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与槐认为江陌不过是自己捡回来的小狗而已,对他的态度依旧不冷不热,但不吝啬分几分耐心给他。
    江陌很懂事,却又藏着些小心思,他总会通过一些不经意的举动,尝试突破江与槐给自己设计的边界,却又能把握好分寸,不惹他厌烦。
    或许是出于逗弄的心理,江与槐开始纵容他的过界,并且会跟他做一些亲密的举动,至少在外人眼里,他们会是一对兄友弟恭的兄弟。
    江陌不再时刻担心江与槐会抛弃自己,他能够大着胆子,扑进江与槐的怀里,并且撒谎说:“别人家的哥哥都这样。”
    江与槐看穿他的小心思,却又懒得戳破,伸手将他搂入怀中,对这种举动感到有些新奇。
    所有人都以为江与槐十分宠爱这个半路冒出来的弟弟,只有江陌清楚的知道,两人之间隔着一层看不见的隔阂,他一直想冲破这层屏障,接触到真实的江与槐,却没有想到,他即将面对的是血淋淋的事实。
    某天夜里,江陌从原生家庭的噩梦中惊醒,忽然觉得口干舌燥,便爬起来想去厨房喝水,但中间经过江与槐的房间时,却发现房门没有关紧,他透过缝隙看进去,却看到颠覆他想象的一幕。
    陌生的青年单膝跪在江与槐脚下,犹如一个仰望神的信徒,虔诚地唤他“主人。”
    皎洁的月光从窗口处渗进来,照亮了江与槐微笑的脸庞,在江陌惊悚的目光下,他张开了邪恶的獠牙,啃在青年的脖子上,眼底透露出嗜血的冷光。
    江陌捂着狂跳的心脏,猛地抽了一口气,却因此引起了江与槐的注意。
    江与槐丝毫没有做坏事的慌乱,淡定地推开被咬的青年,舌尖舔去獠牙上的血迹,抬眼对上江陌的视线,轻声问道。
    “小陌,怕了吗?”
    眼前这个吸血的怪物,就是真实的江与槐。
    不料触及到真相的江陌,不仅没有感到害怕,眼底反闪过兴奋的色彩。他的视线扫过奄奄一息的青年,发现他就是常伴江与槐身边的助理。
    对上江与槐探究的目光,一步一步走过去,突然扑通一下,单膝跪在江与槐面前,嘴角扬起一抹阴暗的笑容。
    “主人,让我代替他吧。”
    江与槐看着江与槐眼底透露出的占有欲,怔愣了一下,某根不存在的神经好像被触碰到了。
    之后的几年里,江与槐都没有再找过血奴了,但他也没有动过江陌,两人之间有了唯一的秘密,那层隔阂似乎消失了。
    江与槐原本以为自己捡回来的是一条小狗,后来才发现那是一只小狼崽,还是只会咬人的野狼。
    由于前世的种种,当江与槐再次纠缠上桃不知的时候,江陌的占有欲便达到了可怕的地步,
    就在江与槐打算暂时把江陌留在裕安,反而要带桃不知出去避风头时,江陌再也压抑不住心底叫嚣的野兽,在某个晚上,趁着江与槐阴元衰弱时,将他绑在了床上。
    阴暗的房间里,回响铁链之间交碰的声响,江与槐头一次被人压制着,感受江陌的冲撞与起伏。
    江陌释出心头的野兽,叫嚣着要将江与槐吞下去,他一边用力起伏,一边俯首在江与槐耳边,发出疯狂的笑声。
    “主人,你尝不到桂花糕的味道没关系,我会替你尝。”
    “你凉透了也不碍事,我这里可热着呢。”
    “你永远只能属于我。”
    江与槐在一声声主人中迷失了自我,在无效的挣扎中,随着江陌一块沉沦在翻腾的热浪当中。
    几百年间,江与槐孤独地存在世上,看着世界发生日新月异变化,目睹一个个的生命进入轮回,而自己仍旧是一具只能隐藏在黑暗当中的行尸走肉。
    他开始不断地寻找新鲜感,尝试用毒品控制这些脆弱的人类,想借此证明自己的存在。但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永远摆脱不了孤独的困境。
    最终,在最后一丝意识消失之前,他看见江陌流泪的侧脸,才意识到,有那么一刻,自己对人间还留有执念。
    ……
    几年后,裕安市经历过风雨的洗涤,逐渐展开繁荣的一面,因为科技行业的崛起,商界出现了许多能力优越的新贵。
    江陌继承了江与槐在海外的资产,换了一个身份,重新回到裕安市投资,在一众商业精英中崭露头角。
    在一个下雨天,他从新的江氏大楼走出来后,独自打伞走到一处墓地前,盯着墓碑上的照片,伫立了许久,才从兜里拿出一块黑色的魂器,耳边响起了一个老道士的话语。
    虽然你愿意用了十年的寿命,替他换取一个投胎的机会,但他只有三魂能入轮回,以后转世时身体会非常虚弱,你可想清楚了?
    想到这,江陌忽而弯起嘴角,眼底蔓延开疯狂的笑意。
    “来世体弱也不碍事,方便我把你锁在玫瑰园里,为所欲为……”
    “主人,还真是期待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耽搁了那么久,番外到这里就结束啦,感谢大家的支持

章节目录

如何饲养一只小僵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安知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知雀并收藏如何饲养一只小僵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