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昔!”
    楼下男人吼叫声,起码方圆百里都可以听见。
    谷语抱着初一语文课本的手,猛地一颤。
    紧接着楼梯上传来急促的步伐,和祁昔的尖叫。
    “妈妈妈妈!爸爸打人了,他要打我啊!”
    房门推开,她穿着蓝白色校服飞跑进来,急忙爬上床,躲在谷语的被子里蒙住脑袋。
    紧接着,祁连杭拿着拖鞋气吁吁跑上来,一只脚还光着,脸色紧绷的,眼角皱纹都拧在了一块。
    “你给我出来!我不打你!”
    “你放p,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谷语合上语文书,“怎么了啊?好好的g嘛打她?”
    “祁昔你自己说我为什么打你!”祁连杭拿着拖鞋猛拍在地上。
    “呜呜妈妈,你管管他嘛!”
    “你自己好意思说吗!语文考试十分,n1tama给我改成一百分!今天你老师打电话来我才知道!”
    祁昔猛地探出头来大吼,“十分怎么了!妈说你高中时候每科还都不及格呢!我数学满分你怎么没表扬我!”
    “还敢顶嘴,要不是你跟我说一百分,我能直接跟你老师炫耀你成绩好吗啊!”
    “那这就是你不对了,谁让你不先听老师把话说完。”她噘着嘴一脸无辜,继承了谷语软嫩的脸蛋,总会使这招来撒娇。
    见他还要拿起拖鞋扑上来,谷语噗嗤笑了,肉着她的脑袋藏进被子里,“行了你,有话好好跟孩子说。”
    祁连杭气的脖子梗红,“我迟早要被你气出脑溢血!”
    她不屑朝他吐了吐舌头。
    “你先出去。”谷语给他使了个眼色,祁连杭气的跟个孩子没什么两样。
    关上门后,祁昔才放心的探出头来,窝在谷语怀中笑眯眯道,“还是妈妈最好啦!”
    她拿起那本语文书,指着上面的一篇,“今天给我把这篇文言文背出来,我监督着你。”
    “啊,不要嘛!”
    苦恼的脸要皱成了苦瓜。
    谷语对她生不起气,耐着x子问,“那你为什么要骗爸爸?”
    “我是害怕他打我嘛。想着过几天再告诉他,说不定还会表扬我呢。”
    她笑意水润的眼睛眯起,“为什么还会表扬你?跟我说说原因。”
    “因为妈你明明眼睛能看见,还要装作看不见,跟爸坦白了之后,他就很开心啊。”
    “小傻瓜,这不是一码事,今天必须要背出来,知道吗?”
    祁昔满心不愉的拿起课本,一字一字木读着,这些字她全都认识,但是放到一块就不行了。
    谷语倚靠着床头,头发长了不少,温柔散落在肩头,看着书上的内容,而祁昔在偷偷瞥她,她在学校里见谁都会炫耀自己妈妈是个大美人,一次去开家长缠着让妈妈去,那些同学对她话题度直直飙升!
    在她印象里从没见过妈妈生气,眉宇间总是刻着一模一样的轻柔,有些不真实,跟爸爸一b,他简直就是个暴力狂。
    谷语听的眼皮打颤,毫无感情的朗读,终于是把她给读的睡着了。
    等她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语文书还在枕头上,人已经跑了。
    祁连杭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杯刚做好的j蛋羹。
    “昔昔呢?”
    “出去跟朋友玩了。”他憋了一肚子气,坐在床边喂着她吃,“你说那女儿跟谁学的这些小毛病,还敢对我撒谎,我脸都丢光了!”
    谷语看着他笑而不语。
    还能跟谁,女儿最像爸爸了。
    “明天我想吃蛋挞。”
    他温和的勾起唇蹭上她软软的脸蛋,“知道知道宝贝,我这几天正在学呢,作废了好几个,今晚就给你做!”
    “最近厨艺进步的很快嘛,这次j蛋羹上居然没有气泡。”
    祁连杭笑的粘腻,一副恨不得把她肉进骨子里的模样,搂住她的脖子狠狠亲了几口,“宝贝喜欢吃的,我当然得用心做,放心,每一口我都试过毒!”
    谷语脸都要被亲的变形,用力推开他,“别黏我了,好好想想怎么让女儿语文成绩好一点。”
    “补习班你不同意,你辅导她学习还被她给耍了一番,那怎么办,请家教吗?”
    补习班是怕她压力太大没时间玩,不过家教倒是不错啊。
    “这个可以!”
    祁连杭拍拍穴口保证,“放心,家教交给我,我一定好好筛选!”
    他看人眼光这种事,真的不敢恭敬。
    没过两天,他就找到人了,据说刚从澳洲回来的大学生,也恰巧是做教育学的,唯一让祁连杭觉得膈应的,是个二十出头的男生,可没有b他条件还要好的人选了,他可是信誓旦旦跟谷语保证过,挑人眼光一定要好!
    于是千叮咛万嘱咐祁昔,如果那男的敢对她有什么小动作,他直接拿刀上门。
    祁昔觉得他吵,本来被迫强制学习就很不愉快,掏掏耳朵不耐烦哦了一声。
    楼下那男生来家里了,跟她妈妈打着招呼,距离楼上的步伐越来越近。
    门打开的那瞬间,没好气的回头瞪过去,却发现居然是一个混血儿!
    眼睛刹那间就亮了,那男生穿着干净的米白色衬衫和浅棕k,头发略长遮挡住眼睛,个子好高,跟她爸有的一拼,灰蓝色的瞳孔满是笑意的望着她,鼻梁又挺又高,薄唇轻抿着跟她打招呼。
    “你好,昔昔。”
    虽然她讨厌爸爸,但基本上还没见过b她爸还帅的男人,祁昔急忙从椅子上起身,继承祁连杭的身高,初一便一米七了,在班里矮人堆中,却在他面前显得尤为娇小。
    “你……你你你好!”
    他点了头,拿着白色书包走来,放在书桌上,一边从里面拿出东西,一边介绍,“我叫池奕昱,是左都大学交换生,大三的学生,文科是我b较拿手的项目,只要你跟着我好好学习,你的成绩就一定会提升上去。”
    “你跟我爸妈一个大学欸!”
    “是的,所以这是你爸爸找上我的原因。”
    祁昔疯狂点着脑袋,悄咪咪问道,“有没有人说过你的名字,很像韩剧男主角啊?”
    他愣了一下,随即笑出声,“你是第一个。”
    笑容浅浅的嘴边还有梨涡,简直太妙了!
    “那那那你是哪国的混血儿啊!中文说的这么好!”
    “我来自澳大利亚悉尼,我爸爸是中国人。”
    “啊怪不得!你放心,我一定会跟着你好好学习!”
    祁昔纯属垂帘欲滴他的美色,但没有b这个还要激起她学习的欲望了。
    晚上祁连杭做了各种口味的蛋挞让她品尝,吃来吃去还是蓝莓味的好吃。
    他坐在一旁,托着脑袋笑成花儿的看向她,“宝贝,好吃吗?”
    “嗯!这个不错。”
    “那以后我就多做这个了!”
    谷语想到了什么,“对了,你找的那个家教,听名字好像有点熟……”
    “什么?是不是不行啊?”
    “那,那倒不是,祁昔学习积极x还蛮高的。”
    谷语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不打算跟他说了,毕竟这男人很容易吃醋,提起不开心的事情,今晚又不会放过她。
    她拿起草莓味的蛋挞放在他的嘴边,宠溺眯着眼笑,“啊~张口。”
    “嗷!”咬了满嘴的蛋酥,祁连杭舔着嘴角,她笑的嫣然百媚,把她脖子用力扣紧拉过来,堵住嘴巴,满嘴甜味的蛋挞,在两个人舌头不停缠绵中,逐渐化开。
    越来越甜。

章节目录

咽下这口白浊(BDSM 粗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魏承泽roushuwu.xyz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承泽roushuwu.xyz并收藏咽下这口白浊(BDSM 粗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