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眠从来不知道陆远珩的身世,她以为顶多是平常了一些,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所以他不得不拼命。
    吃过饭,陆远珩买了纸跟香,去见他父母。
    墓碑是新刻的,赫然写着他父母的名字。
    季眠跟着他上了一炷香。
    陆远珩反过来看着她,淡笑,“你这也算是丑媳妇见公婆了,上了香,你就是的签字画押没的后悔了。”
    季眠反握住他的手,十指交握,翘了下唇边。
    “谁说我要反悔了?”
    这辈子错过一次,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她站在陆远珩父母的墓前,虔诚的拜了拜,“叔叔阿姨你们一定要站在我这边,你们儿子是超气人选手,我要是被欺负了,你们可一定要出来替我讨一个公道。”
    话还没说完陆远珩就一把将人捞过来,“证还没领就着急叫爸妈了?”
    “呸呸呸。”
    “别急,明天带你去。”
    季眠气笑了,“谁急了?”
    两个人从墓园下去,前天晚上刚下过一场雨,空气里夹杂着青草的味道。
    本该是万物开始凋零的季节,却又像是嫩叶抽新枝,隐藏着盎然的生机,仿佛一切的才刚刚开始。

章节目录

妄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姜北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姜北栀并收藏妄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