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枫发狂的挥出一掌,想将整间戏雪院夷为平地,可他不敢,他怕叶衍就在里面某处密室里待着,这样反而会害了他。他灵力那么低微,现在会不会受欺负呢?有没有受伤呢?

    看着满屋狼藉,白枫紧紧捏住了拳头,叶衍遍体鳞伤的样子,他真的不想再见一次,叶衍闭着眼睛没有呼吸浑身冰冷的样子,他更无法再承受一次。

    叶!!!如!!!雪!!!

    陈非甚至把镇上能问的人都问了一遍。

    没有人知道叶如雪哪里来的,只说十年前来到这个地方开了间戏院,但也很少开张,一年也就中秋开一次。

    他到底是谁?!!

    为何带走叶衍?!!

    此时究竟在哪里?!!

    陈非觉得他都快崩溃了,十年前是他的失误导致了叶衍误入歧途最后身消玉陨,已经愧疚难当,好不容易才将他再次护在身边,却又一次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万一....万一又像十年前一样怎么办?!!

    虽说与叶衍没有血缘关系,但自小一起长大的情分早让自己把他当成了亲人,更是爹娘死后,唯一的亲人。

    找遍寻无果,陈非有些无力地走在街头。

    十年前那种有心无力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辈子想护住的,爹、娘、小汜,没有一个能护住!!!

    ☆、归来(完)

    叶衍看见白枫时,是在戏雪院门口。

    焦急、阴沉、愤怒。

    叶衍冲了过去。

    白枫所有阴暗的情绪在看见来人时全都化为灰烬。

    临风而立,一如初见时光彩耀人。

    双眸明动,朱唇皓齿,与他多年来梦中的模样一般无二。

    他想,他完了,他或许....早就完了。

    那一抹悸动比他想象中来得早,以至于十几年过去都丝毫不减,反而愈加浓烈。

    百家之首与他无关。

    白家家主与他无关。

    一直以来所担心的千夫所指,终于变成了万夫莫敌。

    他看见那人慢慢走到自己面前,露出与十几年前初见时一般的笑颜,风光明媚且耀眼。

    那人张开双臂,道:我回来了,白枫!

    他快步扑入他的怀抱,叶衍!叶衍!

    一切风光正好。

    正如那戏曲所歌,曾记那时初见,我知你执念。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这里结束了。其他的一切问题,番外会有解释。

    ☆、番外一.始终

    陈非看着一直赖在洲水世的某位公子,脸色铁青。

    洲水世不养闲人!

    叶如雪笑道:我愿搭台唱戏。更愿教弟子炼丹。

    陈非无语。

    掘墓案一切真相大白后,在莫家白家陈家以及玄家,四大世家力保下,叶如雪仍旧活得好好的。

    其真相是,叶如雪的功力足可以颠覆仙门百家,众人不得不放弃。

    而莫厌语的墓地被盗真相也随着叶如雪送回尸首而告终。

    为什么盗莫厌语的墓,叶如雪的说辞是因为他讨厌莫家,因为莫家逼死了他的弟弟叶衍。

    叶如雪借着找弟弟的名义,大摇大摆入住洲水世,更住在了lsquo;樛木室rsquo;隔间屋子,这让陈非很是无奈。

    陈非白了叶如雪一眼,便起身往外走去,叶如雪腆着脸紧跟其后。

    渡鬼深渊,崖前。

    陈非玄衣高高扬起。

    叶如雪噙着笑意道:想再进去一次?

    陈非摇头道:不了。再来一次,怕是小汜能把我活剥了。

    叶如雪闻言,蹙眉道:小汜当年怎么来洲水世的?

    陈非道:父亲一次外出回来带的,具体内情,我也不知。小汜那时被父亲抱在怀里,还发着高烧,瞧见我了,抓着我的衣袖不放,一直喊着lsquo;哥哥rsquo;。

    叶如雪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而这边叶衍带着白枫回了躺了桑柔涧,白棠倒是不反对,其他长老总觉得是叶衍带坏白枫,各种吹胡子瞪眼的。后来是叶衍摆了擂台,和那些人一一打过,才让众人臣服。

    而换骨丹带来的增益再一次让人眼红,只是叶衍再未用本来面目示人,其他弟子不知,仅几位家主知晓,便也没再惹来祸端。

    照叶如雪所说,如今叶衍功力灵力更胜从前,不怕谁找,只是叶衍不愿再大动干戈,为了陈非为了自己更为了白枫。

    莫厌阳在叶衍离开莫家后,便闭口不提此事,莫愿平问了许久也没问出什么来。

    这天,莫愿平刚给父母亲上完香,便见小叔叔从外面走进来,带着一身风霜。

    小叔叔。

    莫厌阳摆了摆手,自己倒是对着蒲团跪坐了下来,莫愿平也跟着跪坐下来,小叔叔,发生何事了?

    莫厌阳深深叹了口气,我只愿你平平安安长大,就像你的字,愿平。

    莫愿平垂首,是小叔叔起的字。

    可你这一生却波折不断。可怪过叔叔太严厉?

    莫愿平摇头,不怨。他歪过身,抱住莫厌阳的脖颈,亲昵地噌了噌,愿平也愿小叔叔像天上的太阳一般光芒耀眼,更期盼小叔叔展颜一笑。

    莫厌阳错愕。

    小叔叔,以后不要再想着叶叔叔与父母亲的恩怨了。愿平不想小叔叔再沉浸在仇恨之中。小叔叔已经好久没有对愿平笑过了。

    莫厌阳忽而释怀,抱紧了怀中的人儿,笑道:愿平长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  叶衍虽不是直接害死莫厌语夫妇,但也算是间接害死了。莫厌阳恨他很正常。自己的好兄弟却害死了自己兄长,即使是间接,但却终究是放不开。

    而莫愿平自始至终没有怪过叶衍的原因也很清楚,在他心里,亲人远比仇人重要得多。他害怕如果自己也被仇恨迷住,那就没有人能够带着莫厌阳走出来。莫厌阳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所以即使他不知道真相,他也从未埋怨过叶衍,他总要在莫厌阳走入歧途前将他带回正道。所以其实莫愿平不是什么大度,他只是对亲人的爱占据了更大的地位。他爱自己的父母亲,也爱小叔叔。已经失去了父母亲,他不想再失去小叔叔。

    陈非对叶衍的感情,一直都是对弟弟的感情,亲人的感情。他其实一直都清楚自己父母的一些事情。并且叶衍是他从小看到大的,所以他选择相信叶衍,这是人之常情,不是叶衍的主角光环。

    陈非为叶衍付出了毕生修为,但叶衍为他留下的换骨丹同样为他补了回来。

    ☆、番外二 白枫的场合

    岭南,桑柔涧。

    天色渐亮,白棠站在桑巫室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一道红影落在他身侧,小师叔。

    恰好辰时三刻。

    白枫收起剑,恭恭敬敬道:那柏舟先告退。

    白棠回头道:柏舟。照理说,此时你应当还在渔阳。只见对面的人紧紧握着剑,微低着头,闭口不言,白棠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道:原本你今年不必再去莫家学习丹青。你告诉我为何非去不可?甚至威胁你师弟白非非接手你手头上的事务?非非他近日常来问我你何时回来。我以为会等到丹青听学会结束,结果却提前了半个月。

    白枫沉默。

    白棠像是没看见似的,自顾自的说:你向来最听我的话。

    白枫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开口道:小师叔,我有一问,还望小师叔告知。

    白棠哦了一声,眉梢微挑,喜容可掬,道:问吧。

    白枫道:小师叔为何一直不娶。

    白棠僵住了笑容,有些错愕,回神后惊觉失礼,干笑了两声,道:怎...怎么...问这个....

    白枫并没有看他,而是直视着前方一排排的树木与一座座的青山,面色平静,也不追问方才问题的答案,想了想又道:小师叔,我好像出现了问题。

    ?哈?

    白枫道:情愫是否可以控制?

    白棠偏头望向自己的得意门生,神情比方才更加错愕,甚至还加了些惊恐,柏舟,你...有心上人了???

    白枫歪了歪脑袋,思考了好一会儿,什么...才能算是心上人呢?

    白棠心里的惊讶比脸上更甚。自从他接手家主之位以来,白枫就在他手下管着。白家规矩众多,一直以来白家弟子都必须规行矩步,而白枫自小便是冷淡之人,可丝毫无法预料,如今白枫居然也会有心上人了。毕竟,白枫大多时候都是独自一人,要说的话,是有些高傲在身。

    瞧见她便笑逐颜开,时时刻刻想着她,应该是如此罢....白棠道。

    白枫点头,道:弟子知晓了。随即,直接跪下,还望小师叔能够接纳他。

    白棠嘴巴长得老大,这是人都拐到手了?是玄盈娇、莫婷还是伍玲玲?我这得意门生要成亲了?该不会是闹大肚子了所以才急着挑明关系的嘛?想了想,这孩子可能也吓得不清,毕竟也不懂事嘛,才十几岁能懂什么?

    白棠伸手扶起了白枫,在他肩上拍了拍,没事,那就早日定下来,否则肚子大了就不得了了。毕竟未婚先孕对她名声也有影响。这样吧。我们先去找白霄海长老,让他算一算最近的好日子。那聘礼我们不能委屈了人家,必须要体面......

    白枫:???????????????????????

    白枫看他小师叔越说越离谱赶紧打断,道:什么未婚先孕?他要是会生孩子就奇了。

    啊?白棠一头雾水,不是怀孕呀?那好吧。皱着眉看起来似乎非常失望,那是哪家姑娘呀?

    白枫道:陈家。

    白棠道:陈家?陈家有适龄的姑娘吗?不对呀。陈家不是只有独子陈无渊么?

    白枫道:是叶衍。

    白棠道:哦。是叶衍啊。他...不对!叶衍?叶有汜?!!!!!!

    白家在桑雪室听早课的弟子们,被远方一道划破天际的惊叫惊扰。何人惊叫?好像是家主?怎么可能?我没听到啊?你耳聋啊?我也没听到。我听到了,似乎是家主的声音。不可能,家主怎么可能犯戒。早课时不得大声喧哗。

    白棠这次已经不是惊恐了,而是快晕了。勉强站稳了身体,你...你说什么?!

    白枫道:小师叔方才说时时刻刻想着他便是喜欢。瞧着他便想笑就是喜欢。

    白棠想起今年白枫从洲水世回来就不太正常的举动,甚至要求去渔阳参加丹青学会,甚至还因扰乱课堂纪律被罚去了云仙山。这事放在谁身上都正常,可要是白枫,那就十分不正常。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白枫看小师叔脸色苍白的样子,一直不变的脸色终于有些慌乱,小师叔。希望您能够接纳他。

    他同意了?

    白枫道:没有。

    白棠刚想松口气劝他放下,白枫的声音再次响起了,但我会让他同意的。我现在想先跟您说。

    白棠看了白枫半响,见他神色严肃并非开玩笑,正色道:你将来是白家家主。岭南白家可以有女家主,家主也可以不成婚。但不能断袖。

    那我不当家主,给非非吧。

    混账,家主说让就让的么!!!!!

    白枫咚的一声又跪下了,小师叔,从小到大,我从未忤逆过您,也从未向您要求过什么。

    白棠丢下一句话便走了,留白枫一直跪在原地。

章节目录

重生换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温莎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莎九并收藏重生换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