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88
    “昊····唔。”周敏的声音被祁昊天伸手捂住,黑暗限制了祁昊天的动作,他只能带着周敏摸到墙角的位置,摸索着墙壁前行。
    “你们在哪?”6号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像是被什么掐住了脖子,声音嘶哑,“你们在哪?我们闻到了你们身上的味道了,好香啊!”
    周敏浑身一颤,我们?!
    谁?2号吗?!
    祁昊天听到6号的话,眼神黝黑的好似深井,异常冷静,搂着周敏在黑暗中快速摸索前行,心中一个大胆的猜测让他不断回忆之前独木椅的位置。
    墙壁上不断出现密密麻麻的手掌印,影子一般的身影快速移动,有大有小,有胖有瘦,小的只有婴儿的手掌那么大,瘦的,看上去明显是鹤发鸡皮的老妇人所有。
    像是一只只壁虎爬在墙壁上,从2号摔落的那间奇怪的房间里不断爬出来,在黑暗中,每个人拖着巨大的尾巴,似人非人的攀爬在整个黢深的黑暗空间里蛰伏。
    黑暗不能带给人平静,只有藏在暗处的蠢蠢欲动·····
    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感官异常敏锐,周敏感觉原本空荡荡的房间,此时好似挤满了东西,让她倏然头皮发麻,耳鼓一阵阵刺痛。
    不知是因为不习惯黑暗还是这里密不透风的环境,让周敏被搂在祁昊天怀里的时候,胸口异常憋闷,大脑也有些供氧不足般的开始产生晕眩耳鸣之感。
    空气中似有一股潮湿般的异味,让周敏头晕目眩之际,还隐隐开始泛恶。
    浑身尤其是耳朵,异常难受刺痛,像是被针密集的扎着。
    “上去。”祁昊天拉着周敏走到房间独木椅的位置时,一条灰白的男人手臂,从黑暗的地上伸出来,一把揪住了祁昊天的裤腿。
    “那是我的位置。”6号熟悉的声音从祁昊天脚边传来,周敏被吓得一哆嗦,祁昊天听声辨位,面不改色的手起刀落,那把从秦中雁手中夺来的匕首,从祁昊天衣袖里滑到掌心,锋利的刀锋直接沿着6号的手腕齐齐切下。
    鲜血喷洒而出,浓郁的血腥味飘散在空气中,在周敏忍住胃部翻江倒海不想给祁昊天造成负担之际,从而忽略了黑暗中细小的闷哼和咀嚼声。
    祁昊天一把将周敏推到木椅上站着而他贴着周敏的后背也站了上去,勉强站好之际,四周顿时静谧的好似时间都被动的暂停一般。
    6号被如此重创,却没有发出一丝响动,像是被黑暗吞噬一般,消失无踪·····
    祁昊天却并不因为这样的安静而放松,反而越发警惕,可周敏头疼越来越严重,心中烦躁泛恶,无力的挂在祁昊天怀里,让祁昊天即便想要忽视,此时也无法忽视周敏异样。
    其实在周敏身体一不对经时,祁昊天就已经感觉到了,只是那时候他感觉四周的黑暗中似乎隐藏着某种他无法想象之物让他浑身紧绷,那是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危机意识,让他直觉率先忽视周敏的异常,优先根据自己内心的猜测,先一步带着周敏走到了这个空间里最异常也最违和的地方。
    那把好似刻意放在整个空房间最中心的椅子位置,那把让6号以及2号都特别在意的椅子,他直觉,这是此时突发事件里,暂时安全的地方。
    刚刚让他寒毛直立的紧绷感在站上椅子那一刻,徒然消失,也让他有了片刻喘息,可以分心神给怀里此时乖巧挂在自己怀里的女人身上,又一次看不见的黑暗,让祁昊天无法看清周敏的模样,但靠在他怀里的小身板不断的颤抖却让祁昊天忍不住直皱眉,“很不舒服?”
    “嗯······”周敏无力的抬头看向黑暗中的祁昊天,浑身软的两脚不停哆嗦,她一直知道祁昊天是一个耐性极好的猎人,心思尤为细腻,只要他想,一点细微的变化都无法逃过他的感官,所以周敏从未想过隐瞒,只是不主动提起让他分心。
    “昊哥哥,我感觉很不舒服,但这种不舒服,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周敏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将自己的感受告诉祁昊天,想要给他提供多一种思路。
    毕竟,她对于危机的敏感可是经历无数个小世界累积起来的经验,所以她对此有一定的自信,绝不是无的放矢····
    “说说看。”祁昊天对于周敏类似第六感的直觉其实也是很好奇,毕竟周敏这种从未经历‘人间炼狱’杀戮的‘干净’女人,在他看来应该对于危机的敏锐度不会太直观,可她却恰恰相反。
    周敏忍住胃部的不适和大脑的晕眩感,努力组织语言,“嗯……头晕,恶心,想吐,心脏像是被强力挤压一般的不舒服,”说完,周敏还深吸了两口气,“而且特别烦躁,类似一种莫名心慌的感觉。”
    “这种情况什么时候开始的?”黑暗中看不清祁昊天的神情,但他平静的语气让周敏一时也拿不准他此时的想法。
    “从灯光莫名熄灭开始。”为了表达自己并不是小题大做而是真的觉得有些不安,周敏刻意加重语气,“我总感觉这个房间在灯熄灭的那一刻,好似挤满了东西,很吵,特别吵!····但,但我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相容····耳鸣、刺痛的厉害。”
    周敏最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一些什么,感觉逻辑很混乱,脑子好似要裂开一般的剧烈疼痛,心脏的位置砰砰砰的急速跳动,像是心脏病快要发作一般,太阳穴更是一鼓一鼓的青筋暴起。
    祁昊天感觉周敏在自己怀里不断的扭动暴躁,好似很不安,突然想到了曾经他去华夏南部边境执行任务时,遇到的一种动物。
    大象。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加更一章<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茶蘼)|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нāìㄒāηɡSんǔщǔ(んāì棠圕楃)っ℃OΜ/590836/articles/8361770
    ドーナツ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加更一章
    按照当地人的说法,大象是天神赐予他们的吉物,可以带领他们躲过上天的惩罚,对于这类神学的事件,祁昊天当时只是淡漠嗤笑。
    后来,回到华夏时,他曾经又在狗的身上发现了类似的事件,只要狗对着某地不安躁动的狂吠时,当地就会发生一些不可抗力的灾难。
    随后在西方的一些书籍里,祁昊天找到了更科学更物理的答案,比如某些动物对声频低于20赫兹以下的声波极为敏感,而这类声波并不能被人类听见,但却是环境大自然中产生的另一类声音,西方人管这类声音为次声波。
    而某些次声波对人的体能会产生很高的伤害性,因为它们的振动频率和人体内部器官振动频率相近,甚至相同,这样就会同人体器官产生强烈共振,从而造成严重的损伤。
    次声波不仅能干扰人的神经系统,更严重的还会造成人的昏迷或是死亡。
    周敏所说的话,以及她所感到的头晕、恶心、想吐,以及心情烦躁不安等等现象,都让祁昊天脑子里突然窜出关于次声波的一些信息。
    按常理来说,除了个别的动物对次声波敏感外,人类应该是听不到次声波的,但凡事无绝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也许周敏恰巧就是其中的罕见‘奇’人,又也许她现在不是听到,而是比他或是其他人对次声波更敏感地感受到,更也许,这是专属于周敏第六感直觉的特别。
    但不管是哪种,祁昊天都没发觉,他现在对于周敏所说的话,下意识的选择相信,并没有刚开始的那么排斥,虽然他的理智极力想要推开周敏带给他的种种潜移默化的改变,可心却因为一系列突发事件和周敏时不时表现出来的‘愚蠢’和‘恬不知羞’的依赖不断触发悸动。
    那种悸动,并不是理智可以干预以及阻止。
    就像人,始终都是向往温暖,哪怕他早已习惯冰冷和黑暗·····
    所以,这里有什么东西在发出类似次声波的声音,并让周敏敏锐的第六感和身体的本能不适发觉到了····
    祁昊天眼神逐渐冷漠下来,周敏此时却已经难受的双手捂住了耳朵,咬的嘴唇泛白,浑身冷汗淋漓,“昊哥哥···好疼,好吵····呕····”
    周敏突然干呕起来,身体软软下滑,被祁昊天腰间的大手紧紧搂着才没有直接摔下椅子去。
    祁昊天低头不知在想什么,似乎从刚刚开始,6号和2号就再也没有发出过声音,整个空间除了刚刚他和周敏的小声低语外,再也没有其他人的声音,连惨叫都没有。
    祁昊天双眼在椅子四周的黑暗盯着看了一阵,放空身心,侧耳倾听,静谧的环境下,除了怀里周敏不断干呕和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外,他终于隐隐发觉了一些异样,比如,椅子周围一种类似什么东西在地板上轻轻摩擦的声音和头顶的墙壁上有什么东西在不断蠕动的响动。
    声音细微,不仔细听,怕是听不到一丝异样····
    祁昊天搂住周敏的同时,将匕首换到另一只手中,然后不动声色地从腰后拿出手电,打开手电的刹那,一束白光刷地照亮了祁昊天四周的黑暗,不仅看清了怀里冷汗淋漓,脸色惨白的周敏还看清了椅脚旁6号惨白扭曲直勾勾带着怨恨目光的双眼。
    无穷黑暗的空间里,6号贪婪又怨恨的匍匐在木椅脚凳旁,想靠近却又忌惮着什么,腰部以下的位置隐在黑暗之中,似有什么在他腿上不断蠕动,可他却执拗的仰着头,顶着惨白的面孔直勾勾又带着痴迷的看着椅子,仰视又愤恨的看着站在椅子上的祁昊天和周敏。
    周敏想要低头,却被祁昊天捂住眼睛,冷冷的说道,“脏,闭眼。”
    可他自己却异常冷静的和6号怨毒的眼神对视着,心脏的跳动没有丝毫改变,似乎这样恐怖又恶心的画面并不能震撼到他。
    “还给我。”6号的声音像是极力压制着某种疼痛,变得尖利而嘶哑,向祁昊天和周敏的位置伸出手。
    捂住周敏双眼的手,其实并不严实,周敏透过祁昊天捂住她眼睛的指尖缝隙里看见那双伸向他们的双手,像是被什么动物啃得参差不齐,血肉模糊,白骨森森。
    浑身一僵,祁昊天立马就感觉到了,将周敏翻身,按住她的头,让她埋首胸膛。
    祁昊天对于那双极力伸向他们的手视而不见,拿着手电,极为平静的向四周一扫,一张张骇白的人脸,密密麻麻蠕蛹在黑暗之中,攀爬在墙壁之上,还真如周敏所说,挤满了房间,像蛇群群交般,下半身层层叠叠的交缠在一起打着结。
    还有一些不人不蛇的东西,长长短短粗粗细细,像是用无数老弱妇孺的身体和蟒蛇简单粗暴的拼接再一起正猫森森的匍匐在6号的腿上,贪婪的进食。
    诡异骇人布满奇怪鳞片的人脸,两只眼白只有野兽的兽性,再也找不到丝毫生而为人的人性。
    啃食6号的那一推不人不蛇的东西,张着塞满一团团血肉的大嘴,浓黑的血渍,蜿蜒地顺着嘴角留下来,恶心的令人森冷。
    这就是这间旅馆藏着的秘密吗?
    这就是樱花国突然放弃一切努力,离开相城甚至华夏的原因?!
    这就是这间旅馆前生属于某种生命研究诊所一直暗中搞得东西·····
    研究新物种?还是在嫁接人与兽可行性?或是想要返璞归真,真的把传说中的女娲造出来不成····
    不过看来,是失败了····
    那一群群类似杂交而出的东西,只有野兽的本能再也没有属于生而为人的思想就能看出,旅馆四周那一座座坟墓怕都是这些东西失败后的墓碑。
    还真是让他,惊喜啊!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89<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茶蘼)|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нāìㄒāηɡSんǔщǔ(んāì棠圕楃)っ℃OΜ/590836/articles/8361921
    ドーナツ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89
    不过‘惊喜’之后,更大的疑惑困扰着祁昊天,这些不人不物的东西,这家旅馆的老板娘又是怎么圈养起来的·····
    4号和秦中雁的话,突兀的出现在祁昊天脑子里,那关于1号房间里的传闻,还有吃饭时间,老板娘刻意忽略一号房间的举动。
    看来,一号房间里,老板娘的母亲,才是这间旅馆更加恐怖的存在吧。
    手电的灯光让黑暗中的那些东西似乎产生了共鸣,那一张张长者鳞片的脸,缓缓的扭动着自己身体,这种扭动不是左右偏动腰侧,而是上下蠕动,想要从地上直立起来。
    上半身的人类躯体向着上蠕动时无法控制平衡的向左偏移,下半身的蛇尾在地面摩擦时的不灵活向右扭曲,这样的角度和动作,换到一个正常的爬行动物身上,就像是扭麻花一般,但如果由人类和蟒蛇嫁接后的身体做出来,却带着极度诡异的扭曲感。
    就好像这具身体并非由背部脊椎控制,而是以蛇尾在支撑,它扭动身体时的不协调、不灵活的颤动,就像是一条巨蟒想要学人一般,站起来走过来的扭捏。
    而它扭曲的动作并没有停止,在越过了蛇类可以达到扭曲的极限,像是要把自己腰部那缝合位置的地方彻底扭断成两半才肯罢休般的自虐后,它才舒服的勉强找到了一个古怪的平衡点,歪歪曲曲的直立起来。
    周敏埋首在祁昊天怀里,偷瞄手电照射的地方,看得整个后脖颈都起了鸡皮疙瘩,然而这张惨白带着鳞片的脸却似乎感觉不到身躯扭曲带来的疼痛,盯着手电散发出来的灯光,诡异的笑着,不断蠕动的想要靠近灯光的位置。
    恶心的是,房间里密密麻麻的这种物种,扎堆的往他们的位置移动,蠕动,爬行的同时,他们脸上的皮肤流出一种古怪腥臭的黏液。
    照理说这些东西已经不算是人,也不能算作蛇,如此嫁接过后的物种,不知是不是已经产生变异,毕竟如果只按照蛇类的本能话,它们应该不会对光产生共鸣也不会聚焦到刻意静止不动的物体身上才对。
    因为蛇,不仅睁眼瞎,还是天生的聋子。
    蛇类感受外界的方式主要是通过震动,嗅觉和它们天生对热的感应系统。
    所以对于绝对静止的物体它们是很难发觉探测的,相对的,对于运动的活物,却是天生的猎人,侦测的好手。
    即便在完全黑暗的状态下也可以完美的狩猎它们看中的猎物。
    但此时,祁昊天看着那群似乎看的见,对光产生共鸣的物种,不由得皱眉。
    嫁接之后的这些东西不止丢失了人类的人性怕在兽类本能上也扬长避短融合了人类的某些性能,比如视觉····
    “昊哥哥,它们靠近了。”周敏浑身发麻,却依旧不得不惊声叫到。
    祁昊天抬头看向那些东西,眼神锐利,而6号却在此时发出古怪的笑容,盯着祁昊天恶意满满的扭曲,“哈哈哈,你们逃不了的,谁都逃不了!”
    “昊哥哥。”周敏因为6号的话以及那不断接近他们的那群东西,浑身都不舒服,而且即便现在,那让她恶心头疼的感觉依旧没有间断,反而越来越严重。
    尤其是那群东西的靠近,却只是围在椅子四周却不轻易靠近,似乎椅子上有什么东西让这些东西忌惮,可周敏心脏挤压的感觉,耳鼓的刺痛,都让周敏窒息,嘴唇咬出血,止不住的颤抖,异常难受。
    “昊哥哥····那里,那里····”周敏浑身颤抖,恶心的不断干呕,浑身温度突然升高,开始发烫,祁昊天知道,绝对不能被动的一直待在这里,否则周敏必死无疑。
    而且,虽然此时这些东西好似不敢靠近,但这种不确定的‘暂时安全感’却让祁昊天无法绝对放心,总觉得哪里很违和,尤其是6号恶意满满的怨恨之语,无一不让祁昊天眼神越发森冷。
    耳边突然响起刺痛般的异响,让周敏倏然抓紧祁昊天的衣襟,颤抖的伸手,拉回祁昊天的注意力,指着之前2号被祁昊天踹飞进去的地方,“走,走·····2号····2号····”
    混沌的意识,让周敏脑子越发不清晰,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只是感觉自己的灵魂在被什么拉扯,那里面有什么声音刺耳的让心脏突突的跳动挤压的快要爆炸。
    周敏惨白的脸色让祁昊天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将周敏紧紧搂紧,按在自己怀里,冷峻精致的容颜,不自觉的充满了戾气,靠近周敏耳边,“周敏,你要死了,我就拿你喂蛇。”
    祁昊天自然听清了周敏的话,虽然周敏的话断断续续,没什么条理,可祁昊天却奇异的听明白了周敏想要表达的意思。
    2号从被他踹进去探路后,至今没有丝毫动静,这种情况,只要三种情形可以解释,要不就是已经死了;要不那里面有路,被他一脚踹飞的2号很幸运的直接以身体砸开了那条路,跑了·····
    还有一种,他被踹进那间房时,运气很好的沾上了这些东西的气味,让他躲过致命一劫的同时也发现了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他消消躲在暗处蛰伏,准备对他们出手。
    用他们引开这些恶心的东西,然后他才能找到机会逃走····
    6号和这些东西因为是这间旅馆的‘老客人’,所以椅子上的东西或许对它们有短暂的震慑,可2号这位新晋升的房客,可来不及让老板娘对他进行改造,对旅馆的了解,老板娘怕是也就简单的对这个2号说的很少,所以在某一方面来说,这个所谓2号新房客,怕也是老板娘准备给某些东西的食物之一。
    但如果2号能在有限的信息中用自己的能力活下来,那么成为真正2号房的住客,对于老板娘来说也不是不行。
    毕竟,这一次的食物,已经很多了····
    周敏对于祁昊天类似威胁的言语,心中很是无语,死都死了,还怕被喂蛇吗?
    不过,祁昊天这么说,到底是希望她死,还是想要她活啊!
    NΡO18.℃Oм

章节目录

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周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敏并收藏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