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重返校园的日子愈来愈近,羌橘与我也愈来愈沉默,我准备好我和羌橘的校服,我们将前往二区的指挥军校,而羌橘却忽然提出他想去当年初见的地方看一看。
    “……我在战争后期受过一次伤。”我背对着他挂好他的校服,他坐在椅子上沉默地听着。
    “在医院里我梦到过你,你在我的梦里那么匆忙,我慌了,我只来得及吻一下你的额头。”
    我不明白我当时为什么忽然说这件事,我的手指落在他新校服的纽扣上。
    “丹尼尔。”
    他沉沉的声音激起我此刻暗涌深藏的情绪。
    “占有我。”
    他的军装被我剥下,实现了联合区哨兵到我的哨兵的转变,激烈地过分的情*冲zhuang着我们,我的手掌从他的小腿滑向他的腿gen强硬地打开,俯视着他的羞耻,xiedu他,直至他的本能战胜他的羞耻渴望地向我打开,指尖颤抖伸向我的皮带。
    “就在这!”
    他的肌肉绷紧了,jia紧了我的手指。
    “就在这?”我重复着他的话克制着。
    他涨红了脸颤抖着抚摸我的炙热似乎得到了纾解,却又渴到了极点,被我困在椅子上掌控着,他崩溃地zhang着腿向我一ting。
    “就在这!要我——!”我抬高他的身ti,实现了我们彻底的结合。
    在通往伊什塔尔区混淆的时间里,他是我欲的受难者,当我一次次俯身亲吻他的时候,飘忽不定的感觉与恐惧让我知道我才是他的受难者。
    “我可能要疯了。”我深夜在他的耳畔喃喃,我与他越是接近伊什塔尔区越是无眠。
    “你知道吗……”
    他闻言忽然回头恶狠狠咬着我的肩膀,我将他拖抱而起,他kua坐在我的身上,我感受着他用永不松口的架势咬着我,听着他间或不自控的声音。
    “……我知道。”
    抵达伊什塔尔区边境的那天我的枕边空荡荡的,当我打开衣柜的时候发现他没有穿军服也没有换上校服,我看到他的新校服没有挂在衣架上而是被叠放在一个盒子里,私人军舰的光屏显示他在十五分钟前离开了军舰,我打开监控探测着地面侦测到他的位置,红点被放大之后时间仿佛逆流了,那天的太阳冉冉升起他披着红色的斗篷就像新生的生命一样。
    黄沙,太阳,斗篷,斗篷在风就要解脱束缚向上扬起。
    我的手环弹出光屏,我看到了他斗篷下的衣服,黑色校服胸前是与我不同的校徽,我被这一幕击溃。
    “喂喂?丹尼尔·谢利先生。”
    他对我微笑着,在他的身后我依稀看到了重建的伊什塔尔巨塔。
    “新的学期我将前往第六区学习信息攻防的知识,我会常常想念你。”
    “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与你肩并肩了……我要在你的背后保护你了。”
    他对我笑着,眼里有泪,初阳将他身后的天空烧得那样壮烈。
    “我最后决定放弃改造,期盼此生与你度过长长的生命,我将以另一种方式践行我和你的理想,完成我们共同的热爱……今后你在战场务必珍重。”
    “先生,这是我们相遇的地方,我在这里遇见你,遇见了我崭新的人生,从今往后我又将开启新的人生了,你看到了吗先生?看到我身后的太阳和女神塔了吗?我们一起见证了这里的毁灭与重生,今后我想与你见证更多的复兴。”
    “今天在这里我想对你再告白一次。”
    天光大亮
    “我爱你。”
    “我爱你。”

章节目录

神为刀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延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延牙并收藏神为刀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