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永安同朱璀传音说人参精找着了,而后随步衡风回了蓬莱。
    一到蓬莱,蓬莱仙翁便迎了上来,看了一眼姬永安,被后者的怒意吓到,只得眼巴巴地问步衡风:“神君,我的人参精找到了吗?”
    步衡风点头,望向姬永安,姬永安从虚空之中将那人参精拿出来朝地上一丢:“看好你的人参,再丢了我们可不会再去找了。”
    蓬莱仙翁连忙去接人参精,姬永安说完便朝后山走去。
    蓬莱仙翁眨了眨眼:“这…烛龙大人这是怎么了?”
    出去一趟,回来生这么大的气。
    步衡风看向后山的方向:“没事,生气了,我去哄哄便好。”
    “哎。”蓬莱仙翁应声道,抓起地上的人参精责怪道,“看看你惹的好事!”
    步衡风到后山遇到了出来的陵寒,陵寒看了他一眼,小声道:“烛龙大人很生气啊。”
    步衡风点头:“嗯,我知道。”
    陵寒叹道:“后果很严重啊。”
    步衡风轻轻笑了笑,陵寒本想拍拍他,想起姬永安那个样子,又收回了手,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步衡风看向对岸那个生气坐在垂柳边的赤色身影,飞身过去,坐在他身边:“别气了,不过是被言语轻薄两句,什么便宜都没占到。”
    姬永安轻哼一声:“我在外面听得恨不能杀了他,他还想你伺候他,呵,我就不该放过他!”
    步衡风拉住他的手:“别气了。”
    姬永安不理他,步衡风无法,只好俯身上去,主动吻上姬永安,学着姬永安去侵入。
    姬永安惩罚似的咬了步衡风一口舌尖,步衡风赶紧退了出来,却被姬永安按住,反客为主。
    姬永安故意道:“衡风若是想安抚永安,便真的伺候伺候我,往常都是永安主动的。”
    步衡风身上的温度顿时热了起来,想想确实,之前都是姬永安主动替他宽衣,主动做那些事,也罢,今日就他来吧。
    步衡风抬手去解姬永安的腰带,姬永安趁机又吻住了步衡风。
    灵池泛起丝丝涟漪,倒映了岸上的春光,除此之外,万籁俱寂。
    陵寒回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和好如初,步衡风躺在姬永安怀里睡着。
    陵寒小声道:“京都有个大消息,说是丞相之子被人打成重伤,原因竟是抢到了衡风仙尊头上,被魔君教训了,编的故事要多离奇有多离奇,但也大快人心!”
    姬永安抬眸:“他们怎么知道是我和衡风?”
    “丞相之子无缘无故重伤,大家都高兴得很,于是就把这功劳归到了衡风仙尊身上。”陵寒笑着道。
    姬永安抬手抚上步衡风的眉眼,那澄澈浅淡的琉璃瞳轻阖。
    陵寒看着步衡风:“是不是神魂脱离太久的后遗症啊?”
    姬永安望向他:“什么?”
    陵寒道:“神君每次被你那啥之后就会疲惫睡过去,夜里也照常睡,会不会是后遗症?”
    姬永安看了他一眼,目光复落回步衡风身上:“不是,只是他累坏了。”
    陵寒怒骂自己多管闲事:“行吧,你厉害。”
    恍惚间步衡风半梦半醒问姬永安:“你不生气了吧?”
    姬永安失笑:“我没生气,好好睡,乖。”
    青天飞鸟,白云浮动,灼阳被云霞遮了个严严实实,垂柳没入湖中,倒映着蓝天白云,白鹤点水又展翅而飞,流水飞瀑,花鸟鱼虫,各处皆是灵气,不愧为蓬莱仙山,虽未有天宫之辉煌,却比天宫更似仙界。
    白雾朦胧的蓬莱仙山内,红白身影交融,相伴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番外了,对不起哈哈哈哈没有2w字的番外,我去搞下一本了,谢谢支持!
    不要取收各位,鞠躬!

章节目录

病美人仙尊被缠上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廿四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四铜钱并收藏病美人仙尊被缠上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