    忘记了吧,他们早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了。

    飞花叹口气,胃越来越痛了,她几乎可以肯定,是那个什么朱总,在给她的咖啡里面下了东西。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这里离医院很远,她的摩托停在华氏大楼了,她是有超能力没错,但也不能翻筋斗云。

    她全身无力,拖着脚步走着……

    看着天上的星星,她不知道怎么的,泪水就落了下来,她不想再走了。

    这些年,主人也很操心她的终身大事,夏姐姐也经常跟她说,要不就去找晨晨,要不就找个好男人在一起,可是,她没有勇气。

    当年的自己可笑又任性,他应该很讨厌她吧。

    她终于有勇气的时候。却是这样的结果……

    他根本就不喜欢她。

    她的眼睛很朦胧,抱住自己,不知不觉地失去了意识……

    胃好痛,好像在痉挛。

    她会不会,就这样痛死过去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男子大步走了过来。

    他一身银灰色,看着女子的脸上,有着深深的怜惜和内疚。

    弯下腰,伸出手,将她抱在怀中,接着,朝着他的车,走了过去。

    ——————————

    医院。

    看着飞花沉睡的脸,华子晨喃喃低语:

    “你这个傻瓜,以为我真的没有认出你吗?

    你啊,跟以前一模一样,你以为你穿上了黑色的衣服,就变成另一个人了吗?

    你还是跟从前一样骄傲,倔强,一朵带刺的小花啊……

    你知道吗?飞花,在我的心中,你就是过去那段美好无忧岁月的一个纪念啊……那个时候,我还是林晓晨,还是那个热爱绘画的少年……飞花,这些年,我都一直想找你,看看你过得怎么样了,我也问过姐姐和姐夫,他们不肯多说,就说要我自己去找你问,可是我又怎么好意思去找你?你那么优秀,那么厉害,像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一样……你还有超能力,你肯定有比我精彩得多的生活,哪里会记得我呢?

    可是,你竟然来找我了,我真的不敢相信,也许是碰巧吧,也许你根本都没认出我,你知道吗,当你问我记忆里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的时候,我的手在颤抖,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飞花,醒来吧,我等着你醒来……”

    可是,飞花一直没有醒来。

    原本医生只是说是急性胃炎,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更严重。

    华子晨守在她的身边,一夜未眠。

    凌晨时分,一个医生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华总,检验结果出来了,在飞花小姐的胃液里面发现了一种有毒物质!”

    “有毒物质?”华子晨的眉头恶狠狠地蹙起,“什么有毒物质?是谁给她下了毒?”

    “检验结果说明那有毒物质是跟咖啡在一起的……”

    “什么?咖啡?”华子晨重重地一拍桌子,好像要把桌子拍碎一样,“朱振华!一定是他搞的鬼!”

    朱总被几个荷枪实弹的黑衣人拉到了走廊里。

    “说,怎么回事?”白枳灯下,华子晨的面目铁青。

    朱总战战兢兢地开口:“我,我是给rosemary小姐的咖啡里下了药物……那是一种神经毒素,会让人恶心,晕眩,呕吐,大概会持续半个月……因为我恨死他们那个狗屁环保组织了,我曾经创办了一家公司,就是因为惹怒了他们组织,整天抗议,逼得我破产了!我只是想整整这个女人,让她不舒服一段时间,就没办法再跟我们对着干,可是,那真的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我也不敢杀人呀!”

    华子晨声音冰冷:“她若是有事,我杀了你。”

    主治医生走过来,将华子晨拉到一边。

    “华总,根据我的推测,这位飞花小姐本身是有超能力的,她的脑部构造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所以,对一般人而言只不过会造成恶心晕眩半个月的毒物,有可能对她来说,就是致命!”

    “什么?!致命!!”华子晨霍然站起身,“你们要把她救活!不然,我会让你们这个医院都开不下去!”

    抢救时间足足过了24小时。

    华子晨一直守在ICU的玻璃之外,他看着那张苍白的脸,突然,他觉得他不能失去这张脸。

    若说曾经的飞花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特别的朋友,可是这一刻,快要失去她了,而且是得而复失……

    他才隐隐发觉,飞花在他心中,不止是一个特别的朋友,和曾经美好记忆的证明……

    也许,她的存在,有着另一种意义。

    那是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在姐姐面前,他永远是个脆弱的,需要照顾的少年,在其他人面前,他是高高在上的华氏总裁,唯有在她面前,他才是个……有血有肉的,有自信,有脾气,有着正常男女之情的男子。

    最后,大夫走出来:“我们尽力挽救了飞花小姐的生命,但是她的脑部出现了混乱,这是因为神经毒素侵入了她的脑细胞,而她的脑细胞分裂速度本来就比一般人快,所以……”

    “你不用说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词汇,就告诉我,飞花她怎么了?”

    大夫这下很干脆:“她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

    “不会吧?”华子晨完全惊呆了。

    这样狗血老套的剧情,竟然会发生在她身上?

    她可是超能力者,从来都没有听说生病!

    “华总,我们已经尽了全力。”

    华子晨叹口气:“好吧,那也没办法,她什么时候出院?”

    ————————

    飞花的确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

    她还记得主人,记得云飞宿雾和非墨,记得自己的工作,记得蓝宝石小镇,可是她再也记不得华子晨,也不记得林晓晨,她的记忆里面,已经被橡皮擦擦却了这一块。

    靳霆夫妇听说飞花出了这样的事情,心疼得了不得,云飞宿雾和非墨更是立刻坐直升机过来接飞花。

    可是,华子晨特意打电话,给自己的姐姐和姐夫,将飞花留了下来。

    没有人知道那个电话,他是怎么说的。

    初雪接完这个电话,脸色很动容。

    她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我很欣慰,晨晨终于懂得了什么是爱。这些年,他太辛苦了,他从林晓晨,变成了华子晨,他没有时间去考虑很多问题,包括爱情。

    我很怕他一生孤寂,可是现在,我很高兴,他不会了。“

    “我们都会很幸福,一直幸福下去。”靳霆伸出手,紧紧地将妻子拥在怀里。

    几个月后。

    在华氏欧洲总部一间小房间里。

    女子身穿一件长长的白裙子,目光有些空洞,看着四周墙壁上挂着的一幅幅画作。

    那所有的画,都是一个女孩。

    她十七八岁,穿着花俏的衣裳,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

    她二十几岁,脸色平静,行走在海边。

    她一身黑衣,骑在摩托车上,风驰电掣。

    “这……是我吗?”女子伸手触摸那十七八岁少女的画作,带着深深的疑惑。

    “是啊。”华子晨宠溺地凝望着她。

    “是谁画的?”她抬头,望着他。

    “我。”

    “你?你不是华氏总裁吗?怎么会画画呢?”女子一脸疑惑。

    “我啊,曾经是会画画的,那是我最大的梦想……可是后来,我放弃了……因为太忙……已经快十年了,这是我第一次画画,为了你。”

    华子晨微笑着,看着飞花。

    “可是,你认识我吗?”飞花一脸诧异。

    “是。”

    “可是我不认识你啊。”飞花瞪大眼。

    “没关系,现在就认识了。”华子晨紧紧握住飞花的手,一字一句地道:

    “飞花,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一滴眼泪从女子的眼睛里落下来。

    她疑惑地开口:“我怎么会哭呢?我根本不认识你啊……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是这个世界上会陪你到最后的人。”

    听到这句话,飞花疑惑了很久,接着,她突然笑了。

    泪光中,她喃喃地开口:“我愿意……华子晨……不,林晓晨……”

    她朝着男人,伸出手去。

    (全文完)

    【作者题外话】:终于结束了!

    再次感谢大家!

    《冷婚》是我从去年2月就开始写的,一年两个月,好长的一个过程,希望所有的人物陪伴了你们一段快乐的路程。

    谢谢!请期待新书!

章节目录

冷婚狂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桃桃凶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桃凶猛并收藏冷婚狂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