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
    《没有遇到双子所以也没有反抗被咬得应激到发抖蛇蛇心疼地哄发现哄不好的if》
    【这是一个大大的预警】
    是if线!为了afd上想看把可因咬到应激发现怎么哄也哄不好的小可爱写的,当做是平行世界好了,不要带入正文的蛇蛇!正文是很温柔的!
    冰凉的蛇吻贴上后颈,没什么温度的呼吸洒在皮肤上,浑身沁出薄汗的可因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心跳漏了一拍。
    尖锐的牙齿刺入肌肤,他附在她身上,渗出的血珠从白皙脖颈滑落,凝在下巴尖上,啪嗒砸在床上,迦兰捂住她的眼,她看不到身后人的动作,也看不到血液落在床单,于是愈发清晰地感知锐利牙尖穿透皮肤的触感,视觉被蒙蔽,痛感便愈加敏锐。
    “先生、先生……”她挣扎起来,试图唤起他的注意,“不要咬那么重,可因好痛……”
    “……”迦兰忙着为她打上印记,只空出一只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可因回蹭了他的手心,却并没有得到他的怜惜。
    横揽在胸前的手臂被她掐得满是指甲印,她闻到了过浓的血腥气,分不清是谁的,也无所谓了,她痛得开始神志不清,颤抖着身体,呜咽地胡乱喊起来。
    “求求你,迦兰先生……可因好痛,痛得要死掉了,饶了可因吧……”
    他眼皮一跳,捂住了她的嘴,口中力道越来越狠,像是巨蛇咬住新猎到的食物的脖颈,直至竭力方才罢休,捂着她的手里满是她湿热的泪,迦兰第一次摸到人类滚烫的泪水,和新鲜的、炽热的血液混杂在一起,灼得他的手有些发麻。
    “唔唔……”可因被强迫对待,还捂住口鼻,却依然轻轻地咬他的手心,想要让他放开。
    迦兰置若罔闻,几乎将类犬齿全部嵌入血肉,蛇形印记在嫩白的脖颈上逐渐浮现出轮廓。就在这时可因忽然猛地大喘一口气,沙哑的哭声停了。
    断绝了期期艾艾的哀求,他的耳根清净许多。标记的疼痛每个雌性都要经受一回,他不认为一个人类承受不住。
    他们都是这样过来的,被病痛折磨的痛苦,可比这个难捱多了。
    “……”
    他的不为所动让可因看不到希望,她暂时将自己藏了起来,躲入她熟悉的黑暗里。
    身下的人不再挣扎,标记很快就完成了。迦兰松开她,看到自己满是指痕的手臂,叹了口气,皱眉舔了舔。
    “宝贝,结束了。现在你完完全全属于我了。”他得意地将可因翻过来,没有见到那双水汪汪注视着自己的金色瞳孔,怔愣片刻,握住她的脸颊,拇指按了按眼角。
    “宝贝?”
    没有回应。
    “……宝贝,你不要吓我,吓坏了可怎么办。”迦兰抽出堵在里面的阴茎,肉刺将紧缩的肉穴刮出血痕,她软软地嘤咛一声,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干涩的眼底没有一丝光亮。
    捣出白沫的淫液混杂着一丝丝鲜艳的红,就像染红了床单的血迹一样,刺痛了他的眼。
    “宝贝,是不是很疼?舔舔就不痛了,不要紧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这样怕痛,待会就带你去找医生。”迦兰舔掉她后脖颈的血,一边道歉一边安抚,“宝贝,还痛不痛?”
    “……”可因对宝贝的称呼没有任何表示。
    迦兰顿时头疼起来:“别吓唬我,……我知道了,我亲亲你好不好?”
    最喜欢亲他的可因依旧没有反应,手脚无力地瘫软,被他晃动得像个任人摆布的玩偶。
    “醒醒。”他有些恼火了,对自己没有分寸的恼怒令他不知道该如何宣泄,“可因,不要玩了,这不好玩。”
    隐约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可因从深深的黑暗中分出一丝回应,懵懵懂懂地回抱住他。
    “宝贝?”他的声音隐含愉悦与期待。
    “……对不起。”可因轻声懦嗫,抬高自己的腰,两腿大开,说着惯例能让人消气的话,“对不起,没有好好接受疼痛……请惩罚可因。”
    迦兰愣住,按下她的腰,与她耳鬓厮磨:“……宝贝,别这样。”
    他不肯插进来,可因恐惧得发抖,自己唯一的价值被否认,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怖的事了。她慌忙扶住那根外露的蛇根,硬挺地立在那,抓在手里刺刺的痛,明知对自己很危险,但还是义无反顾地抬腰吃了进去。
    迦兰:!
    “等等、宝贝,嘶——”
    可因开始自己挺着腰肢,熟练地夹住他的阴茎抽插,不管不顾地让自己受了伤,倒刺在里面刮了一圈,淫液掺着鲜血一起流淌。
    “别动了!”迦兰按住她,生硬地拔了出来,咬住她又要道歉的嘴唇,同她呜咽着接吻。
    吻是咸的,混了泪与血。
    “要怎么做你才能恢复正常?”
    他学会了轻柔地啃咬着唇瓣,在她无知无觉的眼里不知所措。

章节目录

人类消失之后(nph人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游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游糖并收藏人类消失之后(nph人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