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下去吧。」

    绝尘一踏进锦翠宫就遣走所有下人,两眼紧紧盯着惊讶的她。

    呵…没想到?

    今日是他登基,按理说他该在凤蕖宫过夜,可他抛下齐皇后来到了这。

    她很快恢复常色,跪下身请安。绝尘听她唤的一句皇上,挑了挑眉,「爱妃以前也这样叫父皇吗?啧啧…」

    她知道来者不善,但没想到他当上皇帝的头一个晚上就过来兴师问罪。

    绝尘见她闷声不响,一把抓起她,低头就吻她的小嘴,她侧头躲闪,绝尘瞬间来了火气,拉着她丢去床上,他倾身压住她,开始粗鲁地扒她繁琐的衣物。

    「朕和你第一夜的时候,你可乖顺多了。怎么如今变得如此迕逆!」

    绝尘一边对她吼,一边揉捏她的身体,他手里的力道残暴无情,弄得她好痛,眼泪都被逼了出来。

    「告诉朕父皇也这样摸你吗?嗯?!」

    他双手抓住她的一对奶子往中间用力挤捏,任她雪白的肌肤生出一道道骇人的红印,他垂下头含住她的乳尖,牙齿恶狠狠地咬住她的乳头拉扯。

    「啊——!」

    她痛得呼叫出声,绝尘却像一匹恶狼,猎物叫得越凄惨,他越凶光毕露。他撕光她的衣物扒开她的下体,掏出自己的那根凶器,对着她毫无准备的小穴狠狠地插了进去!

    她再次疼得惊呼,绝尘也一脸痛苦地闷吼。自从去了胜雪山庄后他再也没有碰过她,她的小穴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样紧,却异常的干涩,让他插进去也感到疼。

    可他不在乎这点痛,今天他要在她身上发泄胜利者的快意。他抬起她的双腿压在她的胸前,让她的身体像月牙一样弯曲,迫使她的小穴清晰无比地呈现给他。

    嫣红的色泽,饱满的形状,多美的女穴!原本只属于他的宝贝却被他的父皇碰过!ろω點ρò1八.て0м

    绝尘一插到底、整根抽出、再一插到底,每一下又快又狠,他根本没有把她当作女人看待,而是释放欲望的容器。

    她疼得受不了,拼命地推他,可绝尘把她压得死死的。

    「父皇也是这样操你的么!你这个贱人!」

    她听到他咬牙切齿地骂她贱人,停下了所有的反抗。他是真的厌恶透了她,不让他发泄出来只会遭更多的罪。

    「现在朕是皇帝!他死了!他本来为了你还想废了朕、杀了朕,朕怎么可能给他机会?!」

    「你以为他能为你一手遮天?哈哈!他对你没有任何交代就死了!是不是后悔当初对朕不忠?嗯?愚蠢的妇人!」

    绝尘对着她可怜兮兮的小穴一阵狂抽猛插,毫不怜香惜玉。在他眼里,她就是残花败柳,何需珍惜。他甚至想不通她怎么还有脸活着,太宗都死了。难道她指望他会像新婚那会的待她?

    她的唇咬破了,可她不肯松口。听着他字字诛心的话,只想着,不后悔。

    她不后悔和太宗的那一段,也不后悔拒绝太宗选择留在绝尘身边,因为她由始至终都是萧家的女儿。

    绝尘这样横冲直撞地操她,很快就有了射意,重重地撞击着她的身体一泄而出。他拔出喂饱餍足的欲根,看着她的小穴淌出他的精液,整个人愈加无情。

    「一切都是天意。你再也生不出孩子,朕何必眼巴巴地盼你死?你可是萧墨的宝贝女儿啊。」他捏着她美丽却没有血色的脸,笑得阴森。

    就这样,世宗登基的第一夜留在了锦翠宫,后宫所有人都以为她宠冠六宫,连凤蕖宫的皇后都被比了下去。

    之后但凡有妃嫔位号低的小人物招惹到她,世宗一律杀之,人人叹她盛宠不衰,只有她知道那是世宗借刀杀人不成灭口罢了。

    毕竟演戏会有累的时候,何况一演十数年。

    而她从一个太宗说醉了就不知所措的少女变成娘娘中的娘娘——锦妃。

    ——*——

    「都下去吧。」

    絕塵一踏進錦翠宮就遣走所有下人,兩眼緊緊盯著驚訝的她。

    呵…沒想到?

    今日是他登基,按理說他該在鳳蕖宮過夜,可他拋下齊皇後來到了這。

    她很快恢復常色,跪下身請安。絕塵聽她喚的一句皇上,挑了挑眉,「愛妃以前也這樣叫父皇嗎?嘖嘖…」

    她知道來者不善,但沒想到他當上皇帝的頭一個晚上就過來興師問罪。

    絕塵見她悶聲不響,一把抓起她,低頭就吻她的小嘴,她側頭躲閃,絕塵瞬間來了火氣,拉著她丟去床上,他傾身壓住她,開始粗魯地扒她繁瑣的衣物。

    「朕和你第一夜的時候,你可乖順多了。怎麽如今變得如此迕逆!」

    絕塵一邊對她吼,一邊揉捏她的身體,他手裏的力道殘暴無情,弄得她好痛,眼淚都被逼了出來。

    「告訴朕父皇也這樣摸你嗎?嗯?!」

    他雙手抓住她的一對奶子往中間用力擠捏,任她雪白的肌膚生出一道道駭人的紅印,他垂下頭含住她的乳尖,牙齒惡狠狠地咬住她的乳頭拉扯。

    「啊——!」

    她痛得呼叫出聲,絕塵卻像一匹惡狼,獵物叫得越淒慘,他越兇光畢露。他撕光她的衣物扒開她的下體,掏出自己的那根兇器,對著她毫無準備的小穴狠狠地插了進去!

    她再次疼得驚呼,絕塵也一臉痛苦地悶吼。自從去了勝雪山莊後他再也沒有碰過她,她的小穴還是和記憶中的一樣緊,卻異常的幹澀,讓他插進去也感到疼。

    可他不在乎這點痛,今天他要在她身上發泄勝利者的快意。他擡起她的雙腿壓在她的胸前,讓她的身體像月牙一樣彎曲,迫使她的小穴清晰無比地呈現給他。

    嫣紅的色澤,飽滿的形狀,多美的女穴!原本只屬於他的寶貝卻被他的父皇碰過!

    絕塵一插到底、整根抽出、再一插到底,每一下又快又狠,他根本沒有把她當作女人看待,而是釋放欲望的容器。

    她疼得受不了,拼命地推他,可絕塵把她壓得死死的。

    「父皇也是這樣操你的麽!你這個賤人!」

    她聽到他咬牙切齒地罵她賤人,停下了所有的反抗。他是真的厭惡透了她,不讓他發泄出來只會遭更多的罪。

    「現在朕是皇帝!他死了!他本來為了你還想廢了朕、殺了朕,朕怎麽可能給他機會?!」

    「你以為他能為你一手遮天?哈哈!他對你沒有任何交代就死了!是不是後悔當初對朕不忠?嗯?愚蠢的婦人!」

    絕塵對著她可憐兮兮的小穴一陣狂抽猛插,毫不憐香惜玉。在他眼裏,她就是殘花敗柳,何需珍惜。他甚至想不通她怎麽還有臉活著,太宗都死了。難道她指望他會像新婚那會的待她?

    她的唇咬破了,可她不肯松口。聽著他字字誅心的話,只想著,不後悔。

    她不後悔和太宗的那一段,也不後悔拒絕太宗選擇留在絕塵身邊,因為她由始至終都是蕭家的女兒。

    絕塵這樣橫沖直撞地操她,很快就有了射意,重重地撞擊著她的身體一泄而出。他拔出餵飽饜足的欲根,看著她的小穴淌出他的精液,整個人愈加無情。

    「一切都是天意。你再也生不出孩子,朕何必眼巴巴地盼你死?你可是蕭墨的寶貝女兒啊。」他捏著她美麗卻沒有血色的臉,笑得陰森。

    就這樣,世宗登基的第一夜留在了錦翠宮,後宮所有人都以為她寵冠六宮,連鳳蕖宮的皇後都被比了下去。

    之後但凡有妃嬪位號低的小人物招惹到她,世宗一律殺之,人人嘆她盛寵不衰,只有她知道那是世宗借刀殺人不成滅口罷了。

    畢竟演戲會有累的時候,何況一演十數年。

    而她從一個太宗說醉了就不知所措的少女變成娘娘中的娘娘——錦妃。

章节目录

宁归何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黎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黎若并收藏宁归何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