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年一度的苍渊秘境即将开启,得到邀请的修士纷纷前来,海主与羽夫人站在入口处,边与其他修士寒暄,边等待秘境开启的时刻到来。
    龙晋和江九晗也在,羽夫人看着自己这一双儿子,细心叮嘱道:
    “你们进去能结伴同行最好不过,若要分开须得注意安全。”
    她望着四周的修士,轻声道:“有许多人压制修为进入,虽说看在我和海主的面子上一般不会有人为难你们,但也难免有意外,你们切记,万事低调些为好。”
    “是,母亲。”
    “知道了,娘。”
    两人齐齐应了,羽夫人向天边望了望,自言自语道:“魔君倒是还没来。”
    一听到魔君二字,江九晗就想起那天七鵺疑似想杀自己的情形,他回来后问过海主和羽夫人,两人都说与魔君没仇,许是他的错觉,但羽夫人私底下又叮嘱他,魔君喜怒不定,叫他以后离魔君远些,江九晗想到自己这次要和那个魔君同时进入苍渊秘境,心里多少有点不踏实。
    不过再一想苍渊秘境里的天材地宝,他的胆子又大了起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怎么着也得进去捞点好处才行。
    这边正说着话,那边就见七鵺到了,他换了一身暗紫色的法衣,外面依旧罩着宽大的披风,手中似托着件物体,离得近了众人才看清,原来是只琥珀色的小海猫。
    林妙妙蔫蔫地趴在七鵺手臂上,从前几日暴露了身份到现在,她就没出过灵韵宫,金丹修士的体力不是盖的,哪怕是双修,她的修为还提升了一小截,林妙妙依旧浑身无力,她觉得一定是纵欲过度的关系。
    七鵺抱着她走到海主面前,与海主交谈了几句,海主将龙晋和江九晗叫来,笑着对他道:
    “我这两个儿子修为尚浅,若在秘境里遇到难处,魔君要是方便还请照看一二。”
    七鵺赤色的瞳仁转向龙晋二人,面上表情没什么变化,林妙妙却感到他托在自己身子底下的手动了动。
    男人修长的手指顺着她柔软的腹部往后,按在了她双腿间的某个地方,林妙妙打了个哆嗦,随即就感到他的手指在那儿轻轻按揉起来,她虽然现在是猫,但身体的感知还是属于人的,被七鵺这么一刺激,顿时整个身子都酥了一片。
    【七、七鵺!你做什么……】
    林妙妙传音给他,整只猫不受控制地发起颤来,那根手指在她最敏感的部位揉来按去,时而又往里面轻戳,林妙妙接二连三打了几个哆嗦,扭动着身子想要从他怀里逃开。
    七鵺抬起另一只手按在她背上,状似在顺毛,唇角扬起一个弧度,用低醇的嗓音道:
    “海主放心,若有能帮忙的地方,我定不会袖手旁观。”
    他口中与海主交谈,向龙晋二人点头示意,江九晗原先看见他还有些发怵,但见他表现如常,再没有上回那般的杀气,又稍稍放下心来。
    他将目光放到七鵺怀里的小海猫身上,总觉得那猫看起来有点可怜兮兮的味道,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它两只眼睛泪汪汪的,毛茸茸的身子好像还在发抖,江九晗眉头微蹙,莫非是被魔君给虐待了?
    而他心中可怜的小猫咪此时正被七鵺撩得直打哆嗦,整只喵软绵绵地趴在他手上,半点儿力气都提不起来,双腿间那个位置被他的手指戳来揉去,她竟不知道,原来变成猫也可以有这种感觉。
    七鵺面色如常地跟海主交谈,手中动作却未曾停下,他感到怀里的小猫儿越来越软,随后那小小的身子忽然一抖,霎时便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浇在了他的手上。
    七鵺微愣,随即用披风将林妙妙遮住,小猫儿趴在他怀里抖个不停,脑中传来她带着哭腔的传音:
    【…禽兽!】
    真是太过分了!怎么可以对她这样一只小猫咪下手!还是当着江九晗的面!
    林妙妙一头扎进七鵺臂弯,再不想将脑袋抬起来,男人用披风将她裹得严严实实,手指在她湿漉漉的腹部缓缓抚摸,嘴角又往上扬了扬,心情突然变得比之前更愉悦起来。
    ————————————————————————————————————
    林妙妙:禽兽!连无辜的小猫咪都不放过!(;≧Д≦)゜
    七鵺:你是猫吗?
    林妙妙:我…喵喵喵!
    七鵺:你变成人再叫一次?
    林妙妙:………我走了,你自己玩。
    对啦,跟大家强调一下哦,七鵺在不知道猫就是妙妙之前,只是感觉这只猫比其他的可爱一点,并没有对她有任何想法,当时为了避免有人误会,我在279章还特地提了一句。
    原文是:【七鵺现在看她和之前看她的感觉可大不相同了】
    就是为了表明,在知道妙妙身份之前,七鵺对她没有别的想法哈,宝宝们不要误会哦。
    但是也要说一下,妙妙和男主们之间本身就存在相互吸引,而且妙妙有女主光环(没错,就是我这个亲妈给的),所以即使她变成猫咪,男主们还是会感觉亲切,会对她比对其他灵兽亲近,但,仅限于她变成灵兽的情况下,如果她是直接变成另外一个人,那这种情况就不存在了哈。
    最后,修罗场马上就要来了()
    284.苍渊秘境
    苍渊秘境开启的时刻终于到来,一个白色的光圈慢慢显现在空中,光圈内外的景色截然不同,那就是苍渊秘境的入口。
    出于尊重,海主作为东道主,修士们自然要让他的人最先进入秘境,龙晋依旧带着乌伯和雨姑,江九晗另带了两名侍卫,而龙晋的未婚妻婉婉也跟随在他身旁。
    在进入秘境之前,婉婉有意无意往人群中扫了一眼,林妙妙随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看见一个面容俊朗的白衣男修,她认真瞅了两眼,发现是那个之前在海底和婉婉私会的男人。
    看这架势,那男修也是要进入秘境的,这下可有意思了,也不知道龙晋和婉婉会不会在秘境里跟这个“奸夫”碰上,如果碰上,想必事情会变得很有趣。
    林妙妙想着就觉得乐,趴在七鵺怀里偷笑,七鵺捋了下她的尾巴,挑眉道:
    “你看见什么了?那么开心。”
    【没有没有。】林妙妙摇头,【就是看见那边有个人长得有点奇怪。】
    七鵺也往那边看了一眼,并没有看见什么值得注意的人,捏了捏她的尾巴尖儿,没再多言。
    林妙妙还在偷着乐呢,暗搓搓在识海里把这件事告诉了无用和阿树,无用掀起眼皮道:
    【你和那个婉婉有什么区别?不也是跟两个男人一起入那秘境?要是你们在秘境里碰上江九晗,指不定事情比那边还精彩。】
    这话说的,林妙妙小脸一拉:【阿树!】
    阿树立刻麻利地把无用五花大绑,顺带封了它的鸟嘴,林妙妙轻哼一声,将神识退出识海,发现七鵺已经带着她进了秘境。
    从入口进去,会被随机传送到秘境中任何一个位置,要是运气好,或许落脚的地点就有机缘,要是运气不好传去凶险之地,则有丧命的可能。
    七鵺和林妙妙被传送到的地方是一处熔岩地带,空中热浪滚滚,脚下是铺着砂砾与碎石的地面,四周散布着各种形状的岩石,一座寸草不生的岩山立在远处,从山顶赫然有一道岩浆倾泻下来,在地面形成了一条宽阔河流。
    这条盛满岩浆的焰河蜿蜒至更远的地方,以林妙妙的目力一眼也望不到头,灼热到令人窒息的空气使她口干舌燥,仿佛毛发尖儿都快烧了起来。
    她喘了两口气,嘴里就被七鵺塞了颗丹药,那丹药入喉便化作一股清凉的液体,顿时令林妙妙整个身体都凉爽起来。
    她知道那丹药是什么,以前夏日师父也会给她这种丹药做避暑用,只是七鵺给她吃的这颗显然加强了功效,空气中的灼烧感瞬间减轻大半,不再让人难以忍耐。
    “现在已经进来了,你还不解除幻术?”七鵺问。
    林妙妙其实也想变回来,但是想到江九晗就在秘境里某个地方,她又担心会碰上他,犹豫了一下道:
    “暂时就这样吧,你抱着我不比自己走路舒服多了?”
    七鵺也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林妙妙不肯恢复人形的原因,他眯了眯眼,也没戳破她,将这只小毛团子往肩头一放,淡声道:
    “我们去那边瞧瞧。”
    他腾空而起,施展御风术向那座岩山飞去,离得越近,那股灼热感又更强了些,好在林妙妙吃了丹药,倒不觉得难受,只是看着翻滚的岩浆有些咋舌。
    乖乖,这要是谁掉进去,怕是会立刻烧得只剩一把骨头了吧?
    ………
    苍渊秘境入口,受邀前来的修士已经全部进了秘境,海主见羽夫人望着入口出神,温声安抚道:
    “玲玲别担心,晋儿和小九有侍卫护着,不会有什么事的。”
    羽夫人对他笑了笑,她并不记挂二人在秘境中的安危,只是有点担心江九晗在里头再遇上七鵺罢了。
    不过想想林妙妙之前能稳住七鵺,想来后面应当不会有什么大碍。
    她弯了弯唇,那个小姑娘和她是同类,像她们这样的女人,总有能让男人死心塌地的本事,她的担心,想来是多余的。
    羽夫人勾住海主的手臂,软声道:“没事,咱们也该回去了。”
    二人正要离开,忽觉神识一动,是又有人来了。
    往常也有这样的情况,有时候修士们在路上遇见突发状况,便会延误了时间,现在入口还未关闭,倒是来得及时。
    就见远处翻起一道巨型水浪,原是一头牛首鱼身的大海兽,载着个人往这边游来。
    “鯥?”海主奇道,“倒是少见的海兽。”
    羽夫人轻轻咦了一声:“那头鯥…好像不是活的。”
    海主也发现了,点头道:“不错,没有半点生气,并非活物。”
    待到得跟前,羽夫人才看清,来人生了张清瘦寡淡的脸,初略一看没什么存在感,但多看两眼就会发觉,他的五官生得极有味道,是少见的出色容颜。
    只是这人连海主也不曾见过,他落地后将鯥收起,从袖中取出一枚五彩斑斓的鳞片,那是海主发出去的邀请函。
    海主虽发了不少邀请函出去,但请柬与人并不是都能对上号的,有些人会将请柬送与友人,或者让自家徒弟前来,因此海主从不过问,只认请柬,不认人。
    来人持有请柬,那便有进入苍渊秘境的资格,海主向他拱了拱手,侧身做了个请的姿势,朗声道:
    “入口还未关闭,道友请进。”
    那人收起请柬,向他略略颔首,一语未发,迈步踏入了光圈之中。
    ————————————————————————————————————
    嘻嘻,说好的修罗场快来了()
    285.玄冰寒烟
    那座岩山远看还好,飞得近了林妙妙才发现,这山比在远处看的更大,七鵺带着她往上飞了好一段才到达山顶,恰在此时,林妙妙发现天边又出现一个小小的黑影,是有人来了。
    这座岩山的山顶是一个巨大的岩浆湖,从山顶倾泻下去的岩浆全是从这儿流出的,即便之前已经吃了七鵺给的丹药,但真正落在湖边上,林妙妙还是觉得呼吸困难,整个嗓子都如被火灼了一般。
    七鵺又喂了她一颗丹药,林妙妙这才觉得好些,她往岩浆湖看去,里面岩浆翻滚,瞧着都有些骇人,而在湖中心的位置,有一团小小的白色火焰正轻轻跳动。
    “咦?那是什么火?”
    林妙妙好奇地探了探小脑袋,与四周的红色岩浆不同,那簇白色的小火苗有种清凉的感觉,只是看上去就觉得沁人心脾,好像空气都变得不那么灼热了。
    “玄冰寒焰。”
    七鵺道:“异火榜排名十五的灵火,多生在火山或岩石地带,常常与岩浆相生相伴,有此火出现,说明这地底下可能还有别的灵火。”
    “还有别的灵火?”林妙妙好奇地抖了抖耳朵,“就是说这儿可能有两种灵火?”
    “嗯,玄冰寒焰是极寒的火焰,但这些熔浆却没有被冻住,说明附近还有属性与玄冰寒焰刚好相反的灵火,这样才能克制住玄冰寒焰的寒气。”
    在七鵺向林妙妙解释的功夫,另一名修士也后脚赶到,那是名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体型干瘦,留着撮山羊胡。
    他落地后并未说话,只是目光往七鵺这边扫来,似是在打量,林妙妙瞅了他两眼,传音问七鵺:
    【那个人有没有压制修为?】
    七鵺回道:【你觉得呢?】
    林妙妙又认真看了看,下了结论:【我看有,他腰上那块玉佩我在吴真人那儿也见过,筑基期的穷鬼不可能买得起,看他这么老了,也不像世家子弟,肯定压制了修为才进来的。】
    小丫头分析得头头是道,七鵺嘴角弯了弯:【倒是猜得没错。】
    这时那名修士冲七鵺拱了拱手,扬声道:“道友,这灵火于我有大用处,我愿出些灵石,还请道友勿要与我争这灵火。”
    这话说得有些好笑,谁都知道灵火无价,区区灵石怎能衡量灵火的价格?而且七鵺先来,按先到先得,七鵺要争这灵火,谁也说不出个错字,那修士却说要用灵石换,也不知是欺负人,还是觉得七鵺是傻子。
    七鵺看了那人一眼,淡淡地道:“不巧,我也想要这灵火。”
    山羊胡眉头一拧,还想再说,七鵺已经腾空而起,向湖中那簇玄冰寒焰飞去。
    山羊胡大惊,刚要冲过来抢夺,就见湖中岩浆倏地溅开,一头浑身赤红的蟒蛇从里面冲了出来,张口就向七鵺咬去。
    事情发生得突然,林妙妙被那蟒蛇吓了一跳,赶紧用小爪子使劲扒住七鵺的衣领,七鵺抓住她的身子往胸口一塞,随后手中长剑已出,挡住了蟒蛇的血盆大口。
    “血虹岩蟒。”
    七鵺吐出几个字,下一刻就挥剑与蟒蛇战在了一起,那蟒蛇很明显是这簇灵火的守护兽,因此才会在七鵺靠近灵火时进行攻击。
    虽然苍渊秘境只能筑基期的修士进入,但不代表里面的妖兽都是筑基期的,这头血虹岩蟒很明显已经到达七阶,普通筑基期的修士遇上它根本没命逃。
    但七鵺却不是普通的筑基修士,即使压制了修为,对付这样一条七阶妖兽却不在话下,他正应付得游刃有余,忽听林妙妙喊道:
    “哎呀!那个山羊胡去抢灵火了!”
    七鵺眼尾余光一扫,果然,那山羊胡趁他分散了血虹岩蟒的注意力,正御风飞向湖中,眼看就要将玄冰寒焰采走。
    七鵺面色不动,手中长剑气势更盛,一剑便削掉了血虹岩蟒的半个上颌,如熔浆般的血霎时喷涌到空中,七鵺再用长剑将血虹岩蟒的整个脑袋钉在湖边,同时飞身而出,眨眼之间便到了那名修士跟前。
    山羊胡正准备采集玄冰寒焰,一看七鵺来了,即刻向他打出数道灵气,以求换取采集灵火的时间。
    七鵺挥袖将攻击全部挡下,再一伸手牢牢抓住山羊胡的手腕,山羊胡大吃一惊,手掌一翻就要挣脱,同时另一只手也向玄冰寒烟伸去,想要先一步抢到灵火。
    七鵺冷哼一声,掌中魔气翻涌,顺着山羊胡的经脉逆流而上,霎时山羊胡就感到心脏像是被攥紧一般,他心头大骇,知道自己碰上了个硬茬,立时高声呼道:
    “道友手下留情!这灵火我让给你就是!”
    林妙妙翻了个白眼,什么让不让的,这灵火本来就是七鵺先寻到的,现在看打不过主动求饶,还要说得好像是他亏了一般。
    山羊胡话音刚落,七鵺的手就松了开,他眸光一闪,袖中的暗器就要飞出,却觉脖子一凉,随后整个人就如岩石般沉沉坠入了湖里。
    看着山羊胡被岩浆瞬间融化,林妙妙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扒着七鵺衣襟的小爪子抓得更紧了。
    七鵺对此连眼皮都没动一下,他用魔气将那簇灵火采起,随后林妙妙便感到空气中的灼热感瞬间翻了好几倍,湖中岩浆翻滚得更加汹涌,四周的岩石也渐渐变得通红,整座岩山都像是要融化一般。
    七鵺往上飞了数百丈,林妙妙才感觉好了一点,她伸出小脑袋往下看,就瞧见岩山果然开始一点点融化,将半边天空都染成了红色。
    “这、这是怎么回事?”林妙妙睁大眼,“是因为你把玄冰寒焰取走的关系吗?”
    “是,没有玄冰寒焰的克制,这座山也就无法维持原貌。”
    七鵺将玄冰寒焰递给林妙妙:“你试试能不能用赤灵魔焰把它吸收掉。”
    林妙妙先前以为是他拿来有用,没想到是要给她的,她也不客气,把体内的赤灵魔焰唤出来,那簇赤红色的火焰才刚靠近玄冰寒焰就嗖地一下拔高数倍,然后一口将玄冰寒烟给吞了个干净。
    “这动作也太快了!”
    林妙妙晃了晃爪子上的赤灵魔焰,咋舌道:“怎么这么能吃的?之前还吃过一块什么上古碎片呢。”
    赤灵魔焰吞了玄冰寒焰之后似乎很满足,整团火焰恢复了原来的大小,乖乖地躺在林妙妙的爪子上,林妙妙用神识感知了一下,见没什么不妥,便将赤灵魔焰收回了丹田。
    看她把灵火收了回去,七鵺唤出飞行法器,将林妙妙放到法器上,叮嘱道:
    “现在我要下去取另一只灵火,你就在这里等我。”
    νρò㈠8.còм

章节目录

活色生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炒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炒肉并收藏活色生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