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我现在就让你好看!”顾予浅地爬上男人的胸膛,跨坐在男人的下腹,但是避开高高立起的肉棒。

    等他硬到不行的时候,她肯定要逃掉的。心里正盘算着如何全身以退的顾予浅玩心高涨,完全忘了了自己曾经栽在男人手里无数次了。

    “我好怕!你打算让我如何好看?”费云帆兴致勃勃地问道。

    顾予浅闻言并不回应,她只是伏在男人的身上,胸贴胸地抱紧男人的脖子,让裸露坚挺的乳尖时轻时重摩擦男人的胸膛。

    “嘶”费云帆屏住呼吸,压抑着体内的骚动。

    “这样子舒服吗?”温热的唇咬在男人的喉结,顾予浅伸出舌尖轻舔男人的喉结。

    “舒舒服。”费云帆被舔得全身一颤,有些艰难地发出回应,他的声音也因为动情而变得沙哑。

    她鲜少的主动让他更是激动不已,虽然这可能是她为了戏弄他而故意的作为,可是胯下的欲根已经因此硬得发疼了。

    “还有更舒服的。”平时被男人侍候的很舒服的顾予浅突然觉得自己很可耻,男人侍候她的时候尽心尽力是为了让她更舒服,她则是因为要戏弄男人而故意挑起男人的情欲。

    可是要她现在收手,她又不服气。

    谁叫男人之前一直欺负她。

    今天她就是要作弄他!她就是要让他欲求不满!

    顾予浅顺着男人的喉结往下吻去,身子更是随着移动往下移去,臀部压在男人勃起的肉棒上。

    “嗯啊”

    “这样子舒服吗?”说完,顾予浅一边啃咬男人的乳头,一边用下身摩擦男人的欲根。

    “嗯嗯舒服嗯哈”费云帆闭上眼睛享受女人给予的刺激。

    顾予浅抬高臀部再次往下移,这次她吻在男人的小腹,仔仔细细地亲吻男人的六块胸肌,可是就对硬挺的肉棒视若无睹。

    “嗯嗯浅浅坐上来把我吞下”欲望被撩拨得高涨的费云帆开口请求着女人给他已给痛快。

    “等我尝过大棒子再说吧!”说完,顾予浅放开男人的小腹,柔软无骨的小手抓住挺立的肉棒。

    “你说什么嗯啊”费云帆为顾予浅突然而来的举动瞪大了眼睛,嘴里不自觉地吐出一串呻吟。

    顾予浅的小嘴正含住男人的龟头,正努力吞咽着昂长的肉棒。

    “浅浅,别嗯啊”费云帆觉得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女人的嘴里了,温温热热的感觉和紧紧箍住的快感叫他头皮发麻,四肢也开始缓缓颤抖起来,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激动。

    他从来没想过让她为自己口交的。

    可是当她含住自己的分身时,那该死的感觉真的很美妙!

    顾予浅专注地吞吐大肉棒,九浅一深地极力撩拨身下的这个男人,然后在男人兴奋的要命那一刻就缓下攻势,打定主意要把他撩个半死又不喂饱他。她要报复他之前的不节制,完全没有发现男人已经解绑了。

    当顾予浅再次故意缓下吞吐的动作时,男人不满地用力往上一顶,大肉棒立即顶进女人的嘴里。

    “嗯嗯”顾予浅瞪大眼睛,立即吐出大肉棒。

    “男人,你很不乖哦!”

    “浅浅才不乖呢!”费云帆满眼哀怨地望向小女人,双目不停扫视女人胸前两团白软软的乳房,他突然觉得自己很饿了。

    既然她不肯乖乖献身好好吃肉,他就勉为其难好好侍候她吧!

    “既然你不肯乖乖的,我就不侍候了。”顾予浅的第六感告诉她,她的处境很是危险,分分钟有被男人扑倒的可能。当她瞄到男人手上的绳索已经不在时,脸色微变的她连忙站起身,想要紧急撤退。

    “啊”还来不及逃开的顾予浅被突然翻身而起的费云帆扑倒在床上。

    费云帆一口咬住女人的微张的小嘴,拼命吸吮女人嘴里的气息,两只魔爪迫不及待抓上他觊觎已久的嫩嫩白包子,大拇子和食指更是夹住乳头磨蹭起来,不一会儿乳头就变得硬硬了。

    “小妖精的味道真好闻!”费云帆放开顾予浅,他趁着顾予浅被吻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把女人修长的双腿架在肩膀上。

    顾予浅回过神时已经在心里大叫“糟糕了!”

    “不是说让我强上的吗?”顾予浅垂死挣扎弱弱地问道。她相信男人已经察觉自己的目的了,否则他不会趁她不备之时解绑的。

    “小妖精,你玩大了。竟敢戏弄你老公我啊!现在你落到我手里了,我要把你操得四肢发软以示惩戒才行。”说完,男人就把挺立已久的硬棒子送进顾予浅那已经泛滥成灾、淫水流不停的小缝里。

    ρO18丶℃0m

章节目录

穿成辣文男主的妹妹怎么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歪歪得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歪歪得正并收藏穿成辣文男主的妹妹怎么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