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阑宁身体被吃的透透的,软的不行,见他不走,眉宇间的神色逐渐冷了下去,她的下身粘腻到不行,烦躁的把床上的抱枕,砸在了郁锦夜的身上。
    手机还通着,对面的人还传来低低的喘息声,似乎还在回味。
    郁锦夜抬起眼皮,往她那边挪了一下,张开手臂不顾她的抗拒,直接把她搂在了怀里,似乎想要道歉,下巴抵着她的脑袋,喉头一紧。
    “不要生气”声音颤抖带着哭腔,手臂收紧似乎要把楚阑宁揉进身体。
    “给我滚蛋”她的声音不高,声音却很是不耐烦,手肘用力的击打着少年的胸膛,对着傅叶帷说了几句软话,道了晚安,干净利落的挂掉了电话。
    在郁锦夜再次把她抵在墙壁上的时候,反手打了他一个巴掌。
    “啪”
    眼前的少年,一双眼睛漆黑,脸色苍白,手摸着被打的脸,眼里锋芒暗藏,沉吟半响,弯腰把地上的衬衣穿在了身上,接着转身便出了楚阑宁的视线,没有停留。
    待人走后,楚阑宁慢慢从床上起身,照着镜子里狠狠被疼爱过的自己,冷笑道“小A,还有几次,我真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宿主,还有两次任务完成,不过攻略对象有黑化迹象,宿主咬咬牙,把任务过了就好了,生什么气呀,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楚阑宁气的想笑,心想你丫的是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光这么说,可是接下来连着几天,郁锦夜就没有再次出现过。
    ***
    楚阑宁在家休息了两天,等再回到班级,就发生了一件大事,顾之行无缘无故的旷了几日课,最后她在班主任的嘴里听见,顾之行退学了,没有说原因,只是提交了退学申请。
    按照剧情需要,楚阑宁最后还是决定去顾之行家里看看,却没想到到了顾之行家门口,就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
    刚要走近,就看见车子外站着一个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单手撑着后备箱,身姿修长,一张侧脸冷峻,脸上是入目的苍白,薄唇没有血色,那人她是见过的,就是顾之行的父亲。
    与之前的冷峻阴冷不同的是,此时男人似乎憔悴了些,一双眼能看出是哭过的,带着通红的血丝。
    楚阑宁朝着车子边走了过去,视线落在后座,后边的车窗没关,就看见顾之行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坐在后座,袖子上带着黑布,双手捧着一张黑白照片,一张脸苍白没有任何血色,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木木的没有任何情绪。
    似乎发现了她,头稍稍抬起,黑的发亮的眸子,直接对上了她的视线,有些惊讶,接着清隽苍白的脸稍显狰狞。
    楚阑宁身体刚想开口,男人已经做到了车里,轰了轰油门,车子便快速的开出了他的视线。
    楚阑宁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就跑到了二楼,微微喘息间,就看见顾之行家的大门没有关,开门走进去的入目就是满屋子的雪白,整个房间铺满了白布,房间里却空无一人,残破的木门摇摇晃晃,窗户没有关,窗帘布被风吹到了外面,地上则是满地的香灰和蜡烛油,满屋子的狼藉。
    楚阑宁刚想召唤小A,,便听见门外有人的脚步声,出去一看,只见一个矮胖的女人站在门口。
    “阿姨,我想问一下这家人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下子就没人了”楚阑宁身体前倾,伸出手臂拦着那人的去路。
    过了半响,就听见那女人幽幽的开口道“小姑娘啊,你和这家人什么关系”
    “这家的那个男孩是我同学”
    话音刚落,便听见那人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那个男孩的妈前几日就死了,死之前好像和人吵了一架,好像是气死的,吐了好多血。之后就来了一堆穿着西装的人,把那个孩子给带走了。”
    “啧啧啧,造孽啊,不知道是不是欠了别人的高利贷”
    “哎,那孩子怪可怜的,没有爸,现在妈都死了”
    随着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轻,楚阑宁过了半响才意识到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
    可能很久没写,剧情有点接不上,可能是我当时没有写大纲的关系,感觉写的有些支离破碎,感觉挺对不起大家的,等了我那么久。
    Pō㈠⑧ん.cOм

章节目录

恶毒女配的淫乱游戏(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顾昭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昭若并收藏恶毒女配的淫乱游戏(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