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城接起电话后对面是一片的沉默,过了片刻,是那水声搅动的响。

    以至于他听到的是那过分色情的搅弄,还有那就要被水声盖过去的喘息。

    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林澈在做什么。

    太直接,太刺激,太出格。

    他知道,他知道她正把手伸进自己的腿间。

    她穿的内裤向来都是绷紧的,裹着那满是水的阴阜,饱满异常。

    可他不知道的是林澈是把内裤脱了还是直接拉开了。

    两个选择他都爱,两个选择他都想。

    若是脱了,他就能看到那毫无遮拦的小穴,正被手指操着,被她自己揉着。

    若是没脱,那内裤定会卷成股绳线,勒着她,卡着她,将那脆弱敏感的小逼束缚的变形,还会来回的擦弄那阴蒂。

    她会爽透了。

    他瞬间就从那睡意里清醒,那勃起的性器撑着他的内裤,已经不单单是能忍耐下去的程度。

    霍城:“想挨肏了?”

    电话通了的一瞬林澈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可霍城一说话,又让她重回了混沌。

    那些在梦里没满足的,没实现的,在这一霎那似乎是变得具体了,真切了

    林澈根本没想过自己是怎么把手放到了那正湿着的穴上,她更没想过她只是被迷住了一瞬,一切就都变了。

    像是又折回了梦里,可又不是在梦里。

    亦真亦假,如梦似幻。

    梦里,她听到霍城问她,是不是想挨肏了。

    想。

    她好想。

    水声又重了。

    那在他耳边的手机被他开了免提,这夜这么静,静到了让那声音足以充斥整个房间。

    还有她的喘息,不再压着,或是说压抑不住了。

    林澈的动作比先前更加放肆,她用手指塞满了她的小逼,肆意得搅着它,用她自己的方式去干它。

    他教过林澈找过她所有的敏感点,他手把手教的,让她知道,操哪会更爽。

    ——爽到里面的嫩肉都缩着,都颤着。

    她再狠心点,就会刺激得那不住的喷水,喷得床单都是湿的。

    霍城:“澈澈。”

    他叫她。

    他的欲望跟她交混在一起,耳边是震着他鼓膜的喘息。

    霍城:“爽不爽,被操得爽不爽?

    霍城:“说出来,告诉我。”

    像是在诱导,像是在唆使,像是在哄教。

    林澈:“爽爽死了”

    林澈的腰不住的抬高,不过了半秒又沉沉下落。她的指窝,手心里都是那滑腻腻的水,她舒服的颤抖,那手指插得太深太用

    力,仿佛真的是他在干她。

    她本就没自慰过几次,那手法生涩的根本比不上他的技巧。

    她用尽了力气去补那技巧上的生疏,她耍着聪明得专去顶弄那敏感的软肉,去碰那花心。

    林澈身上的薄被被她蹬到了床尾,她浑身上下干净得不着寸缕,两腿撑在床上,跟着她得动作,不住得开合。

    她是要玩死自己了,整个人都被吊在了情欲的制高点上,只要再稍多一点点的刺激,就是崩坍般的高潮。

    可她达不到。

    林澈:“嗯霍城、到不了到不了”

    她求救,她哑着嗓子叫他。

    她腕子都是酸的,可无论再怎么加快,再怎么用力,都突破不了身体内的阈值。

    这感觉似曾相识的熟悉,她身体替她记着,记着她求着他给她,结果被他玩到喷尿。

    她抓着自己的奶肉,学着他的动作压揉,是真下了力,掐得那的奶头都变了形,松开时都是硬挺的模样。

    她阴道里的嫩肉不住的收缩,一下又一下的夹着她根本不够用的手。

    太不够用了。

    根本不及他的尺寸,无论长短、粗细,全都不够。

    霍城:“怎么到不了?操得这么深还不够,怎么这么骚,非要操到子宫了才喂得饱。”

    他刚说完,就听到那边得尖叫。

    林澈抖着,身体喜欢得不得了。

    她不懂,怎么霍城一开口,她浑身的血液就往上涌,她两眼紧紧闭着,手指紧紧抵着那花心,脑子里止不住的都是些淫乱的想

    法。

    是霍城在干她,在取悦她。

    “啊还要”她得到了甜头,说道。

    霍城:“乖老婆,手拿出来,自己揉阴蒂。”

    霍城:“揉揉它,再拧它。”

    她真是失了智了。

    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她小逼缩着挽留,可任是留不住她放在阴蒂上的手。

    那指尖刚触到,就是千万般强烈的舒服,她揉得轻,可即使这么轻,那快感却如风、如啸的将她淹没,她没忘了霍城叫她再去

    拧它,她真听话,听话得用手夹着那就要夹不住的阴蒂,她才刚掐了一下,阴道就痉挛着收缩,是窒息到湮没的高潮。

    太快了……

    林澈:“霍城啊嗯啊”

    她只知道叫他的名字,除了这个,她都不记得了。

    她两膝并着,她两腿间夹着自己的手。那处还在不住的揉那被捏疼了的阴蒂,可如今再揉却根本觉不出刚才般的强烈。

    她贪心,贪心得又去掐那的肉。又是波炸裂,在她身体里爆炸。

    林澈:“舒服嗯舒服死了啊”

    她喘着气,不忘用另只手去插那正缩着得小穴,她秉着呼吸想要压制里面得痉挛,一下塞进了三根手指。

    林澈:“操我要你操我”她不顾了,什么都不想顾。

    霍城:“操哪里,骚逼吗?骚逼想吃鸡巴了。”

    林澈:“要你啊小逼要你操的想死你了啊”

    林澈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翻滚,她用手操着自己,可她从始至终想的都是霍城在操她。

    这想法跟病毒一般的在她身体里迅速的扩散,已经不只是她心里在想,她的身体,她的细胞,她全身的神经都在想……

    那在心里不知何时累积起的想念在这一瞬跟着她的快感一同爆发,她真是还在梦里,可以肆无忌惮的说着她根本不会说的话。

    原本在她这怎么也过不去的临界点忽地就被她给撞碎了,她越是说得淫荡,身体就越是觉得渴望。

    她是真爽透了,跟他料想的一样。

    她被霍城引诱得不知说了多少这辈子都没说过的荤话,她最后累得在高潮里睡过去,连电话断了时都没听到。

    比起林澈,霍城就可怜多了。

    他硬了整个晚上,林澈在那边自己玩着,他陪着,听着,一次都没射。

    林澈睡后他去冲了半小时的澡,好算把那欲望压下,可一回到床上,想起刚才的荒唐,就又硬了。

    他睁眼了一夜,直到天亮。

    这账记下了,他想。

    拆穿

    那夜的事像是个梦般的过去了。林澈没提过,霍城没提过。

    像是田螺姑娘,不过倒她这,名字改了改,成了林澈姑娘。

    只不过没人提,不代表没人想。

    自那起,霍城叫秘书把每天的日程排得更满了。

    比起林澈的悠哉,他就像是在飞速运转的机器。别人的一天有24小时,他的一天是48小时。

    可他总会时不时的出神,总会想到那晚林澈发了情般的叫他,又想到了那手指搅动的声响,还有她最后昏昏沉沉时说的话。

    那些统统都像是被他定格在他的脑子里,总会在他开会时、在他审阅时,更多的是在他睡觉时——忽地出现,千丝万缕般的

    缠绕着他。

    把他给折磨透了。

    林澈也不好过。

    她一空下来就想到那晚的事,她空的时间越多,想的也越多。

    那荒唐就在她脑海里翻来覆去的想,一遍又一遍,循环播放。

    其实很多细节在她睡醒后就不记得了,真是梦。梦醒了就忘了。可她身体却非要帮着她回忆,让她记着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又

    说了什么。

    那晚之后,电视台又找过她几次,铁了心的要等她回Y市。

    她最近总被之前跟她对接的小姑娘“烦”着,嘘寒问暖的,林澈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

    幸是霍城正忙,忙到了将两人说话的时间都跟着压缩,有时大半天都没时间会回话。

    她索性带着陆静婷在周围到处转悠,现在正是淡季,来往的人都少,也正是游玩的好时候。

    R市周围被各种小岛给环着,这边的旅游业发展的相当成熟,每个岛都有自己特色。

    她们从早晨九点出发,再耗到晚上六七点时回家。回来后她还要给隔天定好计划,算上洗洗漱漱的时间,一天就过了。

    清早,就在她晨跑时,接到了霍城的电话。

    他知道她最近有了晨跑的习惯,特意挑了这个时间找她。

    “在干嘛?”他明知故问。

    林澈不回答,她知道他成心的。她能听到自己的喘气声,霍城也是。

    林澈没停下脚步,只是步子慢了些,从慢跑到快走的区别,她说:“你说呢。”

    他逗她不成,又知道收敛。他换了个说法,更加直白:“今天什么安排?”

    林澈:“没安排,天气好的话去晒晒太阳。”

    霍城:“怎么不去玩了?”

    林澈:“昨天浪太大,我妈晕船了,今天得在酒店歇着。”

    霍城:“你呢?你没事?”

    她还是停了下来,随便站在了路边有树荫的地方。

    这边太阳出得早,才七点,就已经高悬在上,晒得厉害。她沉默了会,她听到了霍城那边的风,光是听着就觉到了Y市的冷。

    她轻轻地说:“我能有什么。”

    “怕你也病了,天南海北的我也照顾不到。”

    “”

    “才不要你。”

    她穿着紧身的跑步服,往路边儿上一站,是真扎眼,来来往往的总会不自禁的往她这看,这一看,眼睛就离不开得黏着她。

    她有些不自在,跟霍城说了声,把电话给挂了。

    Y市是真冷了,刚过了霜降,离冬至又近了些。

    每年冬至,就该降雪了。

    清早的天是灰蒙蒙的,霍城在外站了一根烟的时间,电话断了烟也尽了。

    他扔了烟蒂,进了机场。

    林澈洗完澡后陆静婷正睡的朦胧,林澈没打扰,先去吃了早饭。

    林澈说没事是假的,昨天海上风大浪大,只不过她睡了一晚好了太多,到今天也只是食欲不振的程度。

    以至于在餐厅时,她就盛了半碗的粥,却也喝不下几口。

    她跟霍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她心里奇怪,这个时间本是他正忙的时候。

    不过还没等她问,那边就先没了话。

    林澈回房间时陆静婷已经起了,她身上披了条在这边买的纱巾,花花绿绿的,正在窗口坐着。

    窗外是那一望无际的蓝,海平面跟天在最远端连在了一起,分不清界限。

    “妈,怎么不睡了?”林澈把手里东西一放,走到了她身后站着。

    陆静婷没抬头,摸了摸林澈搭在她肩上的手:“睡不着,躺着也难受。”

    林澈回来时就觉得哪里不对,可真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她又说不明白。

    整个房间的气压都是低的,跟那些被她养死了的花一样。她问:“饿吗,我陪你下楼吃点?”

    陆静婷淡淡:“不去了,吃不下。”

    “妈,你怎么了?”她急了,走到陆静婷面前蹲下,林澈抬起头看她,却又看不出什么。

    林澈自认为自己是会看人的,是看的准的,要不是她选了艺术这条路,她更想去念心理。且不说霍城,她的自认为在陆静婷这

    就是碰壁,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陆静婷摸了摸林澈的头,笑着道:“没怎么啊,想了想这辈子,感觉时间太快了。”

    林澈鼻子一酸,埋进她怀里:“您别吓我,有事您就说啊”

    “我能有什么,等过两个月,你爸爸出来了,我跟他在这边买个小房子住着,也挺好。”

    “我陪你们过来。”她脱口而出,这话一说心里突然空落了下。

    “不用你,你不是跟霍城谈着呢吗?怎么过来?还瞒着。”陆静婷笑,窗外的光打在她得头发上,恍惚间成了银色。

    “我”

    “我没想瞒着。”

    “我想陪你们。”

    这回,就不只是空落了。林澈知道这话出口就意味着什么,以前的她可以毫无顾虑的想去哪就去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如今她心里有了个牵挂,就像是块绊脚的石头,她若是硬要往前,便能摔得她头破血流。

    “说得像是就定下了,小丫头,忘了你爸还没出来呢。”

    这话既是轻松又是沉重,林澈听着不光是鼻子酸,眼圈也跟着红。

    “妈,不说了,咱出去走走吧。”

    这该死的爱情

    林澈跟陆静婷没走出多远,绕着海边走了半会儿,就随便找了个躺椅卧下。

    她看了眼手机,霍城那依旧没个消息,反倒是杜林有事找她。

    杜林:“看最近微博了吗?”

    林澈:“?”

    杜林:“老姐,你这是放假还是归隐山林,怎么连网都不上。”

    林澈:“别贫,怎么了?”

    杜林:“你别说你连最新这期节目都没看。”

    林澈:“没看,没时间。”

    杜林:“”

    杜林:“姐,现在节目的微博话题里都是你,这才播了两期,就已经这样了。之前你不还问我电视台的事,我看是台里看到了

    苗头,要踩着你给节目上热度。”

    林澈:“不至于,一个花絮节目能有什么热度。”

    杜林:“什么花絮,你都在正片了,这期反应也不错,下期估计又要给你加镜头。”

    杜林:“你是不知道,就那个总导演,给你打电话的那个,脾气有多大。”

    杜林在聊天界面里甩来个链接,是个视频合辑,标题是——《乐响中国》火了,四大导师的超豪华阵容竟还比不上一个出场

    五分钟的她?

    她点进了视频,她安安静静的看完,无话可说。

    这片段里既没有恶意剪辑,也没刻意曲解。

    片子里的林澈就是日常生活中的林澈,短短五分钟的合辑,就是她本人的缩影。

    节目组误打误撞,又或是有意为之,把她硬生生地推进了大众的视野。

    她怎么也没想过,观众喜欢的会是这样。

    这背后牵扯到了庞大的利益链和关系链。林澈和杜林合作,她作为节目的投资方之一,正是骑虎难下。

    林澈心思一沉,她不在意自己上不上热搜,也不在意她在节目里扮的是什么角色。她更担心的是这突如其来的热度会给她造成

    什么影响。她心里清楚,如今的热度代表了什么,有热度就有黑料,只是如今还没到时候,见不出最后的结果。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她心怀忐忑,不知是福是祸。

    海风阵阵,那海面像是被风给吹碎了,又被浪卷着,洗过沙滩。

    她跟陆静婷说了会不搭边的话,又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再睁眼时,已经过了正午。

    她刚醒没多久,那个消失了一上午的人给她来了通视频电话。

    “在哪?”霍城问。

    林澈坐起了身,她穿着比基尼,阳光正照着她的脸,在手机屏幕里,像是她在泛着光。

    “酒店外面呢,随便晒晒。”

    她转了摄像头,给霍城看她面前的海。只是那镜头里不光有海,还有她光溜溜的双腿,交叠着放在那躺椅上。

    “在往下点,给我看看。”

    林澈不听话,又把镜头转了回来,问他:“怎么今天有空了?”

    霍城笑:“想你了,想看看,你在哪呢。”

    “天涯海角,你看吧。”

    “阿姨呢?”

    “刚和我说太晒了,受不了,回去歇着了。”

    “你不回去?”

    “我啊,等下午吧,时间还早,回去也没事。”

    “行,我忙去了。”

    霍城把电话挂了。林澈不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她心思缜密,做事又细致。

    她看得出霍城跟她视频时的背景跟平时的变化,只是她懒得去说,又不想深究细想。

    她说到底还是不敢相信霍城,信任的成本太大,又太需要时间的积淀。可霍城嘴巴甜,又会说。总是能想方设法的让她心悦,

    把她给吃死了。撩撩她,又戏戏她,每次都能把她这的一汪清泉给搅浑了,搅得波光荡荡。

    霍城跟林澈定了同一家酒店,视频时他正站在房间里,看着楼下的那片沙滩。

    不是天涯海角,是近在咫尺。

    他笑自己真是被林澈冲昏了头,顶着公司的压力跑来了R市一趟。

    这该死的爱情。

    他换了衣服,出了房间。

    他知道林澈在哪,她刚还傻的主动给他看。

    私人海滩的好处就是人少,少到他刚到了海边一眼就把她给抓到。

    林澈坐在离酒店最远的沙滩椅上,隔了好远,除了她,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这么多天,她身上还是白得发亮。她穿了身连体的泳衣,明明是最保守的款式却也经不住她傲人的身材,那泳衣将她介在了禁

    欲和性感之间,引着人往那更情色的方向去想。

    直到他走到她面前,她都没发现有人靠近。她闭着眼,不知是睡是醒。

    霍城笑,他弯下身贴近了她的脸,道:“要帮忙涂防晒吗?”

    林澈被吓了一跳,她一睁眼更是被惊得说不出话。

    她上一秒还在怀疑的人,下一秒就这么出现在她面前,还活蹦乱跳。

    “你怎么来了。”她嘴上说着,心也跟着颤着。

    那是种无法描述的感觉,复杂的、杂乱般的大起大落。

    她要坐起,就被他重新按回了椅子上。

    他的吻跟这被太阳晒过的沙子一般的烫,她被他亲着,咬着,又被他卷住了舌头吸着。

    她被他给亲软了,亲得晕头转向,只知道回应他,拉着他从躺椅又滚到了沙滩上。

    “你怎么来了。”林澈又问,她坐在他身上,用那被他亲软了的身体压着他。

    “某人欠了我一个晚上,来讨债了。”霍城伸手掐了掐林澈的脸,他另只手托着林澈的屁股,正揉着它。

    “怎么就欠了?”她扬眉。

    “还想赖账。”这回不光是揉了,他的手摸到了那被泳衣覆着的小穴上,贴着那往里按了一下。“没欠吗?”

    “别乱动”

    她更软了,光是这一下那就出了水,滑腻腻的。不光是她,霍城那的东西也正顶着她,她要是再往下沉点身体,就刚好能磨到

    它。

    “你不是忙。”林澈知道危险了,她想从霍城身上下来,可霍城抓着她,不让她跑。

    俩人刚见了多大会,就都克制不住。像是两个正在青春期的少男少女,这么多年,白活了。

    “对啊,忙着到天涯海角见你。”

    霍城一把搂住了她,他拼了这么多天,换来了今天的这一个真真切切的拥抱,太值了。

    小林的沙滩play(高H)

    林澈被霍城抱着,整个人都埋了进去。她眼里像是进了沙子,她眨了几下,还是不太好受。

    “什么时候走啊。”她没抬头,那声音被困在了他的颈窝里,闷闷的。

    “能带呆两天,计划后天晚上走,快年末了,要见的人有点多,抽不出空。”霍城解释,他松了松手,又去揉林澈的屁股,软

    的。

    “想操你。”他拉开了她的比基尼,用手去蹭那嫩滑的小穴,还没用力,那就咬着他的手,吞进了一节。

    “就现在。”他说。

    霍城是被林澈咬着进去的,她骑在他身上,将那勃起的性器都吃尽了又去磨他。

    他是真的坏,他总是能勾起林澈灵魂里最隐晦的性子,最大胆的,最浪的,最野的。

    霍城抓着她,他手指陷进了她的臀肉,那处被抓得全是些暧昧的红印。

    他抱着她吻她,用舌头去搅弄她的口腔,吸着她,裹着她。像是要把她给吃净了,真要尝出个味道才罢。

    “好湿,怎么流了这么多水。”

    他咬着她,林澈的嘴唇太好咬,像是软糖,又没那般甜腻。

    “都流到我身上了。”

    他往上用力的顶,顶得那交合的地方紧紧的撞在了一块,撞得她阴道都颤。

    那发硬的耻毛重重擦着她的阴蒂,她被那蹭得难受,可又能觉出些爽。她逼着自己往那摩擦,她越是蹭,那快感就越强。

    “别说”

    林澈半抬起身,她伸手挡住了霍城的嘴,那手指刚触到他的嘴唇就被他含进了嘴里。

    他用舌尖去舔她,口腔去吮它。

    林澈只觉得自己连手指都被他给侵犯了,是种无限堕落的快感。

    霍城不是个好人。

    她一向是知道的。

    明知道他不是好人,还偏是着了他的道。

    她林澈,也不是个好人。

    他伸手去揉她的奶肉,刺激得那在布料下的奶头顶得那突起,他真是太想她,想到控制不住力道,抓得用力,大半的奶肉都

    被挤出了领口,他揉着她,又觉得不够,抱着她从沙滩上坐起,用身体挡住她,拉开了她的领子伸手进去揉它。

    霍城太喜欢看到林澈身上有他弄上的印子,她人又白,稍一揉弄就能出了明显的痕迹。

    “你知道,那天我挂了电话,在想什么?”

    他抱着她操,鸡巴狠狠得搅着她里面的阴道,他动得幅度不大,可却死顶着里面的花心碾。

    林澈的双腿夹着他,她爽的腿根发颤,两手攀着他的背,抓得那满是指甲痕。

    她低低的喘,她挡不住霍城的话,就像她挡不住那正插着她操的性器。林澈咬住了他的脖子,接近锁骨的地方,她咬着那,咬

    着咬着,又给他吮出个吻痕。

    这是她第一次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干你,只想干你。”

    “见到你的第一件事,就是操死你。”

    林澈不说话,她说不了。她的阴道紧紧搅着他的鸡巴,可不出几秒又被撞开了,继而又是更强烈的收缩,爽到高潮。

    他扯开了林澈的比基尼,将那奶肉给露了出来,他没去揉,没去挡,他看着那跟他的动作一块的晃。

    “你知道你那天叫的有多浪?”

    他掐着她的奶头,拧得那硬成了颗樱桃。林澈仰着头,她的头发被海风吹着,像是深海里的海藻。

    她大口的喘息,耳膜里被他淫靡又色情的话给充斥着,又撞击着。她不去阻止了,也不去挡了,她喜欢这些话,她承认了。

    “一张口就是老公操我,怎么今天不叫了,被鸡巴操爽了?”

    霍城掰开了她的臀肉,扯得那圆圆的逼口变形,他真是恨不得将阴囊都撞进她身体,将她给塞满了,给撑坏了。

    他用手去碰那软嫩的穴肉,当碰到就是湿哒哒的水,那水全抹到了他的大腿上,滑腻腻的一层,被海风吹着留不下痕迹,透明

    的,像是被风毁了的她发情的证明。

    “爽爽死了,还要”

    林澈抓着他的头发,她用力绞着它,是真能感觉出他龟头的形状。她额头抵着他,连呼吸都在催情。

    真是正热的时候,也幸是最热的时候。

    她身上的皮肤被晒得滚烫烫的,整片沙滩上都见不到人,没人喜欢顶着这么大的太阳。

    可这些她都顾及不到,根本无暇。

    像是回到了最原始的初期,她跟他置在这天高海阔的滩岸,耳边是风,是浪,是烈日的焦灼,是海水的咸腥。

    那味道,跟那撩拨人的情欲味太像。

    事实证明,所有事都要付出代价的。

    林澈的代价就是在那午后,整个前胸都起了层红疹,又疼又痒。

    医生说:“日光性皮炎,太阳晒的。”

    医院回来后,霍城帮着林澈在那敷了药,可刚刚敷过,效果还没跟上。

    林澈痒得受不了,她非要去抓。她下手又重,只是一下就抓得那要破。霍城看着心疼,恨不得要把她两只手给绑起来。他绑不

    成,只能将她腕子握着。

    林澈气恼:“你松开。”

    霍城耐着性子哄:“别抓,要破了。”

    他凑近了又给林澈吹了吹,凉的。

    “都怪你。”林澈被折磨得暴躁,她把他压床上,伸手就要打。

    霍城笑,他带着她,就像是个刚学步的娃娃。一眨眼,这娃娃就到了青春期,该叛逆了。

    “怪我,怪我。”霍城将她反压,还不忘握着那手腕儿,抵到她头上。他张嘴咬了咬她鼻尖,笑着道:“都怪我控制不住,看

    到你就硬了。”

    林澈瞪了他眼,不说话。

    霍城又用鼻尖去蹭她,蹭了蹭她的脸,又蹭了蹭颈窝。

    “别闹”林澈受不住,霍城要是女的,肯定是个祸害千古的妖精,比褒姒还褒姒,比妲己还妲己。

    她一开口,还真叫他停下了。

    霍城挪了挪身体,直视她:“我知道这根本说不上是久别重逢。可这才几天,我就觉得有一年没见你了。”

    Р△O—①㈧.¢ǒΜ

章节目录

上位(1v1)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断粮的小狼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粮的小狼狗并收藏上位(1v1)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