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仟的一通电话打得甘明熠疑虑万分,但电话的结局是让女孩顺理成章地在他家多住几天,他暗喜之余便忘了追问。
    甘明熠家的客厅正摊着一个30寸行李箱,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在家里来来回回地穿梭着,怀里先是抱着一堆衣服,接着提着两双鞋子,“哒哒哒”一阵声响之后再次出现又是捧着好几个收纳包,睁着杏眼问他这些东西可以放哪。
    “给我。”他接过收纳包,帮她放到洗手间,提高音量问,“要给你拿出来吗。”
    “我一会自己弄。”清甜的声音从卧室传来。
    他闲庭信步走进卧室,看到衣帽间里一向空空如也的梳妆台眼下摆满了各种女式物品。他左看右看,察觉缺了点什么:“不要化妆镜?”他记得陆仟家有一个专门用来化妆的小镜子。
    “哦!”陆仟一拍手,忘拿了。
    “一会出门给你买一个吧。”他觉得问题不大。
    女孩低头划拉着手机,摆摆手说自己在网上下个单。
    “那不还得好几天吗。”他出言阻止,“晚饭去连卡佛吃?那儿应该能找到化妆镜。正好你看看还缺点什么。”
    “也行。”陆仟想了想,收起了手机。正好好久没逛街了。
    环顾四周,看到甘明熠的衣帽间里凭空多出了一堆她的物件,突然有些窃喜。她满意地点点头,却想到客厅里的行李箱内还有零碎物件没收拾,肩膀垂了下来。
    甘明熠看女孩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笑:“我给你收吧。”说罢亲了她一口,让她去沙发上休息,“早就跟你说我给你收拾,非要自己弄。”
    “那我这鸠占鹊巢的,不得客气一下么。”
    他哼笑:“这么大个行李箱,就带这么点儿衣服来,确实挺客气的。”
    “冬天的衣服厚嘛,装不了几件…”
    女孩在沙发上姿态娴熟地窝着,嘴里哼哼唧唧。他闻言只是瞥了对方一眼不接话,心如明镜。
    在电视盒子上找剧的陆仟随口答话,莫名有些心虚。她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又犯起了别扭,心思千转百回,挑挑拣拣只丢了几件衣服进箱,心里暗想就算是闹掰了也不至于大动干戈的搬家,更不会顾虑自己有太多东西放在对方家里而嫌麻烦不狠心断了关系。
    其实就是下意识地做好随时可以走人的准备罢了。
    甘明熠也明白对方心里大约做的是什么打算,心中略有不适,但眼下姑娘都被他屁颠屁颠接回家了,之后的事如何发展就顺其自然吧。
    ——床上床下他能都伺候舒服了,他不信她一时半会还能舍得走人。
    想到这觉得自己有些搞笑,他甘明熠居然也有一天上赶着以色侍人。
    心里嗔怪,手上动作却麻利的很。收拾完家里又把犯懒的女孩左哄右哄拐出了门,吃完饭俩人在商场溜溜达达消食,先陪着看到新款上市的衣服就来了精神的女孩逛了逛街,来来回回的试衣服鞋子,他就在旁边悠闲观看,也没什么玩手机的兴趣,眼珠子时刻跟着对方的身影打转,嘴里还给点穿搭意见,嘴角总是上翘着。
    陆仟在一件毛衣上犯了难。羊绒毛衣又宽又大,美国的设计师品牌,单穿显得十分慵懒,就是眼下已然入冬,出门必须穿上大衣或羽绒服,若是入手这件毛衣,恐怕得等开春才有机会穿,到那个时候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又看上别的衣服。
    她在经济上是比较宽裕,但爸妈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毛衣也不是说买就买的价格,她得根据穿搭的频率仔细考虑一下。
    甘明熠看陆仟站在穿衣镜前突然陷入了沉思,走过去上下瞧了瞧:“好看的。”
    “嗯。”陆仟神色有些苦恼,“就怕到了能穿的时候新鲜劲儿又过去了。挺贵的这牌子。”
    “哪个牌子?”
    对方说了个英文。他了然,确实不便宜,但非常是陆仟的风格,简单低调,主打质感。
    “我送你。”他毫不犹豫。毛衣的价格确实不算便宜,在某些主流奢侈品牌里甚至都能买个包了。但价格不是问题,重点是他觉得在陆仟身上花多少钱都心甘情愿。
    更何况他突然发现认识陆仟以来,对方根本没让他在金钱方面付出过什么。
    可陆仟却干脆利落拒绝:“衣服我喜欢自己买。”说罢又怕自己的话太生硬,转过头笑眯眯地在男孩嘴上亲了一口,“我都免费住豪宅了,暖气费也怪贵的,就当是让我能心安理得地多住一段时间吧。”
    他又不用还房贷,暖气费能要多少钱,对方的话都是借口,但“能多住”的理由却让他内心欢喜。
    最终陆仟放回了毛衣,转身小小声地在甘明熠耳边嘀咕:“我们圣诞节再过来看看,说不定打折。”
    闻言他弯了眼角,搂住她的腰亲了亲她的发顶。
    二人又去男装区逛了一圈。此刻的陆仟似乎比刚刚还要兴奋,下了电梯直冲某些品牌,不出一回背后就跟着一位导购员返回,导购员手里提溜着一堆衣服。
    她眼里放光:“你快试试。”
    导购员不说废话,动作迅速地把衣服在试衣间里挂好然后悄声走开。她欲把男孩推进试衣间,却被对方大手一抓就一同扯了进去。
    门锁还没来得及拧上,她就双眼一黑,男孩的亲吻铺天盖地袭来。早已习惯了对方的她本能地回应,心跳怦怦作伴的同时不忘斜眼去看门。
    “不会有人开门的,”她的动作太明显,被不满的男孩侧过头来挡住她的视线,舌尖扫过上颚,又轻轻拉扯她的下唇,“…别担心,老婆。”
    “……”她双眼迷离,任由对方摆弄。
    试衣间一片寂静,飘荡着略乎其微的水渍声。所以当陆仟忍不住喘起来时,声音尤其明显。她的神志因为自己突兀的喘气稍稍清醒,开始小幅度地推着徘徊在自己脖颈的脑袋:“别弄啦,试衣服呀。”
    脖子后方微微一疼,她气的手上力道加重,直接给了对方手臂一下,结果打到的全是肌肉。
    男孩得逞,得意地抬头,一边轻声亲昵地唤她一边恋恋不舍地在她唇上亲了几下:“想你了。”快一个星期没有抱着她睡觉了。
    “感觉到了。”她摸了一把,在对方瞬间变了脸色时赶紧跳开,不出意外又被一把捞回去好好欺负了一会。
    衣衫不整的陆仟终于得空把试衣间的门锁上,找了一个狭小空间内离正虎视眈眈盯着她的男孩最远的角落,贴着站好,催促他:“你快试。”
    洪水猛兽一动不动:“要不在这试试。”
    “你疯了,”她瞪大眼睛,“优衣库2.0——连卡佛?”
    “我不拿手机拍。”
    他贱兮兮,说罢便被对方的包砸了个满怀。
    心满意足逗弄了陆仟,甘明熠终于如对方所愿开始试衣服。陆仟的眼光很准,甘明熠又是个衣架子,每件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格外的合适。陆仟本是像玩换装小游戏般欣赏着,不知怎的眼前的时装杂志就变成了性感男色,美色当头她渐渐变了眼神,感觉自己也有些把持不住。
    甘明熠大有存在故意诱惑对方的目的,穿衣脱衣的动作都像是设计好一般充满着性张力。女孩明显的眼神变化他也看在眼里,此刻他正好脱下最后一件衣服,慢慢走近毫无回避意愿的女孩,垂下头,学着她惯用的无辜表情:“还试吗?”
    陆仟抿着嘴角,看裸着上半身的男孩走近,目光停留在对方向松垮裤腰延伸的肌肉线条,拼命忍住自己想吞口水的欲望。
    高大身影双手撑在墙上,把她环绕在怀里,试衣间的灯光被他遮了大半,她的眼里只看得到他俊朗五官此刻满是引诱之意,她被迷得神魂颠倒,手慢慢抬起搂住对方的脖子,将自己的双唇奉上。
    换装游戏变成了唇齿之战,陆仟的衣物被解了个大半,而对方也被她不规矩的手摸了个遍,最后还是残存的羞耻心让两人气喘吁吁地同时打住这场即将擦枪走火的对决。
    冷静下来的陆仟又把甘明熠好一堆锤,仿佛忘记刚刚她也有多动情。她可不管,一副她有理的霸道模样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对方身上。
    甘明熠只是嬉笑任由她怪罪着,女孩每次的嗔怒撒娇都让他心痒不止,不讲理的模样更是让他受虐般的觉得自己与她更为亲近了。
    她开门之前还瞪了他一眼,出门后又迅速挂上了端庄温柔的面容。他嘴角含笑,提着衣物悠闲跟在对方身后,没走几步碰上导购员,对方并未因为二人在试衣间逗留了好一会儿而表现出什么特别的神色,挂着标准的营业微笑问他有没有看中的。
    陆仟站的远远的,欲盖弥彰的模样逗乐了他,心情大好,便随口跟导购员指了几件说要买单。假装看衣服实则竖起耳朵观察动静的陆仟闻言立马睁大眼睛走过来,要他再考虑一下。
    “挺好看的啊,不都是你选的吗。”女孩的眼光是真的不错,他是真心喜欢。
    “可是这个价格也不便宜呀,又不是好看到没有替代品。”陆仟振振有词,“你那么急着买干嘛,再看看。”
    甘明熠对陆仟这副要管他花钱的模样很受用,想让她再多说几句,故意不遂她的愿:“你选的,我相信。”
    陆仟自己除了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花钱很冲动,平时并不是特别的大手大脚。对于不打折的品牌衣物,都是考虑再三才出手。虽说是甘明熠的钱,她却下意识地要去插手,不想让对方浪费。没说几句她突然打住,不承认是因为反应过来自己反常的越界,把责任都推到了那个看到手的业绩就要飞走所以脸色明显漏出一丝不满的导购员身上。
    “…不过你想买就买吧。”还要继续唠叨的话在没说出口之前拐了个大弯。
    看上一秒还指手画脚的女孩眨眼间拉开了距离,甘明熠只是挑眉并不戳穿,转头对导购员说买单。再看回陆仟时,对方的眼珠子正滴溜溜地瞎转,就是不看他。
    以往对方这样若即若离他都要不高兴一会儿,眼下却突然想通一般发觉陆仟其实也没他想象中的那么淡定。他暗自发笑,心中的不安感褪却一些,转而被对眼前人的喜爱之情填满。
    甘明熠买完单又牵着陆仟在生活用品区域逛了一会,看她一会扭扭捏捏一会又毫不客气地往他怀里塞东西,心里乐开了花。脑子清晰就看得更透彻,女孩明显就是早已把甘明熠看作是自己人,却又因为二人还未正式确定关系而纠结着那个度应该如何把握,所以才会对他忽冷忽热。
    找到了对方心里也有他的证据,她的一举一动在他眼里像加了滤镜一般处处透露着对他的喜爱,即使是客气的态度也被他自动过滤成了别扭的刻意疏远。虽说跟真相大差不差,但他没发现,他骤然感觉扳回一局所以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全然卸下,顷刻间理智离家出走,对陆仟的爱意在不知不觉中又成倍的增加。
    甘明熠表面看戏内心却早已沦陷的状态连他自己都没察觉,更别说陆仟了。她连自己的思绪都像毛线球一般团得乱糟糟的,更顾不上揣测他人的。
    与男孩同进同出同吃同睡了几天,她就火速适应了日常生活时刻有其他人的状态。她只是感慨自己的适应力一如既往的强,却不去想或许是因为她对甘明熠的接受度就是额外的高。
    在甘明熠家住了快一个星期,陆仟觉得自己的衣服不够穿了。她蹲在衣柜前抱着膝盖,仰着头看衣柜里的零星几件衣服若有所思。余光瞥见旁边慢吞吞换衣服的男孩,发现他意外的安静,并不像之前遇上这种情况时急哄哄地要她再挪点衣服过来,又或是阴阳怪气几句。眼下他只是淡淡地看着她,嘴角微不可见地上扬。
    对方默不作声,却莫名让她觉得他此刻胸有成竹,清楚她在纠结什么且到最后终是跟随心意而妥协。她内心一阵气恼却又无可奈何,她确实住得十分自在,甚至想到回家一个人呆着还有点不舍,所以这场小小拉锯战的赢家是谁已经显而易见。
    “下了专业课接我回家拿衣服。”她硬邦邦地下达命令,也不问对方下课之后的安排。心里有气,不自觉要从嘴上找回点面子。
    闻言男孩咧开嘴,得了便宜还卖乖:“衣柜放不下了吧?”
    陆仟瞪起了眼睛,手里的衣服直接甩向笑得焉坏的男孩:“放不下就把你的扔出去。”
    对方开怀大笑,满嘴说着老婆遵命,过来把气呼呼的她打横抱起,三步走到床边又放下,把她压在床上腻腻歪歪亲了一会儿。
    饶是这么多次了,陆仟还是被甘明熠亲得脸红耳热。男孩主动离开了她的唇,她还微微撅嘴,轻声撒娇要跟对方再亲热一会。
    “再亲我就没法上课了。”他眼神变暗,若有所指地拍了拍她的屁股。
    “你就是变心了——”她在床上翻来滚去,撒泼赖皮。
    本来都走远的人闻言立刻转身开始脱她的衣服,最后变成她被男孩有力的臂膀箍得死死的,只能大笑着求饶。
    被男孩放过,在床上发懒的她随口回应着对方在客厅的问话,摸索了一会拿起手机。点开微信发现界面最下面一排第二个标识出现了一个小红点,她疑惑点进去,是一个好友申请
    那什么,优衣库这个梗大家都知道吗?
    现在国内优衣库的试衣间是绝对禁止两个人一起进去的,因为当年曾经有一个优衣库小视频火遍全网
    两个傻子还在纠结!
    我想多嘴解释一下陆仟和甘明熠现在这个状态,或许有小伙伴会疑惑“老公老婆”都叫了为什么还不算谈恋爱。大家肯定都知道其实国外(现在国内也开始普及)很流行一种关系叫做“约会关系”,朋友之上恋人之下,比炮友有更多心灵上的沟通,算是一个互相了解的阶段?双方什么事都可以做,甚至可以住在一起,但是就是不算男女朋友。在这段关系中,有些人会互相商量好对方都可以同时跟别人约会、同时跟别人接触、看谁最适合自己,有些人则会说好了不可以同时跟别人约会,这都是存在的。
    我觉得陆仟和甘明熠现在就处于这么一个阶段吧。但是为什么他们又会纠结呢?因为虽然他们的观念相对开放,但本质又是在中国传统社会长大的,再加上总抱着“我不可能这么爱一个人”“拉锯战谁会是赢家”的心态,总想着“我们就是没确定关系所以就是单身”,但他们心里又很清楚他们目前早就跟谈恋爱差不多,只是都在硬撑着看看谁先把“我们谈恋爱吧”说出口,就是差一个名分,但是这个名分又让两个看多了套路的人因为太喜欢对方所以格外在意~
    其实本质就是他们太喜欢对方啦!
    希望这个解释你们可以满意:)
    因为接下来还要纠结  好  久  (瑟瑟发抖)
    关于虐男虐女这个,有些小伙伴担心会太虐,我个人觉得还好吧,就是一些酸酸涩涩的纠结心情,我也不喜欢那种特别扯淡的情节,目前检查了几遍自我感觉每一个纠结的点都是能说得通的。
    如果小伙伴们到时候不喜欢,可以骂我可以骂我可以骂我,放心!
    明天有新人物登场咯!戏份不多放心,就是工具人。
    其实前面出场过了,大家猜猜是谁?嘿嘿嘿。

章节目录

只能拉琴不能说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季几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几榭并收藏只能拉琴不能说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