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北京之后,图南彻底开始了养胎的日子,不过她这个胎养得比较非主流,由于温鼎诀的持续突破,图南的体力、耐力、五感,肌肉协调力都在持续提升,所以照样是该跑跑,该跳跳,几个男人渡过了一开始的紧张期之后,也都渐渐放松了

    图南的生活中甚至多了一个训练环节,那就是射箭,她拥有一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异常精湛的箭术,但是金乌弓非同凡响,不练不行,在特种部队的训练间隙,靳元还给图南安排了一个最合适的金牌陪练

    京郊的一家射箭俱乐部,周末时间,不断地有射箭爱好者来这里训练

    他们时不时会注意到两个不平常的人,一个男人,俊朗帅气的少年模样,眼睛极亮,手臂修长,一个女人,看起来已经怀胎六甲了,但照样能开大弓,两个人时不时有说有笑,箭术可怕到连俱乐部的教练都不敢靠近这里,怕丢面子

    因为金乌弓的体积太大,样子又太惊人,不方便带出来,图南拿着俱乐部里最大最重的弓,眯眼瞄准,开弓——

    正中红心!

    男人活动了一下肩膀,漫不经心地开了一箭,直接把图南射进去的那一支箭从中央劈成两半

    图南“哟”了一声,眨眨眼:“羽酱,很强嘛~”,她眼睛甚至没有看靶子,瞬发一箭,再次把鹰羽之前的那支箭劈开了

    鹰羽打了个哈欠:“嫂子,这里太无聊了,热身完毕,去打移动靶?”

    图南一收弓:“走吧”

    移动靶场中,飞盘以无规律的方式被机器持续抛出,图南和鹰羽持续拉弓射箭,抛入场内的飞盘几乎没有遗漏,被一个个射了下来

    两人越玩越起劲,直到两筒箭都射完了,才坐下休息

    鹰羽擦了把汗,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嫂子,你这七个多月了……这么练真没事儿?”

    图南翻过眼皮:“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你是不是怕输,羽酱”

    鹰羽:“行,那就再练一小时,这飞盘太慢了,都没有挑战性”

    俱乐部的小姑娘捡完了两筒箭,本来躲得远远的窃窃私语,这下子听见了鹰羽叫图南“嫂子”,立刻眉开眼笑,颠颠儿地跑过来,递上箭筒:“帅哥,你们是国家队吗?好强啊,比我们教练都强呢,这抛飞盘的速度其实还可以更快,只是那种死亡模式太快了,一般人看都看不清,所以我们俱乐部就取消了这种玩法,不过我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我可以帮你们打开!”

    鹰羽扬起利落的眉毛:“好啊,谢谢小姐姐~”

    小姑娘眼睛里冒出粉红的爱心,跑去开机器了

    图南在一边吃瓜,半响抛出疑问:“羽酱,按说你也是有颜值又有才华的,怎么到现在还在打光棍?”

    鹰羽立刻捂住胸口:“嫂子,这样直接问出来真的好吗?”

    图南噗嗤一笑,刚要取笑他,两个人同时一抽鼻子,直了直身子,作乖巧状

    一分钟后,靳元从走廊里拐了出来,他冲鹰羽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其实眼神根本没落在他身上,他径直走到图南身边,蹲下来,动作自然地帮她擦了擦汗

    图南笑道:“你怎么来啦?不是闭关练功吗?”

    靳元眼神沉肃:“萧玦让我来接你,他快要突破了”

    图南手里的水杯一抖,溅出几滴水:“那快点,我现在就去……”

    “不用着急,你先歇会”,靳元按着她的大腿阻止了她站起身的动作:“他刚刚感应到,劫云还没聚集起来,至少还要好几个小时,天劫才会开始,而且渡劫你也没法辅助他,一切都要靠自己,去了……也就是图个心安罢了”

    图南被按回椅子里,焦躁地搓了搓手心

    没错,四个男人里年纪最大的萧玦,在经历了一年多和图南的相处,双修之后,终于要在今天,迎来他的百年大劫了

    妖族化形之后,每百年一劫,雷劫的威力根据渡劫者的实力而不断增强,渡过了,就是更上一层楼,能再逍遥百年,渡不过,轻则跌落道阶,重则灰飞烟灭,没有任何一个大妖,敢说自己能百分百成功渡劫,这就是为什么,妖族喜欢寻找炉鼎双修,以提高自己应对天劫的成功率

    图南记得,从一开始四个妖怪接近她,就是因为她纯阴女体,天生顶级炉鼎的体质,按说,有她的辅助,四个妖怪渡劫应该都不是问题,但是直到两个月前,萧玦感应到天道持续的压力,知道自己劫数即将到来,告诉过图南,他感觉,这次的天劫并不简单,很有可能,因为炉鼎太过逆天,天道增加了劫云的数量,以平衡天道法则,威慑众妖不能过度使用炉鼎

    图南指甲嵌进掌心里,心揪地紧紧的:“我没事……你快带我过去,至少……至少在渡劫前,我得帮他调整到最好状态”

    靳元看着她的眼神,心里一叹,点点头:“好”

    靳元扶着图南起来,三人刚要离开,刚刚去开机器的小姑娘进来了,然后一眼看到人高马大的靳元,直接就定在了原地,眼睛几乎脱出眼眶

    鹰羽摇摇头,对图南说:“看到了吧?常年跟这种人混在一起,小姑娘的眼神实在是落不到我身上啊……”

    图南无奈一摇头,没了心思和他打趣,她拍拍靳元的手背:“走吧”

    小姑娘这才看到了和“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Alpha”你侬我侬的图南,立刻心碎成八瓣,她的视线再次投向鹰羽,弱弱地道:“那个……机器开了,你们这一轮也缴费了,就不玩儿了吗?下次我不在这里,就没人帮你们开死亡模式了”

    鹰羽眼神一动,其实他有些技痒,而且,对于CP粉来说,一切CP的情敌都是自己的敌人,羽酱并不care萧玦能否渡劫成功,再说了,妖族渡劫只能靠自己,谁去助攻都没用

    鹰羽小心提议:“是啊……交过费了的,不能浪费,要不大哥你们先走,我打完这一轮”

    靳元顿了一秒,眼睛看向开始抛飞盘的机器,从图南手上接过弓,试了试重量道:“一起,快点”

    鹰羽眼睛亮了:“好啊!”

    图南沦为看客,双手支着腰等待,小姑娘在她边上,不一会儿就瞪直了眼睛,她伸出食指,微微颤抖:“他……他们还是人吗?”

    图南翻了个白眼,原来鹰羽跟她练的时候还是放水了,可能只有靳元才会激起他永不消散的好胜心,和小强般不怕打击的精神吧……两个人取箭、搭箭、射箭的动作一气呵成,快到让人看不清,天空中一下子冒出的好几个飞盘无一遗漏,像断翅的鸟儿一样被不断射下,鹰羽眼睛比平常人要亮得多,全神贯注,在最后一箭,他瞅准角度,一箭穿了三个飞盘,然后长出口气,得意的眉开眼笑

    靳元惯常没什么表情,把手中的弓递给了表情震惊的小姑娘,揽着图南的肩离开了

    鹰羽蹦到他边儿上:“我就说,论射箭和狙击,我不输你!”

    靳元“嗯”了一下,按动钥匙开车门

    众人离开后,过了好一会儿,小姑娘才回神,她顺了口气,打算下楼捡箭,结果不经意地向下一看,直接惊了

    只见从二楼看不见角度的草坪上,插着一串羽箭,每一根箭上都挂着一个飞盘,这些箭全部都头朝下扎进了草地里,并且在地上规整地摆出一支箭的形状,箭头朝向正南方,犹如一个不可能被完成的奇迹

    小姑娘不明白“向南飞”的含义,只是怔怔地站在原地,久久不能言语

    准备了许久,每一个妖族都又期待又畏惧的天劫到来了,真到了这一天,萧玦反而平静了许多,像是宿命一般,如果按照实力,他已经远远超出了这次天劫的所需,但心头依旧压抑,冥冥中有种预感,这会是一次生死劫

    萧玦给靳元打过电话之后,就独自开车去了京郊,这里有一片没什么人居住的荒山,被妖族买了下来,不修建任何设施,专门用来给居住在京城的大妖们前来渡劫

    萧玦停下汽车,看守渡劫场的小妖们唯唯诺诺地为他点上烟,一脸紧张,如果这个眼镜蛇族唯一的继承人今天出了差错,恐怕他们所有人都要倒霉

    萧玦倒是淡定地呼出烟雾,品尝嘴里烟草淡淡的苦味儿,等待那个人,这一去,不知是吉是凶,不过,即使我渡不过,也有很多人照顾她了……

    萧玦自嘲一笑,心想自己可能真的年纪大了,反而多愁善感起来,真够矫情的

    他按灭烟头,猎猎的秋风吹散了几缕额间的黑发,风衣下摆被吹动,扬起弧度,萧玦幽深狭长的黑瞳化为金色的竖瞳,就这一瞬间,天地变色

    小妖们抵抗不住血脉威压和天劫的威慑,纷纷膝盖一软,忙不迭地告罪逃开了

    ΡO18丶℃OΜ

    远远地,一亮军绿色的越野车,卷起沙尘而来,萧玦闭起眼睛,鼻孔里捕捉到一抹熟悉的味道,他嘴角微微扬起,好像天地间,又多了许多颜色

    图南跳下越野车,“嘭!”地一声带上车门,焦急道:“萧玦,你感觉怎么样?”

    萧玦睁开眼,眼里的柔情让图南愣怔了一瞬间,记忆里,她还从来没见到过萧玦这种神情,或许他一直都隐藏地很好吧

    萧玦声音低沉暗哑,没有答话,转向靳元:“我和她单独待会儿?”

    靳元和即将下车的鹰羽对视一眼,重新坐回了车里

    天上的劫云渐渐凝聚,山里开始下起小雨,再过几个小时,黑云浓到极致的时候,天劫就会落下,准确无误地次次都劈中萧玦的身体

    而他本人却看起来十分平静,荒山里还有一个没塌的草棚,萧玦把图南抱进去,脱下风衣裹住了她

    图南伸手拦住:“你比我怕冷多了,你穿”

    萧玦不容置疑地裹住了她:“等下我被雷劈,什么衣服都是破布条”,他甚至板着脸开了个玩笑:“这衣服很贵,别浪费”

    图南只好坐下来,还是放心不下:“你真的没事吗?我法力很多,都给你吧”

    萧玦摇头:“会增加天劫的难度”

    图南着急:“那我……”

    萧玦把她的脑袋按进了自己怀里:“别说话,陪我一会儿”

    图南感受到不同寻常的气氛,脸埋在萧玦胸口,眼眶不争气地红了

章节目录

温鼎决 (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蜜桃成熟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桃成熟时并收藏温鼎决 (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