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无息的沉默湮没了先前暗涌的燥意,其实他们都知道,时间带来的改变早已在他们之间筑出一道无法消退的屏障。
    重逢后的热切暧昧,不过是场短促暴雨中急着想要复燃的微弱火光,会被雨雾遮蔽,也终将燃到尽头。
    汹涌雨势下,晚风刮得犹疑不定,迫切地想要下场,又依恋着那一点温存多情的往事而不肯罢休。
    说到底还是不甘心罢了。
    不甘心那十年年少的辰光就这般消散殆尽,也不甘心就这么认命放手。
    整整七年的时间,谁又知道这七年消磨了多少个日夜的情爱与遐想。
    初语自认平庸,读三流的大学,吃旁人眼里青春的饭碗,性格寡淡到连情感都没有办法好好经营。
    这七年她过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被抽去了灵魂,一路坠至这片无法脱身的泥沼。
    很多时候她也在想,就这样吧,能活着就已经费尽心力了。她还要奢求什么呢?
    可想到最后却又总是不甘心。
    不甘心就这样和一个不爱的人过一生,不甘心被人拿捏,用负疚感圈锢住她的一辈子,不甘心人人艳羡的生活其下隐匿着的尽是失落败破。
    她其实也有很多很多的不甘心,哽在心头卡在喉间,如同一根吞咽不下的尖刺。
    如果说她这一生至此有过什么不平凡的时刻,那就是她曾遇见过顾千禾。
    遇见过那么一个炽盛耀眼的男孩子,像清晨时分的明亮天光,穿透稀薄黯淡的云层,照进她的世界。
    所以往后,遇见的所有人,都变成了其他。变成昏昏傍晚中晦暗不明的不确定,变成漫长白日里冗长枯燥的不必要。
    除了顾千禾,也只有顾千禾。
    时至深更,黑暗压在眼前,抽去周遭流动的空气。让一切变得昏闷窒然。
    只有身旁的人,渐渐发出平缓清浅的呼吸,窗外不知还在不在落雨,淅淅沥沥的声音趋于遥远,似从另个世界传来。
    可是雨雾却潜入她的眼眶中,泛起了潮。
    视线慢慢适应了黑沉沉的夜,却仍然看不清他的轮廓。
    在眼泪落下来的前一秒,初语靠进了千禾怀里。
    靠进他宽直挺阔的胸膛,让泪水也暂时有了藏身之处。
    千禾迷迷糊糊中下意识地抱紧她,以为是梦,低声呢喃:“初语······”
    初语环住他的腰,摸到他的脊骨与肩背,摸着他身体上一寸寸成熟的痕迹,方才知道他们之间失去的七年,早已是填补不满的大片空白,剥离了往日的记忆,他在漫长的岁月中,已经从一个少年,变化成了男人。
    泪水无声无息地洇入他胸前的衣物里,顾千禾缓缓从梦中醒过神,感受到怀中人的依恋,一时惊诧到哑口无言,只将手臂收得更紧,反复念她的名字,声音低哑温柔。
    “初语,怎么了?是不是肚子痛?”男人干燥温热的手掌轻轻覆在初语腹部,意识中仍清晰记着往日的点点滴滴,亲吻她额头时问:“是不是经期到了?”
    只这一句话,让初语眼底的酸意又更加汹涌起来。
    她在千禾怀中摇摇头,低声说:“不是。”
    “那是不是胃痛?”他又吻到初语脸颊旁追问。
    初语还是摇头,双臂也将他缠抱得更紧。
    在顾千禾的记忆中初语很少流露出这样脆弱痴缠的时刻,她总是情绪淡淡的,又是那种分分秒秒都想顾恤所有人的软性子。
    顾千禾在沉默中顿滞很久,最终吻了吻她的唇角,问:“宝宝,你是不是想猫猫了。”
    话音未落,一阵难言的酸楚漫入穴腔,那是对他们而言,无法抑制的痛。
    “对不起。”初语哽咽着道歉,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直至嗓音沙哑。
    即便如此,都无法匿藏她心中的歉与悔。
    没有人会明白一只猫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一个鲜活的生命,一段十年的记忆。
    这么说出来是很单薄,因为不曾有人参与过他们的过往。
    所以不会有人b他们更明白。
    遥远世界外传来的雨声,细碎清煦,如同回忆中的风铃作响。
    当风雨拂来,风铃作响,那是已故生灵的脚步踏寻归来。
    生命降临世间。
    延续希望,也留存记忆。
    初语幼时患有反复病毒x的心肌炎,七岁那年虽渐渐有了自愈的倾向。但仍是多病多难的,身子骨弱得仿佛风轻轻一吹就散了。
    千禾大部分的时候都陪着初语静静呆着,哪怕他偶尔想去玩些男孩子的运动,也都是将初语带在身边。好的时候他们形影不离,但吵起架来就开始漫长不断的负气冷战。
    猫猫被捡回来的那天竟成了他们之间休战的一个契机。
    那是一个阳光散淡的冬日清晨,千禾抱着一只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小猫幼崽走到初语家的庭院,小猫多色的毛发上沾满腥浊酸臭的秽物。
    初尘那时正要出门,见千禾一副脏兮兮的落魄模样,捂着鼻子躲了老远。
    而初语当时正坐在庭前喝药,余光瞥见千禾过来,便将眼睫敛得更低。
    千禾看着初语发愣,眼神又落到初语手中那细管的蓝色小药瓶上,原先想道歉的话到了口边,竟变成:“你又在喝什么药?”
    初语漠然抬眼望着他,将喝空了的口服溶液放在藤桌上。
    他们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呆着,初语其实早已闻见千禾怀中刺鼻难当的腥浊气味,但也同时看见他脸颊严重的擦伤。
    长久缄默的中,忽然小猫细细软软地喵了声,一下打破了空气间的沉闷,千禾抱着猫咪凑近给初语看。初语却撇过视线往家里走,留下千禾一个人呆呆站在外头,难过得心都揪紧在一处。
    正当他抬起脚步准备离开时,初语从家门内跑了出来,手里拿着消毒药水和棉签。
    千禾顿时扬起唇角悄悄笑开来。
    他们坐在庭院正中的那颗刺槐树下,小猫被放在草垛里,初语低着头为千禾处理脸颊上的擦伤。
    微风拂过时,叶梢间筛落点点光晕,簌簌作响,可偏偏枝头悬挂着的那颗风铃,没有发出意料中清泠泠的细碎声响。
    千禾盯着望了许久,问初语:“你的风铃怎么不会响啊?”
    初语也扬起头望过去一刹,眼底的失落转瞬消逝,她不动声色地说:“风铃里面的铃铛没了。”
    后来过了许多个日夜,初语才告诉千禾,风铃里的铃铛是被她姆妈给扔掉了。
    风铃是已逝的外婆留给她的礼物,外婆过世那年,初语才五岁,虽然什么都不懂,却成日坐在门槛前看着屋檐下挂着的玻璃风铃,风一吹过,风铃响起,她就觉得是外婆回来了。
    家里人都觉得晦气,甚至有亲戚怀疑,初语总生病,会不会是被什么脏东西给缠上了。
    无尽病痛的折磨下,人总会变得古怪。初语的古怪不是脾气暴躁任性,而是太过沉静,不会哭更不会闹,总像个木头娃娃似的呆板窒闷。
    自那时起,姆妈偷偷扯了风铃里的铃芯。
    初语知道后只是静静地收起了那个无声的风铃。
    后来有了千禾,有了猫猫。即便风铃再也不会发出任何声响,但初语知道,她不会再孤单了。
    ——
    零点有加更求猪ρо㈠捌ɡщ.Víρ(Po18Gw.Vip)

章节目录

午后风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又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又一并收藏午后风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