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曦合起手掌,啼笑皆非,语气倒是一本正经:“灵真人,方才,谢谢你教我御剑,还出手相助,您的大恩,在下没齿难忘。”
    “谁要你没齿难忘。方才我不若出手,这船怕是要沉了!”
    不知怎么,楚曦竟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一丝深闺弃妇的幽怨气来,不禁头皮一麻,心道难道他上辈子真欠了这人什么不成?
    他扯起嘴角,有点自讨没趣的沉默了一会,轻轻一哂。
    “方才经历那番险境,在下算是知晓了自身之弱小,若想将身边之人护于羽蔽之下,又怎能如此不堪一击……我所愿,曾是游历四方,历练自己,待足够强大时,返回母国为父母雪耻,复兴家族。谁知,这段时日,我才知晓仇人远不似我想的那样简单。”
    这数十年来,周遭的一切,哪些是真,哪些是幻,我亦不得而知。死里逃生,却是从一块砧板跳进了一局大棋中。也算知晓了,于世间作乱者不尽然是恶人,还有种种魑魅魍魉,凶险远超人间纷乱。灵真人,原先,我不愿拜你为师,是因为我觉得仙,神,离我等凡人太远,我不求拯救苍生,只想做力所能及之事,保护触手可及之人,如此看来,倒是我坐井观天,狭隘了。
    人面螺说,这些时日我遭遇的种种,皆与我前世有关,先前我对此尚存有疑虑,如今却已信了。想必,灵真人也与我前世有几分交情罢?我,觉得……你似曾相识。”
    闻言,灵湫似有些动容,侧过脸来,眸光微闪。
    见他不置可否,楚曦沉默了半晌,又笑:“你不肯回答,莫不是因为天机不可泄漏?”
    灵湫扫了他一眼,神色又沉冷下来,把脸别过去了。
    “也好,若灵真人因我惹祸上身,实在不值,真人不愿告诉我也罢,我自己会寻求答案,还望真人以后不吝赐教?”
    话音刚落,灵湫一扬手,扔了个什么过来。
    楚曦接在手里,只见竟是一枚光华流转的金丹,微微一愣。
    “你尚在筑基之期,能力自然有限,此乃我门以日月精华炼制的元丹,吃了这个,修为会大进至金丹期,不必如常人苦修数百年。你若有上进之心,日后待你随我上山,我再引你继续修炼。”
    楚曦愕然:“这东西想必极是珍贵吧,灵真人待我如此慷慨?”
    灵湫下颌一紧,默然半晌,铁树开花般笑了一下,那笑却带着点讥诮,不知是嘲谁:“你不是也猜到,你我前世有交情?”
    楚曦凝目。
    “是有交情,交情还不浅,不过,我不想要这份交情罢了。”
    楚曦突然那金丹觉得有点扎手,不知如何是好。
    他前世到底是个什么人啊?怎么感觉人人都嫌弃似的?
    “反正,吃与不吃,你自己决定。”
    说罢,灵湫便走到了一边。
    金丹在手心滚了一滚,目光落到湿透的靴子上,周身犹有被那些水流骚扰的感受,楚曦蹙了蹙眉,未多犹豫,仰头便吞了下去。
    甫一入口,一股热意便从丹田处升腾起来,渗透肺腑,不过一瞬,便汗流浃背,楚曦扯了扯衣襟,只觉五内俱焚,燥热难耐。
    一回头便见他面红耳赤的,灵湫愕然:“你怎么就这样吃了?”
    楚曦擦了擦脸上的汗:“不然还要怎么吃?”
    “你快去水里打坐。房里那一桶水是我为你备的。你体内真气正在积聚成真元,经脉躁动,自然会感觉到热,熬过一阵就好了。”
    楚曦推门进去,一眼望见蜷在桶里睡觉的沧渊,心下一窘,想来小家伙受惊后肯定累坏了,这会儿刚睡着,他哪忍心把他闹醒?
    可这会儿,沧渊却已被惊动了,抬起头来。他眼底血色已然褪去了,一双眸子水雾氤氲,似乎还没睡醒,有点茫然道:“师父?”
    楚曦有点歉疚:“你,能不能先出一下?”
    哗啦一下,沧渊上身出了水,一把环住了他的腰:“去哪?”
    “……”
    他身上滚烫,沧渊这一抱,倒是好受了不少,楚曦艰难地把身上的天然冰块扒下来,迅速宽衣解带。沧渊趴在他脚边,被落下来的衣服罩了个满头满脸,口鼻俱是那股淡雅的冷香,一下懵了。
    扯下头上衣物,抬眼便正见一张修长的脊背浸入水中,一头如墨青丝逶迤流泻,发梢缀着点点水滴,在他眼前滑落。
    一滴水珠恰巧落到沧渊唇畔,沁入了嘴里。
    他眨了眨眼,伸出舌尖尝了一下,喉头上下滑动。
    竟是…甜的。
    他的目光顺着落到男子的发丝上,仰头凑了上去。
    背后袭来凉丝丝的呼吸气流,楚曦神思一滞,默念的心经便乱了,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沧渊,这时候别打扰师父。”
    耳边顿时安静下来,显然是沧渊屏住了呼吸,却并未离开。楚曦能听见鱼尾在潮湿的地面蜿蜒的细碎声响,像无数妖娆的指甲在轻挠,他心下有些烦躁,但想沧渊到底是小孩子心性,好奇心重,便也没开口训斥,兀自重新凝神静气,引导真元游走奇经八脉。
    走至心脉时,那种熟悉的胸闷感果不其然又来了。
    跟着,一股血气便翻涌到了喉间,被他咽了回去。
    生怕诱发心疾,楚曦不敢强行运气,被金丹积聚出的真元通过不了心脉,便又阻滞在心口处,热得像颗烧熔的铁球,折腾得他苦不堪言。明明坐在冷水中,每个毛孔仍往外冒着热汗,整个人像要熔化了一般,全身皮肤都渐渐染上一层绯红,喘息阵阵。
    好热……
    攥着桶沿的手用力缩紧,骨节泛白,青筋虬结。
    楚曦仰起头,有点喘不上气,心跳又急剧起来。
    “师父?”
    一只冰凉的蹼爪抚上他的侧脸,楚曦打了个激灵,只觉这凉意无比熨帖,不禁发出一声轻叹,抬手将其按了住,慢慢挪了下去。
    心口处的热意顿时消散了不少,心跳却依然很快。
    砰咚,砰咚,砰咚,砰咚……
    清晰的心跳自指尖传来,迅速沿着血管传遍了四肢百骸,令沧渊一时间分不清是自己在发抖,还是被楚曦的心跳所带动。
    心脏一下一下剧烈鼓噪起来,竟比指尖的那颗还要急促。似埋葬于海底的一口古钟,被一直等待的那个人蓦然敲响。
    因为等了太久太久,一刹那爆发出的轰鸣足以倾覆这天地。
    砰咚,砰咚……
    砰咚,砰咚,砰咚……
    砰咚砰咚,砰咚砰咚……
    砰咚砰咚砰咚砰咚……
    他失神地盯着男子绯红的脸颊,屏着呼吸,小心翼翼地凑近,鼻尖落下的水珠却比嘴唇更先一步泄露了他的意图,男子那低垂的睫羽颤了一颤,底下的双眸便睁了开来,他立刻缩了回去。
    察觉自己把什么按在胸前,楚曦忙松开了手,背后“嗖”地一下,似乎是沧渊窜了出去,又撞翻了什么,传来了砰砰咚咚的一连串动静,一个声音惊叫起来:“啊,你,这,这儿怎么有鲛人!”
    “――太,太可爱了!”
    “嗷!”
    “你们在做什么?”
    门被猝然推开,一个声音冰锥似的刺进来。
    楚曦匆匆披上衣衫,把屏风拨到一边,只见灵湫站在门口,一脸震愕,榻边,那名叫丹朱的少年正骑在沧渊的尾巴上,笑嘻嘻的捧着他的头,沧渊则凶相毕露,一副随时要暴起咬人的样子,可丹朱的双手竟形如鹰爪,殷红勾曲的指甲牢牢卡住了他的双耳。
    楚曦的脑海里顿时就浮现出了一副海鸥捕鱼的画面。
    ――这小子……大概不是个寻常人。
    灵湫喝道:“丹朱,离他远点!”
    丹朱委屈地撅起嘴,松开双手的瞬间,沧渊一跃而起,鱼尾一甩,使出一招“横扫千军”,楚曦一惊,来不及阻拦,却听呼啦一声,丹朱背后掀开一对长达丈余的赤红羽翼,一下闪出了门外。
    纵然有心理准备,楚曦难免有些错愕:还就……不是个人啊。
    不禁奇怪:“他既然能飞,为何会掉到海里去?”
    “这小子,贪玩得很,老是惹祸。让他别乱飞,他偏不听。”
    楚曦暗忖,哦,八成是因为贪玩,去海上逛了一圈,结果着了道。
    “丹朱,也是你弟子?”
    灵湫摇头,又点头:“他是我的坐……算是吧。”
    垂眸瞥见沧渊扭着鱼尾还想追出去,楚曦弯下腰,安抚意味地摸了摸沧渊的头,又哄了一会,待这娇气又暴躁的小家伙差不多消气了,便把他抱起来放到了桶里。灵湫扫了亲亲密密的师徒二人一眼,斩钉截铁地把脸避开了,好似多看一会眼里就会生疮。
    待楚曦从井屏里走出来,他才没好气道:“你如何了?”
    楚曦摇了摇头:“实不相瞒,我有心疾,金丹虽聚成了真元,我却无法疏通心脉,刚才很是难耐,不敢强来……”
    灵湫打断他:“你坐下,我助你一臂之力。”

章节目录

鲛人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崖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崖生并收藏鲛人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