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经过了长达八个小时的维护时间,我更新后登录发现右上角的网络状况总算从万年不变的绿色超流畅变成了红色卡卡卡,不过网游嘛,人多点才好玩。

    世界飘出一行金喇叭,提示原铁马金戈的第一帮派人笙海海将与曾经的霓裳羽衣第一帮派梦红尘展开第一场帮派战。整个服务器的人都在关注这场赛事,不出意料,人笙海海帮派大获全胜。

    他们的帮主笙海在合服后名气更甚,但他沉默依旧,从来没在世界频道说过一句话。

    一开始忘了讲,我在这游戏里呢也是有一个小家族的,我的家族叫『楚辞』,目前只有八个人。

    这一天,我带楚辞的几个小号在野外做帮派任务,被梦红尘的几个大号抢了本来属于我们的帮派资源,我这个人在游戏里属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击的类型。

    用心心的话说,我就是打得过我要打,打不过我也要打,不撞南墙不回头。

    遇到今天的事情,我一方面生气被抢帮派资源,一方面生气对方欺负我家族的小号。

    所以,我让小号全部回城,我和家族里的两个玩家尤狸、可爱的奥拓慢和他们打了将近一个时辰,我们三个人打对方七个人,装备已经没了持久度,经验都掉了一级却仍然在苦苦支撑。

    我心里很难过,于是在队伍频道m他两,让他们回城,可他两坚决不回。

    一气之下,从不口水的我在当前频道打了一行字:知道你们梦红尘为什么输给人笙海海吗?因为得人心者得天下!

    我这句话可能让梦红尘的不爽了,他们几个人开始不停的击杀我,并且在附近频道用很难听的话骂我和我的家族。

    其中一个叫就怼小白套的玩家嘲讽我:呦呦,抱大腿,人笙海海认识你个瘪三?人家大腿让你抱了?这么积极!哈哈哈!

    将近两个小时的打斗,再加上对方对我游戏朋友的攻击,让我一瞬间很想流泪,虽然知道这只是一款游戏,但是用阿拉蕾的话说,我真的是好伤心呀!

    就在这时,几个橙色武器的大号加入了战局,尚且不知道是敌是友,我把视线拖近,居然看到是『人生海海』的几个大号,他们的帮主笙海大神、副帮主夜愿、梨落等大号此时此刻正在完虐梦红尘。

    我有点发呆,服务器第一大神就站在,我的,身边!梨落是女号,她在附近频道对梦红尘的尸体说:大腿让不让抱你说了算?梦红尘怎么这么多欺负小号的渣滓。

    梦红尘的人灰溜溜回到了复活点,人笙海海的副帮主夜愿夸我说我很有硬骨头,他们因为在附近打强力boss,已经呆了挺久,看到我们苦苦死撑所以决定伸出援手。

    梨落很热情,邀请我带楚辞的族员并入人笙海海帮派,以免游戏中被梦红尘中的报复。

    我征询了大家的意见,大家对于并入天下第一帮这件事还是非常开心的,于是我带领小伙伴们进入人笙海海。

    加入帮派已经半个月,我为了报答人笙海海的帮助,在贡献帮贡上遥遥领先。被欺负时候还是一把骨头硬撑着。

    我是默默无闻的小帮众,虽然第一次打架时大神也在,可是从那会到现在,帮派里都从来没见到笙海说话,大神更没有和我说过话。

    往往都是三位副帮主骄阳似我、夜愿和梨落打理帮内事务。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我的大小事情都已经被笙海大神看在眼里。

    有次做野外BOSS任务队伍六缺一,笙海对夜愿随意说组帮派里那个小重剑,而那个他口中的小重剑就是我:大楚楚。

    对于被大神翻牌,我真的特别开心,可是又觉得自己不需要这么开心,毕竟在一个帮派嘛,也许是事出偶然啦!

    谁知道,一天,三天,七天,十天……时间渐渐流逝,我成为笙海大神固定队的一员,那次打架掉的级别又升了上来,队友们对我还特别友好。

    刚刚忘记说,夜愿和梨落是一对夫妻档,他们用队伍语音时我们听得到的,好像两个人现实本来就是情侣,一起来玩这个游戏。

    骄阳似我是一个人如其名的玩家,因为我从不语音,他就总是调戏我让我回应他,譬如问我大楚楚为什么叫什么大楚楚,哪里大?有没有他大等等污力全开的问题。

    多次未果之后,他作无奈表情,苦叹队伍里出现了两个哑巴,一个笙海,一个大楚楚。哈哈,我和笙海大大可不一样,我感觉他是不爱说,而我则是不能说,一说我性别不就露馅了。

    和大神一起做任务的半个月,我其实感觉到笙海大神是个特别好的人,他在游戏里默默帮我过了好几个我过不去的关卡,我被欺负的时候他就神兵天将驱走敌人……

    在我心里,大神真的是个外冷心热的好人。

    骄阳似我总是调侃我,说大神断袖啊断袖,现实也不找女朋友,游戏里还天天和一个男号在一起花前月下。大神听到后必然在竞技场又把他虐哭。

    虽然我对大神很崇拜但是对大神没有别的想法,大神是不可亵玩的!是属于大家的!

章节目录

楚楚好美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酥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酥肉并收藏楚楚好美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