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完梁季泽,乔桥连着好几天都提不起劲儿,好像身体里的快乐也被他抽走了似的,只能像蘑菇一样缩在宿舍养精蓄锐,一日三餐则全仰赖朱妍从食堂带回。

    自从一起在校门口为梁季泽呐喊助威后(误),朱妍就把她视为了革命战友,经常给她转发一些梁季泽的精修图或者参加活动的消息,乔桥吃她的饭嘴软,不敢明说自己不是梁季泽的粉丝,只能怀着复杂又郁闷的心情吞下这口安利。

    不过朱妍虽然傲气了点,可人品不错,跟这样的人做朋友只要方法对了还是挺舒服的。

    金思琪倒是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经常一夜不归大早上才回来,到宿舍也是卸了妆倒头就睡,乔桥跟她虽然有时同在宿舍,却几乎打不了照面。

    不过早起上厕所倒是能碰上。

    乔桥睡眼惺忪地拧开卫生间的门,正撞上金思琪对着镜子撕假睫毛。

    她的面颊上带着一种刚刚进行了某种不可描述运动后的红晕,浅浅地从肌肤深处透出来,水嫩又诱人。

    “早。”乔桥迷糊着打了个招呼。

    “正好。”金思琪洗了洗手,“我的护肤品落在酒店了,你能不能……”

    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停住了,略带尴尬地笑了笑:“算了,没什么。”

    乔桥心想,多大点事啊,不就是借护肤品用吗?

    她大方地把自己最贵的一瓶精华拿出来:“上个月刚买的,我用着挺不错的,你试试。”

    手在空中停了半天,也不见有人来接。

    金思琪:“真的不用了,我脸比较敏感,很怕用假货。”

    说完,甚至还笑了一下,才轻飘飘地出了卫生间。

    乔桥承认那一刻的感觉跟吞了一只苍蝇差不多,连带那瓶她斥巨资买来的精华都忽然变得有点烫手了。

    买假包是不对,可她又不关注牌子,哪里知道那包是知名大牌的经典款式,否则就算送她她也不会要的。而且因为这个就被贴上了‘所有东西都是假货’的标签,她在恼火之余还有点无奈。

    不拍AV以后,收入直线下降,只能吃以前留下的老底,时刻被‘坐吃山空’的恐惧鞭挞,买东西也变得畏手畏脚,如果不是折扣确实大又贪恋那种一抹即化的感觉,她也不舍得再用这么贵的精华。

    而且学校生活处处要用钱,虽然最大的一笔支出——学费,宋祁言已经帮她付清了,乔桥却不敢心安理得地享受对方的资助,她暗中一直把这笔钱当做暂借的,幻想着将来有一日暴富后可以还给他。

    ……因为除了暴富,她暂时想不到还有什么途径能挣到这么大一笔钱了。

    归根结底,都是因为穷啊。

    被生活猝不及防地重击了一下,连对金思琪那句冒犯的话都追求不起来了,乔桥瘫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过了一会儿听说楼下有人找她。

    她一直致力于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除了舍友就不认识几个人,心下好奇会是谁来找,电光火石之间忽然想到还有另一种惊悚的可能——梁季泽派人来抓她了。

    没错,很像那个心眼只有针尖大小的男人会做的事。

    朱妍虽然奇怪为什么乔桥非要说自己不在宿舍,但也没有多问,把原话一字不漏地复述了出去。

    过了一分钟,乔桥的手机就响了,打电话的人是秦瑞成。

    男人的语调很怪异:“小乔,你在哪儿?”

    “宿舍啊。”

    “在干什么?”

    “嗯……”乔桥想了想该怎么描述目前的状况,“躺在床上跟你打电话。”

    “是吗?”电话那头传来上下牙齿摩擦的声音,“那你给我解释下为什么你舍友说你不在宿舍?”

    诶?

    乔桥惊得瞬间弹了起来,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你你……你在楼下?!”

    “你到底在哪儿?”

    “误会误会,我以为你是……”乔桥肩膀夹着手机,胡乱套了件衣服,“总之我马上下楼!”

    她顺手抄上了那个假包,出了宿舍才发现。

    换一个好像来不及了,算了算了,自己花钱买的的为什么不能背,又不是偷了抢了。

    她气喘吁吁地奔到楼下,一眼就看到了秦瑞成,男人就算臭着脸在等人,身姿也是无比的挺拔修长,像是立在鸡群里的一只白鹤,所有的花红柳绿都自动成了他的背景板,当场就可以拍画报写真。

    最让乔桥大吃一惊的是他居然穿着一身星程的男式校服!

    “你——”乔桥刚要问他怎么回事,头上就挨了秦瑞成不轻不重的一敲。

    “以为我是谁?还有谁在楼下等你?”他眯起眼睛,“你好像在学校里过得很开心啊?”

    乔桥:“……你听我解释。”

    “无所谓,就算还有别人在楼下等你,看到我也会自惭形秽的。”

    乔桥:……

    她捂着脑袋,提防再次挨打:“你怎么进来的?”

    秦瑞成挑眉:“从正门进。”

    乔桥嘴巴打结,“可你不是学生啊,还有你、你这校服是哪儿来的?”

    他嘴角得意地上扬:“借的,帅吗?”

    何止是帅。

    路上不时有女生驻足偷瞄,回头率也直逼百分百,搞得乔桥不好再拉着他走大路,只能状若无意地往林荫小径上拐。

    “你怎么忽然来学校了?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看你?”秦瑞成哼了一声,“等你去找我要等到猴年马月。”

    乔桥心虚地不敢搭腔。

    “走,带我转转你们学校。”他一副要逛自家后花园的样子,“你平时怎么吃饭?带我去食堂看看。”

    乔桥懵了,她在学校的时间远没有秦瑞成以为的长,说句实话,连她都搞不清食堂在哪儿。

    “食堂乱哄哄的,人又多又杂,我带你去操场吧?”操场那么大,应该很好找。

    秦瑞成扫她一眼:“你天天缩在学校,说明食堂的饭菜一定很好吃,我一定要尝尝。”

    “哪有呀,我都是点外卖!”

    男人冷冷道:“点外卖也不来找我。”

    emmmmmmm

    好说歹说总算把人劝住了,秦瑞成又非要乔桥带他出去吃,乔桥看着自己钱包里可怜巴巴的几张纸币,含泪点了头。

    学校附近有商圈,乔桥凭着模糊记忆,带他到了一间相对幽静的小饭馆,这家店还是朱妍告诉她的,眼下只能借花献佛,撒谎说是自己常来的。

    秦瑞成对她爱吃的东西很感兴趣,凡是她提到的都点了一份,其实乔桥一个也没吃过。

    菜上来以后,两人都迫不及待地动了筷子。

    乔桥是生怕味道太离谱不好圆谎,好在都是家常小菜,酱料和菜品都中规中矩,让她松了口气。

    秦瑞成的表情则从一开始的期待,慢慢过渡到了复杂。这种色香味全不沾边的菜放在平时他都不会多看一眼,可想到是小乔爱吃的,才勉为其难地多尝了几口。

    随着咀嚼次数的增多,他英挺的眉毛皱起来,动作频率也越来越慢。乔桥连忙制止他继续下筷子:“不好吃就别吃了。”

    秦瑞成抬头看她:“你宁肯吃这种垃圾都不去找我?”

    “……也没有那么难吃吧?”

    男人一言不发,抽出几张纸币扔在桌上就拉着乔桥离开了。十来分钟后,乔桥站在了一家一看就很贵的餐厅前。

    “刚才那顿不算,请我吃这个。”理直气壮地要求。

    乔桥在心里盘算了下,打算明天起让朱妍只给她打素菜吃好了。

    入座的时候包掉在了地上,秦瑞成很自然地帮她捡了起来。

    手指触到皮质后觉得有点不对,他不禁低头多看了一眼。

    “这个包不错,什么时候买的?”

    “早就买啦。”乔桥没多想,“一直窝在行李箱底下,最近才翻出来背。”

    “哦。”男人没再多问。

    热腾腾的午饭让人心情大好,加上预见到未来一月可能没有荤菜了,乔桥吃得格外卖力。

    中间秦瑞成出去了一趟,不过很快就回来了,乔桥以为他只是上了个厕所。

    饭后两人又在外面逛了逛,穿着校服逛街像极了一对逃课的小情侣,男人的手掌温暖而有力,不带任何色欲地拉着她,让乔桥心脏都漏跳了好几拍。

    意犹未尽地回到学校,宿舍里只有赵向彤和金思琪,两人对着手机屏不知道在笑什么,声音很大。

    赵向彤看见她,挤眉弄眼:“还背这包呢,搁我早扔了。”

    她对乔桥的敌意不是无缘无故的,因为赵向彤一直认为乔桥跟她属于同一层次,都是平凡到没有桃花运可言的类型。可今天却听说有个长得很帅的男人来找她,登时心理不平衡了。

    乔桥耸耸肩:“我花了钱的,为什么要扔。”

    金思琪一直盯着乔桥的包看,冷不丁伸手摸了一把,乔桥以为她要抢,立刻警惕地摁住。

    赵向彤:“一个假包有什么好宝贝的。”

    金思琪语气淡淡的:“不是了。”

    赵向彤:“琪琪?”

    金思琪:“她这个包是真的。”

    乔桥赵向彤:“哈?”

    Р○①8导航站▄:ρò1八.てòм

章节目录

AV拍摄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说制造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说制造机并收藏AV拍摄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