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府的下人如今都门儿清,这王府里惹谁都不能惹未来的嫡福晋,如今的侧太妃娘娘。如今多尔衮权倾朝野,已是实际上的大清之主,而被他宠在心尖上的凌安丹,自然是比太后还惹不起了。
    有胆大的下人,侍候凌安丹的时候想讨好她,竟在旁边道:“娘娘,您看看这嫁衣,明黄龙凤纹路,比之皇后也是不差的。”
    “瞎说八道。”凌安丹并不想当皇后,听着这些怪烦躁的。而且她是从未来穿越来的人,虽说这是野史的世界,可野史的总脉络还是按照正史来的。若是真一个不小心,让多尔衮起兵造反,谁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她把嫁衣扯过来看,果然见上面有明黄的龙凤呈祥纹路。下人做出这种事,定和多尔衮平日里流露出反意有关。凌安丹又想到多尔衮将在顺治七年猝死在塞北狩猎途中,顿时心乱如麻。
    她嘴上说着只求欢愉,但心中到底是将多尔衮放进去了,不想他这么早死。再说,若是他死了,要找个这么威猛的男人滚床单,也不容易呢。
    凌安丹把自己说服了,忽然站起身来,大步往外走。
    “娘娘,您要去哪儿呀?”派来监视她的小丫鬟追了出去,门外的侍卫也赶紧跟上。
    “莫慌,我去找你们主子,不是要偷跑。”
    几个下人没信,仍然亦步亦趋地跟在凌安丹身后。到了王府正院,总管太监忙出来拦:“哎哟,福晋,什么风把您吹来了?王爷正在见客人,奴才带您去东厢房歇息,先用些茶点。”
    凌安丹一摆手:“别张罗了,方才过来时,我已认出宫中出来的仪驾,定是太后娘娘在这儿吧。”
    王府总管有苦难言,赔笑着不敢回答,只说:“娘娘,奴才带您去歇会儿。”
    凌安丹这回被带回来,多多少少是有点膨胀了,哼唧一声,说:“我才不歇,让你家主子和太后娘娘一同叙话去吧,我先回了。”
    总管太监是个机灵的,深知王爷的心思,立马派人进去禀报。多尔衮一听,立刻从大玉儿面前站起来,道:“太后,本王忽有急事。有什么事,下回再说吧。”
    大玉儿紧紧捏住木椅扶手,咬牙道:“你且去,我就在这里等你。”
    多尔衮没再耽搁,走了个干脆,就怕那小祖宗再闹腾。
    东厢房里,凌安丹慢条斯理地喝着一壶大红袍,撩起眼皮看向推门而入的多尔衮。
    “王爷,咱俩成婚,是不是应该请我的父母兄弟过来?”
    多尔衮没想到她今天竟如此懂事主动,喜出望外:“那是自然。我已送信给他们,相信不日即可到达。”
    “成婚之后,照理是要回娘家省亲的……”
    “你想都别想!”多尔衮严厉地打断了她的话,继而忽然转怒为笑,“你啊,别整天动这些歪心思。”
    多尔衮亲昵地捏了捏他的鼻头。
    “我是看我的嫁衣都有明黄龙凤纹路了,怕哪日因为谋逆罪被抓起来凌迟。回到蒙古去,起码能保住一条小命。”她摇头晃脑,说得头头是道。
    多尔衮虽知道她是这般性子,还是免不了生气:“怎么,你就不能和爷共患难么?”
    凌安丹真诚地眨眨眼:“我觉得,小命比较重要。”
    和凌安丹谈情意是没用的。多尔衮索性不提这茬,拉住她的手,把人带到自己怀里,手覆上她的胸,有技巧地揉捏,低声引诱道:“别的不管,难道你舍得这玩意儿?”
    那已经挺起的肉具精神十足地顶在凌安丹的小腹上,两具熟悉的身体很快燥热不已。
    “那倒是真舍不得。”凌安丹扭腰蹭了蹭他,伸手去扒男人的衣服。多尔衮早已把大玉儿还在正屋抛到脑后,迅速帮了凌安丹一把,衣衫半褪,肉棒抵住她早已湿润的穴口。
    “骚得没边了。”
    两人同时满足地叹息一声,水嫩嫩的小穴和肉棒完美贴合,随着每一次抽插,溢出晶亮的淫水。
    多尔衮向来持久,却在每回和凌安丹欢爱时都得提起十二分注意,生怕被她这会动会吸的花穴给夹射了。
    大玉儿在屋里来来回回走了几圈,终是按捺不住,唤来院子里的丫鬟,问:“你们摄政王在哪儿?”
    丫鬟吞吞吐吐,目光频频望向东厢房的方向,大玉
    4②ωɡS.てoм(42wgs.com)儿怀疑地往那儿走近几步,一阵淫声浪语隔着门模糊传出。
    “轻点儿……啊,不行,再重一点……呜呜……”
    多尔衮发出低沉而舒朗的笑声:“呵,到底是轻还是重,这么难伺候,那我拔出来了。”
    “不要!”腰臀撞击的声音啪啪响得更猛烈了,伴随着剧烈的喘息声,可以想见里面的景象该有多淫靡。两人似是情到深处,大玉儿听见啧啧交吻的声音,可谓是缠绵悱恻。
    “多尔衮!”蒙古的女人性子都烈,大玉儿心中难受,也不想这两人好过,当即不顾太后身份,大喊出声。
    凌安丹收到刺激,花穴猛地收紧,如小嘴般对着多尔衮的肉茎一嗦一嗦的。他爽得低吼一声,肆无忌惮地边揉凌安丹的巨乳,边吼道:“小骚货,被人听见就夹得这么欢?就这样还想跑?你跑不了的,跑不了的!”
    凌安丹摇着屁股,也放声淫叫:“王爷,王爷好猛,啊啊啊!不跑了,我要留下来,一辈子给王爷肏!”
    “骚货,接住爷的精液,啊!”
    大玉儿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几步,捂住唇,忍着眼泪疾步出了院子。
    自此以后,大玉儿日防夜防,天天害怕多尔衮不守曾经给她的承诺,谋夺帝位。但奇怪的是,多尔衮对权力的欲望日渐减弱,到最后竟带着自己的秦军驻扎在了满蒙交界之地,不再过问朝中事务。
    深宫之中,每日孤寂缠身的大玉儿忍不住一遍遍地想,若是自己当初能够抛弃一切,答应多尔衮的要求私奔,如今会幸福一些吗?
    可惜,已经没有如果了。

章节目录

偷情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风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陵并收藏偷情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