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儿,让我做你的侍卫吧。”
    沉择渊从背后环住燕雨,突然道。
    “诶?”
    燕雨没回过神来,呆呆地发问。
    “我不想待在宫里,我不放心你。你那些侍卫太没用了。”
    你需要我来保护,只有我能保护好你。
    后面一句沉择渊没有说出口,只是深深望着燕雨的眼睛,欲言又止。
    沉择渊的武功无人能出其右,在异邦来袭的事情查清楚之前,只有他能保护她的安全了。
    尽管叫贵夫作侍卫有些不合常理,但,命要紧啊……
    燕雨转身回抱住他,把头埋进沉择渊宽大的怀里,“嗯,我需要你。”
    然而女皇要换贴身侍卫,侍卫长林月第一个不同意。
    “陛下叁思!皇贵夫一介闺中男子怎能护得了陛下!”
    燕雨心中呵呵,朕那日被这人强奸时候你在哪……
    “本殿护不护得了陛下,林侍卫一试便知。”
    沉择渊作为女皇夫侍,身上不能戴佩剑。便随手折了支红杏,与执长剑的林月交手。
    林月原本只想使出几分功力意思一下,免得伤了女皇的宠君,可未曾想一直居于劣势,剑光花影间,沉择渊凭区区一根树枝便施得出剑气,林月甚至无法近得其身。
    怎么能在陛下面前丢脸!几招不敌后,林月早已不顾对面是女皇的宠君还是什么玩意,抱着杀死对方的意气,放出致命的招数。
    沉择渊轻蔑地笑着,好像这些招数不过是些小把戏。
    林月恼羞成怒,使出浑身功力,长剑划破长空,放出一道凌冽剑光横向而去——
    沉择渊似乎没想到她会使这样的招数,霎时皱紧了眉。
    见对方皱眉,想是终于招架不住,林月本有一瞬间得意释然,望向皇贵夫斜后方的女皇,心又猛地提起来,不好!
    可剑气怎能收得回来,眼看那剑光要扫过女皇身前,沉择渊使出内力震出杏枝上的花瓣。
    那汲取了内力的花瓣即刻间如同利刃飞出,挡住剑光,在燕雨面前下了一道窸窸窣窣的花瓣雨。
    燕雨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被沉择渊拥在怀中。
    “雨儿,可有受伤?”
    “唔,我没事。”燕雨这才意识到刚刚那道横向劈来的剑光有多么危险。
    “请陛下恕罪!”
    林月丢下剑,大气不敢出,跪地叩首。
    燕雨摆摆手,也无心怪罪她什么。但意思也很明白,这贴身侍卫,还是沉择渊来当得好。
    当然,贴身,侍卫
    ,听起来就让人浮想联翩。
    沉择渊借贴身侍卫之便,不放过任何机会擒着她颠鸾倒凤翻云覆雨。
    他把她压在皇宫正殿的案台上,咬了咬她的耳垂,然后将头埋在她颈间轻嗅,闷闷地问:“雨儿身上这么好闻,那侍卫长常在雨儿身侧,怕也是浮想联翩。”
    燕雨满脸黑线,这人怎么什么醋都吃,侍卫长是女的好不好!
    “女子也就罢了,她若是男子,我一定亲手……”
    沉择渊恶狠狠地在燕雨肩上咬了一口。
    燕雨哭笑不得道:“你可不要乱来啊。”
    而此时在殿外清点侍卫的林月突然打了个喷嚏。

章节目录

凤渊(女尊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樱樱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樱樱霙并收藏凤渊(女尊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