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行宫的路上角落突然窜出一条白狐,它尖尖的牙齿叼一只鸟雀全身都脏兮兮的,它没想到你明明出去了却杀个回马枪回宫,慌忙把嘴里的鸟吐了出来,掩耳盗铃般扒拉着爪子把鸟藏到身后
    你盯着着它嘴角的血迹,说起来你宫殿里的鸟雀越来越少了,不知道这只爱捣乱的狐狸还是那只嫉妒心强的孔雀做的
    “你又乱吃东西、”
    你揪着它的后颈上下摇晃,它被颠的晕头转向双眼金花地望着你,讨好似地嗷呜叫着,红润的舌头舔舐你的手背,凌乱的毛发沾着树叶还想往你身上蹭
    “脏死了”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rou wenn p.m e
    你皱着眉把它扔到池塘里,它扑通一声掉到水里,咕噜噜被灌了几口池水,垂着耳朵眼巴巴望着你,姿态格外可怜
    殷郊低头看着在水里挣扎的狐狸,那只狐狸皮毛稀疏,看着就灰扑扑的不像是你会养的宠物
    “妹妹,你宫里怎么会有这么丑的狐狸?”
    妲己听到殷郊说她丑陋,扒拉几下爬到地面,一边甩着身上的水珠,一边龇牙咧嘴地冲殷郊怒吼
    “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父亲说白狐难得,就留着看能不能长大”
    殷郊对一只野兽的恶意并不在意,扫了一眼那狐狸确定它没有威胁,就牵着你的手往前走
    “我怎么不知父亲有闲情逸致养狐狸?”
    “你不知道的事可多了”
    “那妹妹你给我说说……”
    ————
    正是初春乍暖,行宫里的青铜器还烧着檀木,一阵沉木的暖风袭来,让人感到十分惬意,殷郊他们神神秘秘的,献个舞还要去换衣服
    你走到主位上随意坐下,一旁的侍女为你奉上茶水,你用着茶点,没多时,质子们高举木剑与盾牌从侧门一窝蜂涌进来
    原本空旷的宫殿因为他们的到来显得拥挤极了,
    质子团们极力想要表现男人(?)的阳刚之气,他们赤裸着上身,露出自己魁梧而矫健的身姿,眼神充满了野性,透出格外蓬勃的生命力
    “!!”
    「真的有必要裸着吗?」你抿着嘴有些不自在,但你仍然抬着下巴,用挑剔的眼光审视他们
    室内昏黄,因为质子团长期训练,个头比普通人要高出那么一截,他们光是站在宏伟庄严的宫殿里就有一种厚重的仪式感扑面而来,若不是你踞坐在高位,恐怕得站起身才能看清他们
    质子们脚步整齐划一的踏在地上,一方进攻一方防守,进退之间剑柄与木盾交刺着发出激昂的撞击声。他们因为舞剑精壮上身沁出汗水,顺着蜜色的肌肉纹理滚落,结实的肌肉有种粗野的力量感,胸肌甚至还会随着他们挥舞剑柄而抖动
    “……”
    尽管他们离你不算近,手里拿的也是木剑木盾,可是他们那结实的臂膀,极具线条感的腰身都让你有些微妙的被冒犯的感觉
    你仔细瞧着他们的表情,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原本训练有素的团队因为你的注视开始骚动,红晕从他们俊朗的脸庞蔓延到身上,编排流畅的舞蹈时不时就因为你的目光卡顿一下
    这时殷郊摆手道
    “休息一下吧”
    质子们松了一口气,连忙坐到地上掩饰住尴尬的部位,彼此间看了一眼,又互相冷哼着扭开头
    殷郊手撑在你的案台上,像是累极了他喘息地看着你,额间的汗水一滴滴落下在案板上形成水珠
    “……”
    殷郊毫不掩饰的神情让你有些心烦意乱,你偏过头,却突然对上崇应彪的目光,他眼中像是有一团永不熄灭的炙热焰火,直勾勾地望着你
    今天真的是太奇怪了,从来这儿就接受到一种模糊又混乱的暗示,从殷郊到姬发到崇应彪,就好像没有一个正常人似的
    “谁给你的胆子敢直视我?”
    你抽出他的木剑,用剑梢抵着崇应彪的脖子,由于是木质剑,所以除了有些刺痛以外并不会受伤,他站起身,剑锋从脖颈一路划到他的胸膛,他向前一步有意无意侧偏身体的角度,让剑从他凸起的茱萸擦过去,剑柄刺入皮肤在他上身留下一道红痕
    崇应彪掷地有声地说道:“王女若是想要我的心,都不用您动手,我就会亲自奉上”
    他的话对于你来说不亚于挑衅,你眉头几乎皱成一团,膝盖对着他腹部猛然袭击,崇应彪毫无防备倒在地上,你一脚踩在他的胸膛上,还残忍地用力碾了碾
    “再说这种乱七八糟的话,我就杀了你”
    你那颐指气使的态度他已经梦过很多回,略微不屑又倨傲的表情,昂着头踩在他身上,然后……
    崇应彪胸口砰砰砰的,翻涌奔腾的情愫在他血液里翻滚着,他呼吸急促大脑空白一片,只能随着心中所念所想仰着头望着你,看到你红润的嘴唇时,喉结甚至非常明显的吞咽了一声:“王女……”
    真像在迷离的梦境中,可在梦里都哪这么真实的触感,他几乎要迷失在你漂亮的眼睛里
    崇应彪忍不住捏着你的脚踝,喉结滚动着,胸膛随着他喘气声震动着。滚烫的温度几乎要透过鞋底传到你脚上,你仿佛脚踏着一头即将要失控的凶兽,他病态的所求着想要得到你的注意力
    空气中有一股被压抑的暗流,质子们目不转睛地盯着你,周围的呼吸声好像越来越大
    那种微妙的被人冒犯的感觉又来了,你几乎要忍不住发火想打破这种奇怪的氛围,你冷哼一声,讥讽道:“一支舞要能累成这样?还以为你们有多大长进……”
    殷郊瞥了一眼瘫倒在地上坐姿怪异的质子们,不禁腹诽:再这样让你说下去,这群没经验的质子就不是出丑这么简单了
    殷郊从身后抱住你,赤裸的上身贴着你单薄的后背,那股强烈男性的气息包裹着你的周身让你完全透不过气来,他凑到你耳边说道:“好了,妹妹别奖励他了”
    “??”
    “你是打仗把脑子打坏了吗?说什么胡话?”
    你眼皮一跳越加烦躁不安,转过头就去拧他的耳朵
    “你身上都是汗,怎么可以贴过来?”
    “唔、”
    Ps一群抖M啧啧啧,本来没打算写肉,这群质子团不受控制以下犯,
    天啦噜!6p啊啊啊啊啊啊,要写死我吗!!!
    PPs下一章发肉,呜呜,女儿真可怜,妈妈爱你

章节目录

综影视普女的黄油世界(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切西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切西亚并收藏综影视普女的黄油世界(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