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管那是什么卡,你签单的,我哥埋单,你觉得他会在意那么点折扣吗?季向南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家晶,下个月,我是不是应该改口叫 你嫂子了。噢,纪小姐既然你用不上我的那点折扣,那就慢慢挑吧,不奉陪了。说完她就拉着她 身旁的人,转身离开。
    家晶?果然是个没听过的名字。下个月,改口,嫂子,季向东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吗?
    纪念,我都到了这个年龄,家里催的很紧,所以我终归也是要结婚的,而且很快,这是不争的 事实,就算不是你,也会是其他人,可是,我宁愿站在我身旁的那个人是你。
    耳边不自觉响起某人曾经对她说过的话,是 的,他终归是要结婚的,就在下个月吧,真的很快,只是,站在他身旁的那个人,不是他曾经所期望的她,而是另有其人。可是他觉得,他在生死关 头,她选择抛弃他,所以,他决定不要她了,是他 不要她了,还很伟大的说放开她。
    纪念只觉得,心头像是被一块巨石压住,闷闷的,有些发疼。
    纪小姐,这边。销售人员客气地提醒。
    啊,好。意识到自己走神,纪念反应过来,赶忙提步跟了上去。
    指环很快被修复一新,纪念拿到手里又认真检 查了一翻,确定没有别的问题,这才道谢离开。明 天还要上班,却不想回去休息,怕是也没办法休息,说季向南的话,对她没有影响是假的。
    一个人开着车乱转悠,居然不自不觉便到了峪 河边,路灯晶莹,她靠边停车,望着窗外的峪河,反she了月光的清辉,风一chuī,扬起阵阵鳞波。
    车窗打开,她趴在窗台上缓缓道,向海,有 个人告诉我,让我把你放在心底最深的位置,我 在,你就在,你看,这一辈子,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就在我心里最深的位置,我绝对不会忘了你。而你,在梦里告诉我,纪念,有没有我你都要 好好过,我很想好好过,可是我没有办法,后来,遇上了他,他帮我面对失去你的事实,他鼓励我重 新面对家人,他说,他爱我不比你少,我真的有被 打动过,可是,我懦弱,不愿意再去面对一次生死 别离的场景,他便不要我了。
    她停了停,扬了扬嘴角,笑了起来,眸光闪 烁,笑里其实带着泪,没遇到他之前,我是块浮 木,漂漂dàngdàng,不知道要去哪要怎么过,他说,纪念,就算你不想上岸也可以找艘船,至少别泡在冷 水里一直发凉,他想当我的那艘船,他也当了我的 那艘船,我不想上岸,他偏拉着我上了岸,上了岸,又把我一个人丢在岸边,让我继续孤单。
    她终于抽了抽鼻子,脸在枕着下巴的胳膊下擦 了擦,胳膊上满满的水渍,是哭了,她在峪河边哭 的不是一次两次了,可只有这一次,是为了另外一 个人,向海,你说我怎么办呢?你让我好好幸 福,可是,我抓不住呢。他说,还是做朋友,我答 应他见面以后还要相互问候,可是,哪天,我撞见 他带着一家几口幸福的样子,那句,好久不见,我 要怎么说出口?
    絮絮叨叨,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响个不停,她开始不理,后来铃声没完没了,她终于抵不住接 了起来,望着来电显示的名字,她按下接听键放在 耳边六哥,我想去进修一句话还没说完,她终于止不住嚎啕起来。
    第四十八章尾声
    梁玮今天心qíng出奇的好,早早的起了chuáng,又去 吃了顿美美的早餐,这才开着车朝季向东的公司去了。
    季总,忙不忙?门外的秘书本来要通报,被他拦了下来。
    这么早。听到他的声音,季向东抬起头来扫了他一眼,很快又埋下头,聚jīng会神去研究手上的材料。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呀。梁玮打了声哈哈,晃到他的办公桌前,双手撑着案前,开口,你怎么 不问我来做什么呢?
    嗯,你来做什么?季向东听出他准备卖关子 的调调,又抬头看了他一眼,很是配合的问,确实 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只是比较沉不住气,真有 事,他不问,某人也会忍不住倒豆子的。
    其实我今天来,不是为了自己的事。梁玮瞅 着他那不冷不热的态度,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算 了,不买关子了,耽误不起啦,其实今天是莫怀远 让我来的。
    莫怀远?季向东眉梢一扬,手上的笔被搁了 下来,他双手jiāo握放在桌前,怎么回事?
    啧看吧,就来劲了。梁玮摇摇头,你不是跟他谈了个合作项目吗?说利润是五五分成,对不对?
    嗯。季向东点头,确实,两家确实有意向合 资筹建一个发电系统的项目,只是在利润分成上出 了分歧,一直还在磋商呢,这事儿,莫怀远怎么 让你来谈了?
    是呀,他让我来的呀,说是三七分,请你考 虑一下。梁玮比着指头认真道。
    他三,我七,可以呀,求之不得。季向东点头。
    不是。梁玮摇头,是你三,他七。
    怎么可能,你知道这笔投资是多少吗?你知 道这个项目要多少年才能收回成本吗?你知道收回成本之后,每年的净利润是多少吗?季向东越说越气,啪的一下拍桌子站了起来,莫怀远脑子坏掉了,他凭什么要我让步?
    梁玮并不急,完完整整听他把话说放,才抬着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他别先愤怒,坐好。
    季向东哪里会听他的,只拿着眼睛瞪他,看他能狗嘴里到底能讲出什么大理由来。
    莫怀远说,要是你不依,就鄙视你,两分连见面礼都不够,还指望娶莫家的宝贝小公主,别做chūn秋大梦了。梁玮说完,还重重点点头,顺带加了一句,嗯,是挺美梦的,还是部长千金呢。
    呃任季向东定力再qiáng,这一下,还是被直直噎住,好大会没吐出半个字来,等等一下,你再说一遍。
    说你个头呀,莫怀远说了,你要是不答应,就不告诉你纪念的航班,等人飞走了,让你肠子都 悔青。梁玮很是买力的添油加醋,能不卖力吗? 事成了,争取来的两分,有一分可是他的,而且还不用他出资,他只用等着分钱,这么大的好事,他 敢不卖力吗?
    纪念的航班,纪念要去哪?季向东更加意 外。
    纪念呀,纪念说有人要结婚了,所以她要去进修,地方不错,时尚之都呢。梁玮举起一只 手,装模作样弹了弹指头上的灰,又轻轻chuī了chuī,你不知道,你在急救室的时候,人家哭成泪 人一样,我拉去急救室陪你,她死活不去,莫怀远 劝都没用,她说,她陪着向海就没了,我陪着向东,要是向东再有事,我可怎么办呀?最后一句,他刻意压低声音,学着女人腔调,说出来只让 人觉得无助的要命。
    其实我知道她是心里害怕,我一直主动她一直被动,可是后来她还是拒绝了我,我想缠着她只 会让她难过,不如放开了她,我就这样了,至少她 能好过些,谁要结婚,结婚就结婚,为什么她要因 为这个人结婚去进修呢?季向东想不明白,只觉 得她这一走,恐怕相见无期了。
    你真是伟大真是蠢呀。当局者迷,梁玮只觉 得爱qíng这东西怎么让人这么混乱,再聪明的人撞上 这东西也会智力降低,纪念不知道打哪听说你要 结婚,哭着闹着要去进修,还有,我怕影响你跟家人的关系,有些事没告诉你,估计你家季向南找过纪念,那天在急救室外,向南口不择言漏了嘴,你 想想,纪念一听到你要结婚就要去进修,这说明了什么,她想逃,为什么呢,因为怕伤心呀,因为她可能爱上你了,可是她明明爱你又为什么要拒绝你 呢?会不会是有人从中作梗了,这人是谁,有哪些,你自己好好想吧。
    我结婚,我这当事人都不知道自己要结婚,这是哪里传出去的小道消息,未免太失真了吧!莫 怀远还说了什么?除了要三七分成还有什么?季 向东激动的有些发狂,绕过桌子抓住梁玮的衣领就 朝外拖,纪念的航班号是多少?快点告诉我。
    你答应三七分不?莫怀远说了,彩礼另算的。他的劲太大,梁玮只觉得领子被他拽的太紧,有些喘不过气来,莫怀远说纪念说过一句 话,唉呀那句话太长,你扯的我忘记了一大半,我拣还记得的说,是怎么说来着,噢,对,好像是说,她坐船上了岸,终于不用泡在冷水里发凉了,结果,你却把她丢在了岸边,不要她了,唉呀唉 呀,好像就是这样,你放开我,你先放开我,我再 好好想想。梁玮边说边去打他的手,真的扯的太紧了,他的脖子快被拧断了。
    快,快季向东激动地嘴唇发抖,连说话 都开始打结,纪念纪念的航班号,你去告诉 莫怀远,三七分算什么,全给他都没关系。
    此话当真,不行,我得录下来。梁玮想着就去摸手机,手机应该有录音功能吧,早晓得来的时 候应该带支录音笔。
    快告诉我纪念的航班号。季向东一巴掌挥了 过去,直中某人脑门。
    AF521,十点二十分,直飞巴黎。梁玮只觉 得脑子嗡嗡作响,好在这一串内容,背了好几遍 了,关键时刻终于没有掉链子。
    脖子一松,终于能顺利呼吸了,梁玮扶着脖子 大大吸了几口气,一抬头,眼前只有一道身影飞奔出门,他忍不住喊道,还有一个小时,车速要快呀,120码,至少呀。
    爱qíng呢,说是两个人的事qíng其实也不是,少了他们这样穿针引线的热心确,天下得有多少qíng侣成不了眷属,想着他又摸了摸脖子,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纪念捏着登机牌一个人坐在候机室,她不喜欢送别的场景,于是便不准家里人来送,再说了,她只去一年,很快就能回来,家里拗不过她,只能依着她。
    她想着忍不住叹息一声,广播提醒她乘座的航班开始登机,东西不多,大的那只箱子已经拖运了,她拿起随身的背包起身。
    就算是短暂的别离,还是心有凄凄,应该是难过再回来的时候,应该又会是花相似人不同了。她终于忍不住回头,几近贪婪地看着眼前的人和物,生怕错漏了什么。
    本就不应该期望,何来的失望,她终于垂下眼眸,笑自己傻瓜。

章节目录

念念勿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静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静悠并收藏念念勿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