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静先是一愣,跟着用力甩动着胳膊。
    “你滚开,我不需要你,别抓住我……”女孩叫喊着,身体往前挣。
    一只手眼看着,就要被甩开,赵猛急了,立刻上了另外一只,两只一起用力,一把将女孩拉入怀中。
    突来的禁锢,令其无所适从。
    毕竟前面,人声鼎沸,热闹非凡,那是母亲的婚宴。
    “你放开……”她的脸色越加苍白。
    目光直勾勾的瞪着对方,厉声命令。
    “不放,你这样去,大家会怎么看,怎么说?”赵猛说话间,突然放松了怀抱,双手抓住了其臂膀,用力摇晃。
    女孩的脑袋前后摆动。
    有些难以自己,脑袋晕晕乎乎,她气得只翻白眼。
    “什么怎么说?我连哭泣的权利都没有了吗?”其实余静并没那么傻,带着个红眼圈,出现在众人面前。
    她会低头走路上楼。
    总之尽量不被其他人看到。
    但赵猛却不这样想,他害怕其搞砸姐姐的婚礼。
    “静静,你懂点事,姐姐也不容易,你这样会让她难堪的,今天大好的日子别闹了,你以后有什么不痛快,冲我发泄好吗?”男人哀求着。
    女孩嘴角微微上翘,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冲你发泄?有的事情,你恐怕承担不起,你放开我……”她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独自咽下的苦果。
    那个未出世的孩子,血块从下体流出的猩红色泽。
    还有那难以言喻,肉团从身体剥离的痛楚。
    她感到一阵阵的窒息,突然抬起手臂,狠狠的抽打在了舅舅的面颊上。
    这一下猝不及防,别看赵猛如是说,真被动手,本能得做出防备,扬手将攻击抵挡了大半。
    可又犯了怯。
    毕竟话才刚说完。
    “冲你来,冲你来,你让吗?你说谎,你就是个骗子。”余静没能完全得逞,打在胳膊上,开始不满意的大呼小叫。
    赵猛面色也难看起来。
    “今天是好日子,别在今天动手,就算我求你了。”男人弱下声调。
    女孩摇头:“你们的好日子,都是我的灾难日。”
    随即深吸一口气:“不过,以后也没什么能伤害的了我,都已经过去了。”
    她双眼黯淡,好似松了口气,又好似自演自言,有点魔怔。
    赵猛心如刀割,他属实不理解对方了,为什么要钻牛角尖,前一刻还好好的,父母都在婚。
    她难过也是理所应当的。
    但绝对不能在场面上出错,只会贻笑大方。
    男人思忖片刻,突然抓住了女孩的手,对方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你干嘛?”
    下一瞬,赵猛抓住她的手,使劲往自己脑袋上拍。
    “你想发泄,好,那就打吧,往这里打……”说话间,假以余静的手,往头上招呼。
    舅舅身材高大,微微低头,尽管如此,够起来颇为费劲。
    对方施为,她呢,完全被动,女孩不喜欢被别人强迫,所以抿着小嘴,用力想要抽回手臂。
    可赵猛执意如此。
    说她疯了,他何尝不是如此。
    多日来积压的烦闷,好似在这一刻爆发了。
    女孩蜷缩起来拳头,以示抗议。
    但还是落在了对方的脑袋上,皮肉有点疼,想来用了力气。
    “啊,放手,你赶快放手,你这是干嘛啊……”余静被动的,被人摆布,拳头痛的要死。
    她开始针扎火燎的叫唤,正在此刻,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叫。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尖细的女生,刺激着两人的耳膜,没人喜欢这个不速之客,可以说非常厌恶。
    曹琳坐在桌旁吃饭,起初其他亲戚还来攀谈,见其话不多,也就算了,自顾自的聊起天来。
    女人坐在那里,听着家长里短,只觉得呱噪。
    乡下人就是乡下人,聊得都是些什么东西?丢了个芝麻,捡了个西瓜,或者干了什么,又得了什么东西。
    还有谁家的猫狗下了崽子,谁家的孩子成绩如何。
    以及谁和谁又有了过节,一点营养都没有,她无聊的要死。
    幸而饭菜端了上来,15个菜,卖相一般,但农村的流水席,自有它的魅力所在,俗话说的好,人多吃饭香,也是这个道理。
    女人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着。
    可没过多久,一盘肘子肉,便只剩下大骨头,鱼倒是没什么人动,听说不太好吃。
    而其他的菜下去的非常快,眼看着自己爱吃的肉段,只剩下几块,曹琳犹豫着,是否要夹一块到碗里。
    正在此刻,一个40多岁的妇女,伸长了筷子,将那一块夹起来,看了看,又放下,她似乎嫌弃肉块有点小。
    曹琳愕然,顿时失去了胃口。
    心想着,筷头子乱飞,不怎么卫生。
    但等了大半天自己也饿了,没吃饱,这要如何是好,半路再找家饭店吗?所以眼睛开始不自觉的望向丈夫那一桌。
    目光落空了,座位上空荡荡的。
    宴席分餐,尽管是自己选座位,然而大家都非常自觉,按性别落座。
    难道是去厕所了,女人如是想着,但10分钟过后,还是没回来,她的心理打起了鼓。
    又等了几分钟,眼看着有人吃完饭,下了桌,赵猛还没回来,便再也坐不住了,连忙起身,往屋里去了。
    转了两圈,没发现人,顿觉纳罕。
    这里的人,她谁也不认识,可为了寻找丈夫,只能勉为其难的开口。
    随便喊住一个厨子那边的人,问他,有没有看到赵猛,对方摇摇头,他只是来挣钱的,对人并不了解。
    女人道了谢,琢磨着,哪个人比较像邻里呢。
    接连问了两个,终于有了眉目:猛子,好像去后院了。
    曹琳纳罕,急忙来到了角门处,拉开后走过去,没走两步,便听到了争吵,是个女孩的声音?
    仔细辨别?是这家的孩子吗?
    后面则是丈夫的?两人言语似乎不愉快,什么打呀打的,什么骗子之类的?
    女人加紧脚步,绕过墙角,便看到了,果树里,有一些不和谐的场面,她也没多想,以为是舅舅和外甥女起了冲突。
    尽管如此,丈夫也不该被揍?
    她护短,先是喊了一嗓子。
    两人迅速分开,女人也飞快冲将过来。
    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看着两个人。
    赵猛满脸铁青,而余静呢,眼睛红彤彤,两人皆是望向了她。
    “你怎么来了?”男人的语气不好。
    “我怎么不能来,这到底是咋回事?”她对女孩的哭泣,很是不理解,难道是丈夫欺负了对方?
    男人烦恶的皱眉。
    “你别管,你回到前面去,小孩子不懂事,跟我发火呢。”他想也不想如是道。
    余静登时炸毛了,大声喊道:“谁不懂事?我家的事,你少管。”
    女孩小嘴纷飞,气势十足,没有丝毫的客气。
    “到底咋回事,一家人,有事坐下来好好商量。”曹琳自然想帮丈夫说话,心理又压不住好奇。
    毕竟方才都动起了手。
    “要你管啊,我舅说了,让你滚。”余静面色阴沉,嘴里更是刻薄。
    女人没想到,对方会骂自己,当即气得瞪大了双眼:“我是好心,你怎么说话呢?怎么这么刁蛮无理?”
    “我啥样,用不着你管,还是管好你的丈夫吧。”说话,意味深长的瞥了眼男人。
    赵猛好似被针刺到似的,眼神一闪,厉声呵斥:“你胡说什么,也不看看场合和日子。”
    女孩愤愤不平,撅起了小嘴。
    “这孩子,到底会不会说话,简直没教养。”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曹琳本身也不是善茬。
    这话似乎踩中了女孩的痛脚。
    “你有教养,别在别人地盘大放厥词,哪里轮得到你插嘴了,这是我们家的事,你个外人,胡说八道什么?吃完了吗?吃完了就滚。”余静对其厌恶毫不掩饰。
    女人气得双眼微红,看了看丈夫,又瞧了瞧女孩。
    赵猛眼球里布满了血丝,觉得外甥女不可理喻,又不敢深说,生怕其爆发出来,引起不必要的事端。
    毕竟两人的秘密,如此不堪。
    “你倒是说句话?”曹琳急得直跺脚。
    她不屑于跟个小丫头犯太多口舌,可丈夫应该站在自己这一边。
    余静昂着头,挑衅似的盯着男人,两人都冲他运气,赵猛的额头直跳,他是得罪不起外甥女的。
    “好了,别吵了,散了吧。”说话间,单手抓住妻子的胳膊,往回带。
    扭头又给了女孩眼神:“你给我在这里反省。”
    “你,你……你……”曹琳气得嘴唇发颤,他以为丈夫会斥责这个泼辣的丫头,没成想,他轻描淡写的过去了。
    让其顿觉失去颜面,以后还怎么进这个家门?
    被个小丫头,大呼小叫的臭骂,着实委屈。
    余静看着两人拉拉扯扯的从视线里消失,脑袋里绷着的弦再次断裂,舅舅还是跟着那个女人走了,果真没错。
    男人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只想着跟你上床,下了床,又是另一幅嘴脸和光景。
    说什么会对自己负责?怎么负责,倘若妻子和自己让舅舅选的话,眼下,对方自然会维持婚姻了?
    自己算什么?见不得光,又不能传宗接代。
    好在,自己认清的早……
    绝尘而去
    曹琳被气得脸色发青,回到前面落座后,越想越不是滋味,这个家里的人,对自己也就那样,不甚热络,以后还是少来为妙。
    其实也不想来的,这是没法子。
    饭菜自然吃不下去了,坐了片刻,曹琳拿起手机,给还在那边吃饭的男人,发去了信息。
    大意是要赶快回去。
    赵猛收到后,瞧了瞧。
    扭头转过脸来,便看到曹琳正在那边给自己使眼色。
    男人摇摇头,那意思,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
    女人气得嘴角抽搐,连忙低头,生怕别人看出自己的窘境。
    男人坐席要比女人慢,因为男人要喝酒,女人多数不会,所以曹琳这桌人都走光了,赵猛还没从那边下来。
    女人忍无可忍,立刻走过去。
    大家推杯换盏,看到她过来,停了下来。
    目光灼灼的盯着女人,不知发生了什么。
    “把车钥匙给我!”女人冷冷道。
    “你干嘛?”赵猛下意识问道。
    “我要回去了。”曹琳如是道。
    赵猛张了张嘴,意识到场合不对,众人的眼睛都盯着呢,立刻起身离开,将女人拉到旁边说话。
    “你这是干嘛,那一桌都是我家亲戚,席还没散呢?!”他也气不打一处来。
    “我没办法忍了,这个破地方,我一刻也待不下去。”曹琳气咻咻的说道。
    “因为余静吗?她只是个孩子。”男人不赞同。
    “孩子?都多大了,我可没义务总让着她,你没看出来吗?她就是看我不顺眼,连人话都不会说。”女人声音尖细。
    “……”赵猛从鼻孔里喷出气息。
    “就算她不对,你也不能计较。”赵猛教训道。
    “哼,我也有底线,她算老几,我可不受气。”曹琳愤愤不平,不吃对方那套。
    男人没办法,愁眉不展,进而开始低声下气。
    “行了,别这样,再等我一会儿。”他好言相劝。
    女人趾高气昂,没有理会,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你和她到底怎么回事?”
    听到妻子的质问,男人心理一突,面带惊慌。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他结结巴巴道。
    “她说你是骗子,骂你。”曹琳指出问题所在。
    赵猛下意识的挠了挠头皮。
    故作无可奈何和委屈道:“还能怎么回事,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也知道,孩子任性,我也只能让着点。”
    曹琳撅起嘴。
    “都那么大了,就知道给大人添乱。”女人没有细问,很是相信丈夫的话。
    她嘟嘟囔囔,男人左右张望一番。
    想要给女人做个安置,进屋去吗?里面的人,她也不怎么认识。
    母亲忙着跟家里的老亲攀谈,而姐姐呢?单位的人先不说,那个丁勇可是跟屁虫,走到哪里人到哪里。
    简直一副没了女人活不了的架势。
    他着实看不上眼。
    “行了,别啰嗦,忍忍吧。”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递了过去:“你先去车里呆着吧。”
    曹琳立刻接了过来。
    “那你可快点。”
    “知道了,你别催我,回去也不是没事吗?”赵猛反问道。
    “没事,是没事,但在这里我别扭。”曹琳本还想说,自己没吃饱,可想想还是算了。
    看到丈夫再次回到席间,跟其他人谈笑风生,女人瞪了他一眼,拿着钥匙来到A8车前,打开后坐进去。
    因为闲着无聊,索性拿起手机,拍了几张图片。
    经过整修,老宅焕然一新,你还别说,有模有样。
    而农村的流水席,对于没怎么参加的人来讲,也是新鲜。
    选了两张,还算不错的,发到朋友圈,很快便有人回复。
    问她去了哪里,夸赞照片不错的都有,女人摆弄着手机,时间过的飞快,一抬首,瞧见赵猛还在喝。
    脚边摆了10来个酒瓶子。
    桌面上的菜倒是没下去多少。
    还真是喝酒居多,男人们各个面红耳赤,大声说话,大口喝酒,气氛热烈。
    女人又看了眼时间,11点开席,到现在已经2个半小时了,还没下桌?这是要喝到天黑吗?
    她不自觉的翻了个白眼。
    低头继续鼓动手机,又过了不知多久,那边依然如故。
    其他桌已经撤了,只有两桌,上面坐的是老亲,也就是实在亲戚,比较直系的亲属,不肯散席。
    女人暗骂,乡下此等陋习,简直没完没了。
    她没注意到的是,丁勇也加入了进来,新郎官忙了大半天,根本没怎么吃饭,光敬酒了,如此落座,也有熟识亲戚的因素在里面。
    4个小时过去了,大家喝的双眼发直,端杯子的手都要不稳了。
    赵猛这才张罗着散席,雇佣了出租,将老亲们送回去。
    末了,厨子带来的桌椅板凳终于全部装车,院子被打扫干净,酒席总算落幕,此刻喧闹停止,大家难掩疲惫。
    本来男人想回去的,可酒喝的太多无法开车。
    跟女人商量,住上一宿,对方怎么肯呢?大呼小叫道,如果你不回去,我自己走。
    赵猛也来气,外甥女因为姐姐结婚的事,受了刺激,他想找机会安抚,再者也要跟丁勇叮嘱两句。
    姐姐婚姻不幸,可不能重蹈覆辙。
    眼下家里只剩下,他一个男丁,家庭的重担,必须得扛。
    跟曹琳的小家,怎么能有这边的大家重要呢?他的心中自然有杆秤。
    女人对其做法,非常不赞同,等了这么久,居然说留就留,好,你想留便留,我要走,说话间,按了一键启动的打火按键。
    赵猛愣住了,立刻抓住车窗。
    玻璃早就降了下来,很有余地。
    妻子正在气头上,也不怕伤到他,脚踩油门,赵猛整个人被甩脱开来,对方开着A8,无论他怎样呼喊都无济于事。
    男人气得七窍生烟,对着绝尘而去的车,虚空踢了几脚。
    此刻,屋里出来了老太太和姐姐,两人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一幕。
    原本以为两人在说话,没成想,曹琳居然溜了。
    “这咋回事?”老太太冷着脸。
    “妈,没什么,她要回去,明天早上有事。”赵猛敷衍道。
    “我看她来,就没什么好脸色,我们家谁怎么着她了吗?”老太太愤愤不平。
    觉得女人中看不中用,很不识大体。
    亲戚和朋友主动找她说话,也是扭捏。
    “没有,她只是累了,心情不好。”男人想要解释,可越说越乱。
    “哼,累什么累,她可没伸手帮忙,就是没瞧得起我们家,可为什么要来呢?”老太太发作了起来。
    恰好雅琴看不过去眼:“妈,你说什么呢,今天咱们不生气。”
    同为女人,她也看出,弟妹在闹脾气。
    本以为跟赵猛有了龌龊:夫妻之间吵吵闹闹也没什么。
    “……”老太太叹了口气,闷闷不乐:“就她这样,我去了你家,还要看她的脸色,我能去吗?”
    其痛心疾首的高呼。
    赵猛摸了摸鼻子,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雅琴立刻拉着母亲,往屋里走:“去,去哪里?您就在家呆着得了,以后有您享不尽的福气。”
    男人看着两人的后脑勺,心理乱七八糟。
    余静明显不开心,他担心对方,唯恐其干什么啥事。
    如今有个风吹草动,自己的心便要提起来,想来是太在意对方。
    时间尚早,喝了许多酒,晕晕乎乎,还是上楼休息一下,再说吧。
    夜幕降临,余静躲在房间内一直没出来,她躺在双人床上,看着头顶的水晶灯,心中百感交集,想了许多,又好像沉淀了许多情绪。
    房间要比原来漂亮。
    大飘窗镶嵌着大理石,门也是防盗的。
    室内铺满了浅黄瓷砖,在门的旁边,则是浴室,不大,但五脏俱全,什么都有,她明白舅舅的私心。
    不光为了自己住着舒服点,还要享受便利。
    七点半左右,门外想起了敲门声,女孩一个激灵坐起来,大声问道:“谁?”
    “是我!”赵猛的声音。
    余静愣住了:“你不是回去了吗?”
    她下意识就认为,对方要走的,因为曹琳来了,两人就该走。
    下面的一幕,她根本没瞧见,从后院回来,就躲进屋里,没出来。
    姥姥和母亲都没发现自己的反常,或者说,忙碌过了头,都忘记了。
    短暂的沉默后,男人并没有回答,反而要求其开门,余静抿了抿嘴角,道:“我累了,要睡了。”
    “才几点,我想跟你谈谈。”赵猛说道。
    “没什么好谈的,先前的话,我不想重复一遍。”女孩非常绝情。
    “你马上要中考了,咱们得谈谈,后续怎么办?”赵猛找了个由头。
    余静不吭气了。
    “还能怎么办?到时候我去住宿。”她似乎下定了决心。
    “住宿?多拥挤,一个小破屋8个人,还要自己洗衣服,洗澡也没地方,你确定你能行吗?”赵猛故意把困难摆上台面。
    女孩愣了下,咬牙道:“我能行。”
    “冬天手能给你冻掉,别任性,把门打开,舅舅有话要说。”赵猛好声商量。
    任性
    赵猛在外面站了很久,苦口婆心的劝说,可根本没用,女孩打定主意不开门,末了,男人没法子,只得走开。
    忙碌了一天,也该休息了,可很快他想起,外甥女似乎没吃什么东西。
    赵猛的流水席,这一桌吃的尤为长久,到现在都不饿,而余静呢,中午饭似乎都没吃,及至到了晚上,她不会饿吗?
    心下微动,男人迅速从房间出来,下了楼梯。
    恰好看到母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眼呆滞无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动静后,用手抹了抹脸,赵猛敏感的意识到,老太太的情绪不对头,立刻走了过去。
    来到近前,才发觉其双眼红通通的,显然哭过了,男人抿了抿嘴角,在其身旁落座,开口道:“妈,去我家住些日子吧。”
    母亲摇摇头。
    “我哪也不去。”
    她的声音有气无力,带着一丝沙哑。
    “如果,如果您不喜欢我家,就去外面旅游,我上次度蜜月,去了秦皇岛,那里风景不错,还有一家5A级的养老院,非常棒。”
    接着说起了养老院的特点,占地广袤,离海边近。
    环境优美,还有一些不常见的动物,供大家观赏,最重要的是收费合理,伙食不错。
    “妈,你去吧,正好这个时候去,那边气候不冷不热,再者,养老院天南地北,很多老太太,打打麻将,跳跳舞,特别悠闲自在。”赵猛极力劝说。
    母亲兴趣缺缺:“那得多少钱。”
    “不贵,连吃带住,朝阳房间1700,阴面的1500,两个老人一间房。”男人给她耐心介绍。
    老太太歪着脑袋,想了想。
    “是挺便宜的,可静静马上要中考了。”她嘟囔着。
    “不是还有我姐和我呢吗?”赵猛挺了挺胸脯。
    母亲冷哼:“你姐?你姐就算了,我看她啊,以为孩子大了点,就开始撒手了,如今新婚,哪有心思照顾孩子。”
    接着叹气:“至于你?你也忙我知道,不想给你添乱,我呢,能动一天就是一天,谁也不喜欢,就爱我的外孙女。”
    她也就那么一说,实际上她的心理装着所有人。
    赵猛听其对姐姐意见很大,也不知如何是好。
    随即深吸一口气,想到了个折中的法子:“喏,你看,你若是担心静静,我给她雇个保姆怎么样?”
    男人煞有介事。
    老太太当即面色微变:“你钱多烧的是吧?”
    赵猛苦笑着摇头:“也不是,静静到C市上高中您也不能跟去是吧,我寻思在这边物色一个,到时候带过去。”
    他倒是想要找个老实本分的。
    可话出口,便觉得不对。
    自己也要去的,住家保姆,多有不便。
    “到时候在说吧。”老太太撇了撇嘴角,还是懒得动。
    “别到时候再说,您现在不走也成,等静静中考完,您出去可以吧,如果您觉得无聊,我让老姨陪您去,怎么样?”赵猛提议道。
    赵猛就是觉得,母亲活了大半辈子,什么世面都没见过。
    如今老了,在不出去走动,以后的机会更少。
    他也有钱,有能力,让母亲得到更好的赡养,所以才会如此劝说。
    “啊……那又不少钱?!”老太太感慨。
    她的心思活络起来,起码也算有个伴。
    “钱不是问题,您别担心,以后都别担心。”赵猛言之凿凿。
    “你啊,我知道,现在长本事了,可也要悠着点,将来有了孩子,开销大着哩,C市可不比这里,物价高。”
    见其又为自己操心,赵猛无奈的点头。
    “那就这么定,我先给你们预定房间。”话音落,赵猛立刻起身,老太太张张嘴,想要拒绝,可看到儿子严肃的面容,便没说什么了。
    男人暗自松了口气,转而去了厨房。
    老太太纳罕:“你去干嘛?”
    “我看看家里还有什么东西,我给静静做点饭,她一天,都没怎么吃好饭了。”赵猛头也不回,扎了进去。
    老太太眨巴着双眼,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起初还能看到孩子在说笑,后来人就不见踪影,想来,她也是强作欢颜。
    不禁叹了口气:“哎,这个家,就这么散了,又拼凑起来,但一切都跟原来不一样了。”
    她小声感慨,生活的波折。
    随即从沙发上起身,回到房间,从老箱子里,翻出自己的糖纸,专心致志的摆弄起来。
    而此刻,楼上的洞房内,新人你侬我侬,赤裸着身体,抱在一起,共赴巫山云雨,自成幸福的小世界。
    余静呢?躺在床上在发呆。
    赵猛则在厨房忙碌起来。
    男人啥都会干,只是对家务这一套懒的费心。
    先是打开冰箱,发现了许多剩菜:农村坐席,吃不完,很多人打包回家。
    这个习俗延续到了城镇,今天就有很多人,用塑料袋,将没吃完的东西,拎回去。
    而赵猛家冰箱里,尤为多,作为雇主,剩下些许食材是常事,而没吃完的菜,收起来,无可厚非。
    都是些比较硬的菜。
    肉食偏多,几样混合在一起,那味道,难以言喻,总之闻起来很香。
    赵猛索性做了个烩菜,回锅肉,红烧肉,干豆腐炒辣椒,还有青菜等,好多样东西一起放入锅内。
    跟着翻炒起来,片刻香味越发的浓郁。
    使劲往鼻孔里钻,男人连忙找出盘子,装起来。
    跟着又将鱼肉炖了炖,鱼呢,做的时间越久越好吃。
    20分钟后,两样东西摆上了台面,男人又炒了饭,接着满意一笑,但忙碌过后的厨房,略显狼藉。
    别的不说,油腻的污点到处都是。
    赵猛可没那个耐心收拾索性不管了。
    端起了吃食,小心翼翼上楼,及至到了女孩门前,轻轻敲了敲。
    “静,开门,我给你送吃的来了。”男人朗声道。
    女孩听闻此言,枕头上的脑袋偏了偏。
    他不说,自己还没觉出饿。
    “不用了。”余静不想动。
    “别任性,一天没怎么吃东西,饿坏了怎么办,赶快开门,你闻闻,可香了。”赵猛用力拍门。
    女孩抽了抽鼻子,被香味诱惑的,坐了起来。
    死缠烂打
    余静有心不理舅舅,可挨饿的滋味太难熬,索性下床,来到了门前,迟疑着伸出了双手,下一刻,房门打开。
    露出男人那张英俊的面容。
    对方心理松了口气,外甥女还没那么任性。
    他笑容满面的进来,将吃食放在桌面上,女孩跟在后面,瞟了眼:“这都是啥?”
    共计两大海碗,一个里面啥菜都有,另一个则是鱼。
    “坐席剩下来的菜。”赵猛心情似乎不错。
    顺手拉过来一把椅子,示意女孩坐过去。
    余静照办,赵猛转身出去,随即端了1碗米饭进来。
    递到了女孩的手边,余静抿了抿嘴角,不动声色吞咽口水。
    你还别说,看着不怎么样,闻起来很香,随即用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
    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味道,吃进去了杂七杂八的汤汁,自有一番风味,口感还算不错,亦或者自己真的饿狠了,吃什么都香。
    “你不吃吗?”女孩一下子吃了半碗米饭,才想起来问舅舅。
    赵猛摇头,随即解开了一个扣眼的皮带,松了松皮肉。
    “中午饭吃完都下午三四点了,还不饿。”他如是说道。
    女孩看着他的动作,略微皱眉,也没多管,兀自吃了起来。
    很快一碗米饭下肚,男人关切的问她,还要吗?余静摇头,将碗筷一推,拍了拍肚皮。
    “饱了!”跟着也没动,低头看着饭桌。
    赵猛定定的望着她,抿了抿嘴角,明显想说什么。
    女孩等了片刻,纳罕道:“你把东西收起来吧?!”
    余静没有料理家务的意思,饭来张口习惯了,自然不会收拾碗筷,她对舅舅向来都不客气。
    多少有点依赖对方的倾向。
    “好!”赵猛明显要干点别的。
    可对方都这样说了,姑且先收拾。
    他弯腰,将东西重新放在托盘内,接着站起身来,别有深意的瞄了眼女孩的小白脸。
    余静耷拉着眼皮没反应,直到对方走开,迅速将房门关上,不屑的冷哼。
    赵猛匆匆将碗筷放下后,再次上楼,却吃了闭门羹,男人有点沮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对方用完了他,就踢开。
    “静……”男人轻轻敲门。
    “我要睡觉了,有事明天再说。”女孩冷冷的声音传来。
    男人深吸一口气:“你开门。”
    “别打扰我。”女孩依然冷冰冰的。
    “我正事还没说。”赵猛提高了音量。
    “那就明天说。”外甥女坚持。
    “明天我要起早赶回去。”男人的声音微愠。
    “那就以后再说吧。”女孩毫不开面。
    赵猛气得半死,用力拍打了两下,又怕惊扰到别人,立刻缩回了手,与此同时,来到了窗前。
    新换的三层玻璃的塑钢窗。
    紧紧上了锁,看上去非常牢靠。
    男人叹了口气,顺着玻璃望进去,便瞧见女孩翘起了二郎腿,躺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不知道跟谁在聊天。
    抬手轻轻敲击着玻璃。
    这下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女孩的脑袋转过来,看到了他后,狠狠的瞪一眼。
    男人不死心的继续敲击,笃笃笃……
    搞的对方心烦意乱,一骨碌爬起来,来到了窗前,打开了窗户。
    “你要干嘛?”余静气呼呼的质问。
    “放我进去。”赵猛嘴角挂着笑意讨好。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进来想干嘛?你媳妇呢?被你媳妇知道了,可不好,你还是回去吧。”余静本以为舅舅带着曹琳来的,会在夜晚降临之前离开。
    可对方却留了下来,还有那个可恶的女人。
    赵猛的脸面微僵,眨了眨眼睛。
    “她回去了。”
    女孩诧异非常:“那你为什么留下来。”
    她冲口而出的话,令男人的面色越发的难看。
    “我还不是为了你,我能舍得了你,我早就走了。”赵猛几乎咬牙切齿的说了出来。
    余静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啥话在这里说吧。”
    赵猛明显不乐意,可又拗不过外甥女,末了,只得妥协:“离中考也没几天了,到时候我会来陪你。”
    女孩张了张嘴,想要拒绝,可想想。
    指望不上母亲,外加姥姥年岁大了,经不起折腾。
    要知道,大热天在外面蹲守好几个小时,也是苦差事。
    自己去吗?重要的考试,难免紧张,得有个人陪伴,聊以慰藉。
    “到时候再说。”女孩没好气道。
    “还有高中的手续,到时候我会带你去办,你爸没时间。”后面的话,声音低微了下去。
    余静能上重点,完全是姐夫的功劳,至于其怎么运作的,不得而知,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很多事,余师长已经无法插手。
    眼下就他一个能办事的男人。
    “这个我知道,不用你提醒,你看着办就行。”余静声音低沉,明显情绪不高。
    “学校宿舍和食堂都不太好,所以我打算给你雇个保姆。”赵猛如是道。
    “我说了,我要住宿舍。”女孩歪着脑袋,厉声反驳。
    “别任性,宿舍根本不行,人多休息不好,不利于你的学习和成长。”男人颇有微词。
    “谁说的,我就要住。”余静非常任性。
    “这事没的商量,你妈也是同意的,你还小,该听从家长的安排。”赵猛大声斥责。
    “别拿家长压我,我自己的事,自己决定,否则这个高中我就不读了。”话音落,女孩快速将窗户关闭。
    赵猛眼看着事情不妙,立刻用手掌抵住玻璃。
    “你,你怎么这样气人?”赵猛无可奈何。
    “是你们太过霸道。”女孩撅起小嘴,据理力争。
    两人吵得面红耳赤,隔着玻璃,目光相撞,火花四溅。
    末了,男人率先收回视线,有点神经质的点头,显然被气得不轻。
    “好,这事回头再说。”
    接着突然变换了一幅面孔:“能不能让我进去。”
    他厚着脸皮,央求着女孩:“明天舅舅就回去了,我,我想你了。”
    目光粘腻,几乎生了钩子,千丝万缕的想要缠住对方。
    余静被其看的,浑身一热,双手用力,想要将窗户关死:“你走开,我不要看到你。”
    更哆内容請上:Hpo18.c+o+m

章节目录

舅舅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九五五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五五五并收藏舅舅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