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几近赤裸的女孩,双手环抱自己,堪堪遮掩着脂膏般滑腻的乳儿,又羞又怯的躲避着男人的目光。
    宴亦安一把拽下自己的织锦云纹腰带,佩环铮鸣,在几声脆响后被抛掷在地,内里的素锦半敞开,怀间吸汗的细砂巾子露出来,边角都缝里银线,苏淮暗自咂舌贵公子的骄矜,看着男人露出蜜色的肌理,线条清晰,腰身精壮。
    他是日日笙歌宴席的富家子弟,骑游御s,游山玩水,少不得需要个好身体,何况国公爷虽没法为小儿子谋个一官半职,但在素日里书数s御的要求上却毫不松懈,所以男人吊儿郎当的外表下,并不是浮华虚无的草料,反而是精细的纹理,夺目绚烂。
    “阿矜......”他将小女人羞涩的模样看在眼里,抓着她的手腕,轻轻柔柔的摩挲着,牵扯过来,环住了自己的腰身,两人赤裸着相拥,她将额头抵在男人脖颈,绯红的面颊贴在他身上,滚烫灼人。
    她敏感多汁的奶头在男人坚硬的胸膛上一蹭,汁水就溢出来,小溪流似的顺着男人的腹肌纹理往下滑,他感受着n珠滚动的酥麻,刻意挺起胸膛去挤压她,小孔精巧细致,乳肉挤压下,奶水从细孔里喷射出来,浇了他一身,他低头去吸,含含糊糊的疑惑着,“有多少?怎得觉着喝不完......”说着继续大力吮吸,齿间咬住脆弱的圆珠子,肉乎乎的,软中带y。
    嘴上施加少许力,女人就凄凄怯怯的叫起来,又疼又爽,她不知是该把奶头从他嘴里拔出来,还是应该再往里深入,由他玩弄。朦胧着意识,时不时吟哦几声,乖巧的倚在他怀里,挺着x被吸奶。
    两腿是跪立叉开的,淫水浸湿了亵k,热乎乎的潮气在狭窄的床榻上蒸腾。他顺着女人的纤腰往下,捏着柔软的臀肉,大力的揉搓了好一阵,直到感觉女人颤颤巍巍的,跪不住了。他便将手往她腿心放,没了力气的苏淮,身子前倾,直接落入他怀里。
    宴亦安的脸几乎是陷在乳沟里,他偏着头叼着n,眉眼惬意。放在女孩腿心的手待她入怀时便迅速开始抠弄,隔着亵k大力抠挖,凹陷进去的软肉在他指尖欢愉的蠕动着,他咽下嘴里清冽的r汁,笑道,“骚奶娘,把小k都吞进去了......”鼻尖的细汗色气又真实,将男人俊逸轩卓的气息染了烟尘。
    他不断的戳着穴口,紧绷的小穴吸住男人指尖,在他抽出手指时,亵k的布料便被贪吃的小逼咬住不放了。男人一脸的调笑,不仅不帮她拿出来,反而不断往里捅,大片大片的布料被浸湿,他指尖摩擦着潮湿滑腻的蜜液,将拉出来的银丝挂在自己昂扬的欲望上。
    一面动作,一面扣住女孩下颌,强迫她看着自己的肉棒,苏淮咬着唇扭头闪躲,噙着泉水的眸子带着一股子勾人的意味儿。看得他脊背酥麻,像是过电一般,快感直直的辐射到肉茎上,女人恼他的动作,故作嫌厌道,“好丑......”手被他牵去抚摸,她抗拒的推开,小拇指间却状似无意的划过马眼,撩起一阵抽动。
    上次那堪堪一眼的扫视,看得并不真切。此时仔细打量,男人的肉棒不如他嫡仙似的外表——凶狠的绛紫色,冠头圆润硕大,顶部就像蝎尾一般上翘。在苏淮眼中,确实是丑了些,她比较喜欢直挺生长的模样,端正可爱些。但她尚且不知道,这样的形状到底有多恐怖。
    被嫌弃的肉棒有些委屈,高高翘起着,时不时再往上一挺,似乎攒足了劲儿要证明自己。他在女孩身下垫上软枕,让她平卧在自己身前,两手往外压住她羞涩合拢的双腿,露出了粉嫩嫩的小逼,带着少许稀疏的细毛,很是整洁干净。上次隔着裙子操她,只知道那洞中的美妙滋味,却不见真容,这番细看,只觉得玲珑精巧,十分可爱。
    她躺倒着,胸前的n汁流个不停,方才男人只吃一边,另一边抚慰得极少,现在涨得不行,自个欢快的淌个不停。他并拢五指,掬起半捧n汁,浇在女人腿心,微热细腻r汁滑过娇嫩的花穴,她双腿轻颤,喉头一声娇吟,便看见男人的头埋进了自己腿间。
    粗粝的舌头将n珠裹进唇内,在齿间辗转几息,留下清香,他满足的吞咽,嘴边一圈都是女人腥甜的淫液。扯下堵住小穴的亵k,他再次放到鼻间闻嗅,分明是有些难堪不雅的动作,偏偏他做得堂而皇之,被女人骚气的水液干得心神荡漾,自得的神色颇有一段风流气度。
    穴口没了堵塞,格外空虚。她想要男人进来,却开不了口,只能不断开合着小穴隐隐的邀约。他一手拨弄着凸出的阴蒂,一面死死盯着那蠕动的粉嫩小口,恶意的想磨她。女孩久久得不到抚慰,便自己捏着喷n的乳头玩了起来,半张着嘴,咿咿呀呀的呻吟,没几下就要高潮了。
    此时,宴亦安趁她不备,握着硕大的鸡8,想要一把顶进去,但因为是蝎尾形状的肉茎,没法快速的直直深入。那弧度让挺进颇为困难,反复磨蹭好几下,将女孩粉粉的穴儿绷得泛白,这才一把全塞了进去。
    方才还嫌别人丑的苏淮瞬间感受到了男人的特别,蝎尾的弧度,加上龟头硕大圆润,像枚小球在媚肉间滚动,他上翘的弧度勾住最敏感的点,不论女人怎样扭动,始终逃不过被操干在那敏感点上。
    他握着女人脚踝,往两边伸展,牵动着穴口的收合,挺着劲腰不断往里捣。被挤压的媚肉,被冲撞的g点,她吐不出呻吟,将被角咬在嘴里,被男人打桩机一般的猛烈顶得上下飘零,奶子也上下摇曳着,荡出一阵阵乳波,n汁因为刺激太强烈,直直的往上喷涌,床榻满是淫靡的气息混杂着女人的奶香。
    “怎么这么多水?”他低沉的呻吟带着性感的喘息,捣弄间,女孩的水液一股股的被带出来。他的肉棒就浸泡在黏稠温热的淫液里,媚肉不断按压他,有什么在吮吸他的龟头,他恶狠狠的操干,将吮吸他马眼处的小东西顶住,也不再抽插,反而是绷着身子直直往里冲,搅得一汪玉壶春水波痕不断。
    那样的弧度极其容易刺激到女人,圆球似的龟头,粗大的棒身,那弯曲处勾住苏淮,她真有种被男人c成两半的感觉,奶子无知无畏的喷洒着r汁,他似乎爱极了这样淫乱的场面。尤其是,在发现自己越操得厉害,女人的奶水就喷得越高后,他脖间的青筋爆出来,像没了意识一般,只知道拼命往里c,着了魔似的盯着那越喷越高的n汁,搂过女人纤细的腰肢,正对着她前穴,一面g她,一面张嘴接住她的奶水。
    飞溅的n汁射了男人一脸,他晶亮的眸子里满是兴奋,此时两人都是汗水细密,苏淮厌烦这汗津津的黏腻,推拒他的靠近,只让两人下身的连接处耸动,宴亦安却像个小狗狗似的,脑袋不断前拱着,一个劲儿往她怀里钻,脸上坠着n珠子,鬓边的汗水滴落在她身上,并不难闻,混杂着他浅淡的香料,更多的,是极其细微的男人独有的气息。
    苏淮分明已经经受不住这样激烈的交媾,偏小穴实在贪婪,分明已经酸麻,高潮了好几次,却在男人抵着敏感点猛操时,又一次欢愉的张开了穴口,不断地吞噬起来。无法逃脱他的禁锢,只能被动的承受着,近乎于窒息的快感,她恐惧又期待。
    随着耳边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低,女人感觉方才那股子麝香味几乎消失,眼前白光骤现,双腿不自觉地弯曲,紧紧勾住了男人的腰身,臀部拽动,左右扭动着细腰,宴亦安对于高潮多次的女人已然熟悉,立马配合的更加猛烈抽送,卵蛋拍打,牵连出细丝,淫靡的拍打声,还有叽咕叽咕的水声吞咽。女孩失声尖叫,全身不受控制的往下一顿,水液白浆交织碰撞,融合成色情的黏稠汁液。
    他长舒一口气,一身的黏腻水液,也不在意,反而有些餍足的愉悦,虽然因为身上混乱一片被小奶娘嫌弃,但他还是死皮赖脸的缠了上去,将她抱在怀里,将肉棒塞在她绵软温热的小洞里,慢慢又恢复了力气......
    ps:脑子里一团乱麻,这几天超级烦躁啊,我每次都在这里话唠,因为和身边的人开不了口哈哈哈哈,麻烦泥萌忍耐我话多辣ωIи10cIτγ.c噢м(win10city.com)

章节目录

性瘾少女(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疯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疯橙并收藏性瘾少女(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