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都过去了。
    霁长意不要说和衍塘做些什么了,连说话的次数都减少了不知道多少。
    每次总是——
    霁长意:“我做了荷叶鸡,吃吗?”
    衍塘(跃跃欲试):“荷叶鸡?不知道阿毛吃不吃?”
    霁长意:“……”
    阿毛——妖王沥昶的新名字。
    霁长意:“衍塘,你给你买了一袋灵石。”
    衍塘:“灵石?你真好!”
    下一秒,这一袋灵石都出现在了鸟窝里。
    霁长意:“衍塘,我想亲你。”
    衍塘:“……”
    门口传来鸟啼。
    衍塘立马起身:“对了,还没给阿毛喂东西吃!”
    说着,衍塘转身就走。
    霁长意:“……”
    能忍吗?
    堂堂鬼王捏碎了不知道多少桌角后,终于有一天,他决定,把这只坏事的鸟,送出去。
    为了不违背和齐昌钰的约定,保证沥昶的安全。
    霁长意煞费苦心,最终想到了一个办法。
    *
    莫长山上,礼幸和礼元已经等了许久,他们今早接到了书信。
    那位衍塘师兄似乎有事情找他们。
    只是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不知道等了多久,一团黑雾裹着什么东西落了下来。
    礼幸和礼元浑身戒备,等到黑雾完全散去,才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
    是一只羽毛漂亮华丽,看上去十分傲慢的鸟,那双金色的瞳孔里流光溢彩。
    只是这只鸟被绑住了脚,嘴里还塞了布条,正在剧烈的挣扎,它脖子上挂着一张纸条。
    礼幸取下来,看了一眼。
    简单一句话。
    ‘好好养一个月,别死了就行。’
    礼幸和礼元对视一眼,默默的提着这只鸟回了山。
    沥昶:要不是他还没有恢复,他一定要杀了霁长意!!!
    当天晚上,衍塘才知道了霁长意的安排,一时间哭笑不得。
    不过送到莫长山倒也不是个坏事。
    如果说气息干净的人,礼幸和礼元的气息都是干净的。
    要不然当年凌陕就不会将他们带回来。
    他们两个一定会好好照顾沥昶。
    衍塘虽然有些不舍,但也放下了。
    屋内没有点灯,衍塘往前走了两步,却突然间被什么扯住了手腕,拉入了怀里。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衍塘没有戒备,笑了起来,“你这是做什么?”
    “做应该做的事情。”霁长意说道,角落里的灯亮了起来。
    衍塘这才注意到房内的陈设。
    一对龙凤蜡烛正在燃烧。
    衍塘一愣,“你……”
    霁长意神情柔和,“你知道我们还差什么吗?”
    衍塘眨了眨眼,“差什么?”
    “还差——”霁长意抱着衍塘,“成亲。”
    衍塘怔了怔,被霁长意拉着手,坐在了桌旁。
    “我如今只是鬼修,也没有高堂,但我还是想许你一次堂堂正正。”霁长意说着,伸手倒了酒。
    衍塘看着霁长意动作,心头酸酸麻麻一片。
    霁长意看着衍塘,神情郑重,却又温柔。
    衍塘接过霁长意的酒杯,一饮而尽,看着霁长意,笑了,“巧了,我也算不上人,因为我已经被打上了鬼印,我也没有高堂。”
    衍塘丢开酒杯,搂住霁长意的脖子,看着他,笑得明媚,“霁长意。”
    “我是你的。”
    霁长意瞳孔微微一颤,还未反应过来,便被衍塘堵住了嘴。
    酒香四溢。
    衍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吻得七荤八素,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坐在了霁长意身上。
    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躺在了床上,被一点一点点燃。
    他只知道,鬼修没有体温,一片冰冷,却能将他一点一点燃烧殆尽。
    冰火两重,融化的雪水一点一点注入了炎热的大地。
    将干涸的土地滋润,又渐渐让这片土地上燃起了更炙热的火焰。
    他沉浮于这雪水之中,眼角逐渐晕染了一抹红,像是天边最美的红霞。
    眸光涣散,只剩下龙凤蜡烛摇曳的光。
    作者有话要说:  沥昶:呵。
    妖王出来打个酱油啦~
    至此结束。
    咳咳咳咳。

章节目录

我以师兄为明月[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灯小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灯小黑并收藏我以师兄为明月[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