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的不说,最起码的一点,必须得身强体壮武艺好,万一她一失手用力过猛把夫君捏死了,那就大大地不妙了。
    颖坤笑道:“才十岁的小娃娃你就操心这个,太早了吧?”
    “不早,马上就成大姑娘了。”他想起一件往事来,“对了,你还记不记得以前开玩笑说过要绍年做你的女婿?其实当时我就想,这怎么行,绍年将来肯定是你女儿的叔叔,嫡亲的叔侄,哪能成婚姻?”
    颖坤嗔道:“妄自尊大!”
    兆言不服:“哪里妄自尊大,这不是成真了吗?”
    说这话的时候,似乎越王绍年才七岁,粉嫩可爱,心思纯净。但是后来……长大后的越王,她回洛阳时偶然遇见过一次,阴郁冷情的少年,目光中只见凉薄戾气,在宫门处被宫女不慎冲撞了坐辇,竟将那十三四岁的女孩儿活活杖毙,内侍守卫全都噤若寒蝉,没人敢为她求情,说明他这样的行止绝不是一日两日。
    她委婉向太后提起此事,太后也只是喟然一叹:“我答应过先帝保绍年不死,所以只要他别太过分,我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毕竟……是我们亏欠他,他心中有怨气也是正常的。”
    兆言、绍年、阿回,都是幼年失去母亲、失去依靠,在皇家权力夹缝中挣扎求存。绍年变了性情,她并不意外,也无意责怪,就像阿回。也正是因为他们,才愈发显得兆言的不肯改变有多么可贵。
    她倚在他怀中低声道:“就算不是叔侄,显儿也不会喜欢越王那样的人。”
    兆言笑道:“才十岁的小娃娃你就能断定?”
    “当然,她是我女儿。”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番外跟正文关系不大,可能更像一个续集预告?磔磔~
    这篇文到这里就彻底完结啦,正文一直比较压抑,番外就轻松一点吧。

章节目录

皇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时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久并收藏皇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