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罢,黎珈蹭了蹭他的胸膛,嗫嚅道:我比你贪心点,还有一个新年愿望没许...
    什么?
    黎珈抬眼看他:你以后别再这么闷骚,行嘛?不然我要过了好久才知道...
    ......殷谌许微扯着嘴角,语气充满疑惑地回问一句:闷骚?
    黎珈挪了挪身子,亲着哄他:你答不答应?
    殷谌许被她哄着,短时间内,便把这事儿抛在脑后......
    翌日。
    黎珈正睡得昏沉,就被脸颊一下又一下的吻亲醒。她迷糊睁眼,便见殷谌许穿戴整齐,疑惑问道:怎么这么早醒来?
    早点起,等会不是要去沈医生家里?
    还在浦宁时,殷谌许就想约沈梦、沈江出去吃饭,但沈梦说别麻烦,便让他们到家里来。
    黎珈瞥了眼时间,还不到九点。这里去沈阿姨家挺近的,坐车大概半小时。
    殷谌许充耳不闻,搂她起身后,黎珈顺从地抬胳膊伸腿,随他给自己穿衣服。
    乖~晚上让你早点睡。
    话落,黎珈就被他抱进了卫浴。殷谌许挤好牙膏后,抬手就要帮她刷。
    黎珈见到镜子的画面,不禁叹了口气:我是三岁小孩吗?穿衣刷牙都要你代劳,这也太不自立了...
    殷谌许低头给她刷牙:你要是个三岁小孩就好了,还能整天缠着我。
    黎珈嘴里冒着泡,含糊不清地说:现在也能啊!
    殷谌许着急忙慌地给她收拾完,便拉着她出门了。
    此时,临近十一点,俩人站在沈家门口。黎珈偏头,见他不苟言笑,手上还提着礼品,轻轻挠了挠他的手背:别紧张,沈阿姨人很好。
    没紧张。
    黎珈见他嘴硬,忍不住憋笑。要是不紧张,殷谌许能这么早起?拉着她去挑礼品?此时手心还略微冒汗?
    正想着,门便从里面打开。沈梦一见到黎珈,便张开双手拥抱她,黎珈太久没见她也想得紧,沈阿姨。
    沈梦摸她的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不禁露笑:还不给我介绍介绍?
    这是我...老公,殷谌许。这话说出口,黎珈还是忍不住羞涩。
    殷谌许朝她点头:沈阿姨,您好。
    你好啊小伙子,真是久仰大名啊...沈梦笑了笑,忙招呼人进屋:快进来坐!沈江那臭小子,说临时有事,吃完饭再过来。
    殷谌许对沈江这个名字极为敏感,虽然早不把他当假想情敌了,但耐不住他条件反射般的反应。
    黎珈感觉手一下被捏紧,她状似无意地瞥了殷谌许一眼,一副正经模样。
    自从把沈江的事儿说开后,殷谌许之前那股醋意便慢慢消散,偶尔还会主动跟她问过去的那些事儿。
    饭后,趁黎珈去卫生间了,殷谌许才开口:沈阿姨,谢谢您。
    他进屋后没说过几句话,这会儿却正襟危坐,主动开口。沈梦有些感慨:
    看到珈珈能有好的归宿,我很开心。她现在整个人比以前明朗了很多...
    刚才在门口,为什么说久仰大名呢?之前听她提起过你。在她诉说的过程中,每次提到你的名字,珈珈都忍不住多说一点,你是她心里独特的存在。
    话音刚落,沈江便从门外进来。
    殷谌许跟他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互相点了点头便离开。此次拜访,他的用意很简单,只是想当面跟他们道谢。
    黎珈出来后,见殷谌许跟沈江坐在一张沙发上,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稍缓了缓才过去挨着殷谌许。
    第一次见面,沈江被周嘉瑞盘问,就差生辰八字没问出来。
    此时,风水轮流转。
    殷谌许正被沈梦、沈江俩人轮番提问。但他丝毫不慌,年龄、职位、人生过往都被仔细审视,不过他哪样都拿得出手。
    当时他和黎珈刚悄咪咪领完证,回到他岳父岳母家都没有过的待遇,如今都被补上了。
    在沈家待到傍晚,他们一行三人才去了顾沐雨的婚礼现场。
    黎珈牵着殷谌许进会场时,在门口见到了迎宾的新人。
    将近一年没见,顾沐雨一看到黎珈,便抱着她不撒手,行啊你,这么帅的老公现在才放出来?要不是昨晚看了朋友圈,知道你那位有多帅,我怕今天会直愣愣盯着他看...
    黎珈笑:所以才要藏进家里啊。
    同桌的人都是之前在咖啡厅交好的校友,彼此都算熟悉,毕业以后也经常一块出去聚餐。
    但黎珈结婚这事儿,也鲜少有人知道。如果不是她昨晚发了条朋友圈,今天她突然领了个男人进来,恐怕会闪瞎他们的眼。
    这会儿,除了结婚的这对新人,黎珈这对就成了这张桌上最大的谈资。
    殷谌许再一次接受盘问。
    浦大附属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医师?26岁?浦大八年直博?
    殷谌许点头,问一句答一句,别提多乖了。黎珈刚想打断这种局面,沈江就抢先开口:行了啊,别跟查户口似的,人还要不要留点隐私了?
    黎珈感激地看了一眼沈江,被殷谌许尽收眼底后,他揉捏着黎珈手心的那只瞬间停顿,凑近在她耳边说:我还是有点吃醋...你回去得哄我。

章节目录

橘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橙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橙面并收藏橘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