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

    「阿濤!」抓著兒子的肩膀,蔣介桐緊緊的盯著他。

    搜索身處的地方,蔣正濤抓著身旁的父親問:「芯呢?」

    按著情緒不穩定的他,蔣介桐不知該如何開口:「你要冷靜點聽我說。」

    「芯呢?」仍是這一句,蔣正濤只想知道祈芯的所在。

    「你在沙灘上暈倒了,祈芯仍在動手術,醫生說……」說到這裡,蔣介桐說不下去了,他不想再看到他的兒子傷心難過的樣子。

    「醫生說什麼?」臉色突兀變得蒼白,蔣正濤意會到父親將要說的話。

    「他們說母子平安救回的機會很小……」

    不想聽到的話終歸都要聽。

    跌跌撞撞地走下床,蔣正濤試圖離開病房。

    抓住虛弱的兒子:「你想去哪裡?醫生說你受了風寒,暫時不能下床的!」

    「難道我要在這裡等消息嗎?」甩開父親的手,蔣正濤悲痛的說:「我不想這樣等,這感覺令我好痛苦……」

    扶起他,蔣介桐了解他的心情:「你別自己去,我扶你過去。」

    讓蔣介桐扶著,蔣正濤一步一步接近祈芯做手術的地方來。

    看見蔣正濤到來,楊博瀧連忙上前幫忙扶著他。

    抓住她友的手,蔣正濤表現辛苦地問:「芯呢?」

    望向手術室,楊博瀧不太樂觀的說:「還在裡面,振天和伯父正在跟她動手術。」

    「是嗎?」

    聽到是陶氏父子操刀,蔣正濤立時鬆了口氣。

    他知道,他們一定不會讓他失望。

    望著好友辛苦的樣子,楊博瀧不忍的問:「你覺得怎樣?」

    搖搖頭,蔣正濤吸口氣道:「我沒事,只是有點頭暈而已。」

    「頭暈?」扶著他坐上長椅,楊博瀧坐到一旁說:「那你休息一下吧。」

    「嗯。」

    看著光亮的燈牌,蔣介桐靠近楊博瀧問:「李心呢?她沒事吧?」要是他沒記錯的話,李氏掉進海裡的時候她是當場暈倒的。

    「她沒事,伯母現在跟她一起。」

    「那李氏呢?」蔣介桐接著問。

    聽到『李氏』二字,楊博瀧突兀停下:「她死了,聽說是心臟受到刺激所致。」

    點點頭,蔣介桐知道是什麼回事了。

    李氏應該是被祈芯用力推一把時,撞上心臟的位置致死的。

    偷偷看了坐在長椅上的人,蔣介桐握著楊博瀧的手道:「我去看看李心,阿濤的事暫時拜託你了。如果女娃有什麼消息就立即通知我。」

    「我會的,伯父放心。」答應蔣介桐的請求,楊博瀧目送他離開。

    緊緊瞪著眼前的手術室,蔣正濤擔心著在裡面接受手術的妻兒。

    她們不會就這樣離他而去吧……

    ☆        ☆        ☆

    兩年後────

    時間不知不覺過了兩年多,站立在正式開放給遊客的蔣氏沙灘上,蔣正濤靜靜地觀看著這片朝氣蓬勃的無盡大海。

    兩年前發生了一件令他永世難忘的事,那件事讓他學會珍惜眼前的人,別再有讓自己有後悔的機會。

    可幸兩年以來上天沒再給他有後悔的機會,反而因為給予了幸福的時刻,增加了他對上天的感激。

    遙遙看著站在遠處不動的人,楊博瀧向他揮手大叫:「正濤,你還站在哪裡幹麼?快過來啦!」

    回望著載滿歡笑的地方,這班十年如一日的好友,引發了他臉底下的溫柔笑容:「知道啦!」

    他一直都很佩服他們妻子的精神力,因為家裡已經有這麼多小孩,竟然還有能力容忍這班大男人模樣的人。難道她們都不累嗎?

    如果是他的話一定累死了。

    正想邁步離開,突然察覺到褲管有被人扯著的感覺。

    低著頭查看,蔣正濤發現一對小手正緊緊抓著自己的褲管,聲音清晰指著遠方望著他說:「爸爸,媽媽到那邊去了。」

    「什麼?」望向女兒指著的方向,蔣正濤發現祈芯正危站在崖壁上。

    這個笨女人在搞什麼?

    抱起不重不輕的女兒,蔣正濤連忙跑到五子的所在地:「振天!給我看著小柔!」說畢把蔣柔拋給好友,然後直往崖壁方向跑去。

    接著被父親當皮球來拋的娃娃,陶振天望著她蠱惑的小臉問:「妳爸爸又搞什麼了?」

    偷偷的笑著,蔣柔保持著事情的神秘感。

    因為這是她跟媽媽的秘密哦!

    看著那道不懷好意的笑容,陶振天知道他的好友又被她們母女耍了。只是被耍了這麼多年,她們還真是玩不厭啊。

    喘噓噓地走到祈芯身後,蔣正濤恐嚇著她道:「妳快給我過來!」

    轉身望著為了自己而跑得氣喘如牛的人,他的緊張雖然讓她感到高興,可是還沒能令她有放過他的念頭:「被我耍了這麼多次也不會學精一點哦,我看你還是在女兒面前承認自己是個笨蛋吧!」

    看著曾經死裡逃生的人,蔣正濤苦惱著上天為何要這樣折磨他?

    兩年前那個手術十分成功,陶氏父子不但救活了祈芯,還救回他們孩子的命。

    可是自那次以後,她們兩個就一直騎在他頭上,使他被母女倆耍得死去活來,連一點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成功抓住愛妻纖瘦的手臂,蔣正濤被她嚇得半死地說:「我的老婆大人,妳跟妳的寶貝能放我一馬嗎?我快被妳們迫瘋了。」

    「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訴你呢!」祈芯擁著深愛的丈夫甜甜地笑著。

    望著妻子漂亮的臉龐,蔣正濤露出敗北的臉容:「妳說吧。」

    推開接受現實的臉,祈芯毫不滿意的說:「這次不是耍你啊,你為何不相信我?」

    突然一擊,蔣正濤捏住她的鼻頭吻上張開的小嘴。

    在吻了近三分鐘的時間,他才不捨地放開已臉色通紅的她說:「妳再作弄我的話,下次就不止這樣!」

    「你!」被他的話搞得無法反擊,祈芯只好緊緊的瞪著他。

    眼光漸漸變得溫柔,蔣正濤抱緊她坐在石地上問:「說吧,究竟是什麼事讓妳費盡心機把我弄到這邊來?」

    「我懷孕了,是雙胞胎。」轉過身把他壓在身下,祈芯笑嘻嘻的說。

    「什麼?」被她的話嚇得坐直身子,蔣正濤難以置信的喊。

    望著他不信的臉龐,祈芯心滿意足的抱著他,枕在他的懷裡笑著:「我好幸福喔!」

    流了一把冷汗,蔣正濤被她的話給嚇傻了。

    一個祈芯加一個蔣柔已經把他耍得死去活來,要是再來多兩個頑皮鬼,那不就是要了他的命嗎?

    天啊!

    您不是這樣玩我吧!

    (全書完)

章节目录

報復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粉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粉雪并收藏報復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