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又是无休止的闷哼。
    “你不是能耐么,还能打人了,给你能耐坏了,还知道跟踪我?你以为你随便编几句我爸出轨的话我就信?你当我妈是吃素的,你说我妈管不住我爸?啊?”
    葛东强越说越大声,按着林春杏头的手越发使力,没注意到院门不知何时被打开,自家老妈带人站在那里早已愣住。
    “你说啥?老葛出轨?强子你给我说清楚,你爸到底咋地了?”
    突然插.入的女声宛如惊雷,炸响在院子里。
    早已打架打习惯的两人迅速分开。
    林春杏趴在地上大口喘气,葛东强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妈你别听她胡说,没有的事,我爸咋可能的呢?”
    可不可能的,身为女人的第六感早已告诉葛母最近的葛父有些不对劲,这会儿听到这话,当时就冲进屋里。
    葛东强的头脑瞬间清醒,想进屋去劝,却被反锁的房门拦住。
    想要再打林春杏两下出气,却见门口站着个极为眼熟的人,“林家奇你怎么来了?”
    对于这个小舅子,葛东强全无好感,他对所有的林家人都没好感,但不会上去就恶语相向。
    林家奇仿若没有看到院子里瘫软在地的人是他姐姐,微笑着说:“姐夫好,我是来喊你俩来家里吃饭的,二伯母和林冉姐和姐夫回来了,我妈说让你俩过去。”
    林冉回来了?地上的林春杏瞬间有了动力,一个鲤鱼打挺起身。
    随即反应过来,姐夫?什么姐夫?这些年家里可没得过信说林冉结婚了!
    而且她回来干什么不是说断绝关系了?
    林冉和刘秀是回来给林守业迁坟的。
    “听说了么?老林家二房的林冉回来了,开着小轿车可气派了,不愧是在北京上班的。”
    “听说了听说了,我还去看了呢,那姑爷长的模样贼俊,赶上那什么,城里追的那个明星也就那样了。”
    “林冉长得好看,那姑爷肯定不能差了,还开小轿车,男方一定是个有钱人。”
    “这你就落伍了,听说是人林冉自己做买卖做发了,县城那个钟家你听过么?那都是给林冉打工的!”
    “钟家?是那个石景县那个新混出来的钟家么,听说他现在老有钱了。”
    “对对对,就是他,听说是给林冉跑腿跑出来的钱,啧啧啧,改革开放真好啊,要不咱也琢磨琢磨整点啥?”
    “人家林冉十六岁就搞了个轰动全国农业的手拉犁,那脑袋瓜能是你比的?咱还是老老实实把地里庄稼种好了,别丢了西瓜捡芝麻到时候吃不上饭,至于发家致富,努力供供孩子,没准能学学林冉。”
    林春杏一撅一拐走回家,路上听的全是跟林冉有关的议论,本来心里发了狠到时候定要让林冉好看,或者让她老公见识见识林冉的丑恶,没想到进了林家却发现人都不见了。
    等询问过乡亲们,感到自家坟地,却又是晚了一步,林冉一家,已经带着林守业的骨灰盒,开着小轿车离开了。
    算来算去一场空,反误了自己一生。
    林春杏再也支撑不住身上的疼痛,眼睛一黑,倒在了周围嫌弃的视线里。

章节目录

我在七零年代刷淘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芯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芯苷并收藏我在七零年代刷淘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