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之槐,江潮,荀思远和于白安四人一起窝在江潮120大平层的客厅里,准备激情观看比赛。
    今晚是阿根廷和沙特阿拉伯都比赛。
    关之槐本来想叫上江丹一起来看,江潮阻止了她。
    江潮说,江丹今晚约了努斯热提去市区的小酒吧里一起看比赛,应该不会愿意和他们一起。
    关之槐脑子里转了个好几个弯,才想起努斯热提就是那个低配版内马尔。
    关之槐和于白安两人都压阿根廷赢,并且于白安是梅西的忠实粉丝。
    于白安当时在国外留学的时候,甚至还特地飞去过阿根廷,逃了一天的专业课,就为了看一场梅西的比赛。
    两个女生坐在地毯上,男生坐在她们身后的沙发上。
    看见10号梅西上场,于白安就已经激动地嗷嗷叫,嘴里疯狂喊着老公。
    荀思远在她身后皮笑肉不笑,抬头就是灌下一瓶啤酒。
    江潮伸手用冒着冷气的啤酒瓶点了点关之槐的肩膀:“你压谁赢?”
    关之槐有点不耐烦地拂开江潮的手,嫌弃他此时打扰自己看比赛:“那还用说吗,谁会压阿拉伯,你没事吧?”
    “嗯,那我压阿拉伯。”
    终于引起了关之槐的注意力,她转头惊讶地看着江潮:“你的脑子果然坏掉了。”
    江潮朝关之槐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来。
    关之槐迟疑了一会,还是侧头附耳了过去,一阵温热的、含着酒意的热气喷到关之槐的耳上。
    关之槐立马觉得大事不好,刚想逃,就被江潮勾住脖子。
    “我们打个赌?”
    “不赌,赌球是犯法的!”
    “不赌球。”
    “那赌什么?”
    江潮在关之槐耳边说了句什么,惹得她瞬间脸红,杏眼怒睁,但又想了会。
    “行,反正你肯定输。”关之槐说得斩钉截铁。
    江潮不甚在意地笑了下,低头呷了口酒:“嗯,拭目以待。”
    108分钟的比赛结束,阿根廷1:2沙特阿拉伯。
    两女生失魂落魄地坐在地毯上,默默无言。
    于白安是为自己的偶像难过,关之槐则是为自己的大意难过。
    江潮看似心情非常不错,喝空的啤酒瓶一个投篮,稳稳丢进十步开外的垃圾桶。
    起身时扭扭脖子,似乎在为接下来的什么事做热身准备。
    然后直接弯腰,一个用力轻松公主抱起关之槐。
    “啊”一声,关之槐的尾调甚至都还没消失,两人就已经进了房间,门被关上。
    下一秒又发出“咯哒”一声上锁的声音,江潮的声音从厚重的木门里传出。
    “走的时候把客厅里的灯关了,垃圾顺便带走。”
    留下于白安和荀思远两人面面相觑。
    门内关之槐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瞬间被江潮剥光了衣服压在了门板上。
    刚想说出口求饶的话也被江潮堵在了嘴里。
    “反悔的话,次数增加。”江潮在关之槐脸边轻飘飘地说道。
    你问关之槐答应了江潮什么赌约?
    江潮当时在关之槐耳边说:“阿拉伯赢了的话,让我今晚内射你三次,射到你的小逼装不下为止。”
    关之槐被江潮压在门板上操,第一次内射的时候,已经喊到嗓子都哑了。
    她算了算江潮的时长,就算真的只做三次,不到凌晨三点不可能结束。
    她和江潮商量,能不能拆开内射。
    江潮抱着关之槐回到床上,下面继续顶弄着她,摇摇头说道:“不行,不能出尔反尔哦。”
    泞泥的小穴被操得像是熟透的樱桃,轻轻一插,就能从里面捣出汁水来。
    江潮射在里面的精液,被反复摩擦,变成稠白的液体和关之槐的淫水混在一起,从她的穴里缓缓流出。
    江潮在下面抹了把,一手粘腻,就塞进了关之槐的嘴里。
    “唔”
    关之槐本想抗拒,但江潮说:“吃进去,我可以考虑快点结束。”
    关之槐听话地咽了下去,还舔了舔嘴唇,激得江潮又是一阵猛烈的操弄。
    但江潮不让关之槐反悔,自己却没能守约。
    他没有快点结束,相反直到凌晨三点半,他依旧还在关之槐体内奋战。
    关之槐觉得自己的肚子已经被江潮射得涨了出来,摸摸小腹,甚至还能感觉到江潮鸡巴的形状。
    直到江潮最后一次内射,已经射不出精液了,只是淡淡的精水。
    他有点脱力地倒在关之槐身上,浅浅喘息着。
    关之槐推了推他,让他出去。
    “不行,要让关关下面的小嘴尝尝好东西,今晚我都不出去了。”
    就这样,关之槐一肚子的精液就被江潮的鸡巴堵在了穴里一晚上——
    谁懂啊,内射yyds,我永远的xp。以及,深爱生命,远离赌球。来自昨晚一个压阿根廷赢,痛失几百大洋人的忠告。怀恨在心写了这篇彩蛋,我不好过,关关也别想好过。
    因为淋过雨,所以要把别人的伞撕烂。嘿嘿。

章节目录

误加前男友微信之后(校园 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萨尔布茨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萨尔布茨堡并收藏误加前男友微信之后(校园 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