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桥直到冲下楼,确确实实看到了那个挺拔魁梧,默然而立的身影,才终于相信了程修的话。
    不是,这这这,到底什么个情况?太夸张了吧?前天还在出任务的人为什么今天就能瞬间出现在她楼下啊?是她出现幻觉了还是早上没睡醒呢?
    “任务结束了。”男人硬朗的薄唇在见到乔桥后总算动了一下,“顺便来看你。”
    乔桥的目光落到不远处的保安身上:“可是,这里是封闭赛场,外人进不来的。”
    程修:“嗯。”
    乔桥跟他的目光对上,就知道又进入了她最头疼的猜猜猜环节。
    “嗯”是什么意思?
    是赞同我的话还是表示知道了?
    大哥你知道什么叫聊天吗?聊天就是你来我往你一句我一句,而不是一个人说完另一个人嗯嗯啊哦就算聊过天了啊!
    算了算了,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了,不能要求太多。
    乔桥看看周围,虽然程修穿着一身普通的黑衣黑裤,但他的气场太强大了,往那儿一站就是一柄出鞘的利剑,浓密的剑眉覆盖在高挺的眉骨上,眼神锐利如同丛林中潜伏的兽类,冷脸冷面生动诠释什么叫生人勿近,尤其是那几乎要满溢出来的阳刚之气,竟然凭一己之力生生把整个艺人宿舍的阴柔感都压下去一截。
    察觉到已经有不少人在往这边看,乔桥拽拽程修的袖子:“要不要上去喝口水?”®ōυzⓗǎíωυ.ōяɡ(rouzhaiwu.org)
    “我不渴。”
    乔桥:“……”
    “那要不要上去坐会儿?”
    “好。”
    跟这个人说话果然还是直白点比较省事……
    乔桥把程修领进楼。
    这个时间艺人基本都在休息或者去演播厅为决赛做准备了,走廊里没什么人,也就是算准了这一点乔桥才敢把人往宿舍带,不然被撞到她带着一个陌生人进进出出还了得?尤其是在敏感时期,萧曼雨和萧书仪的人都盯着她呢。
    正想着,前面拐角处突然闪出一个戴耳机的男人,乔桥立马认出他是萧书仪队的,而这条走廊这么窄,躲是躲不及了,迎面撞上几乎是必然。
    完了,这怎么解释!
    乔桥僵硬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那人也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都做好被盘问的准备了,没想到对方像没看到她似的直接跟她擦肩而过了。
    诶?
    乔桥扭头一看,原来站在她身边的高大人影已经不知所踪。
    卧槽人呢!
    她震惊地四处张望,突然肩膀一沉,一只大手轻轻拍了拍她,乔桥赶紧转身,可不就是刚才失踪的程修吗?
    “你去哪儿了?”
    男人面无表情地指了指上面,乔桥抬头,只看到了光秃秃的天花板,连个着力点都没有,她都想象不出来程修是怎么窜上去的。
    “走吧。”
    乔桥暗暗擦汗:“那个,你、你下次提前跟我说一声。”
    “……”
    咦,他怎么不‘嗯’了?
    乔桥试探着问:“你是觉得这个提议不合适吗?”
    男人嘴唇动了动:“来不及。”
    “哦。”乔桥再次抬头看看天花板,目测了一下从地板到上面的距离,“也对,那就算了。”
    两人终于到了乔桥的宿舍。
    刚一进门,海蝶就迫不及待地冒了出来:“你——”
    他的声音在看到后面跟着的高大人影后戛然而止。
    海蝶从小就是个皮猴,初中更是热衷打架,还通过打架认识了一帮狐朋狗友,长大后虽然接受了文明教育,再也没动过手,可他骨子里还是有一股痞气在的,也就是这股气让他遇见别的比他高比他壮的同性时从来不怯场,你瞪我我就敢瞪回去,谁怕谁?
    但是看见程修的那一刻,海蝶浑身的神经和肌肉都突然绷紧了。
    这不是他有意为之,完全是身体的被动反应,就像一个人在深山偶遇一头猛虎,就算你再怎么安慰自己这老虎在河对面呢它过不来,肾上腺激素还是会第一时间疯狂分泌,为你接下来的夺路而逃做准备。
    海蝶现在就是这种感觉,而程修给他的压迫感甚至比一只猛虎还要强烈,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量级,夸张点可能都不是一个物种。
    “他……是谁?”海蝶艰难地吐出这叁个字,他觉得自己能在这么强大的威压下还说得出话真是够爷们了。
    乔桥完全不知道两个男人间发生了什么,她轻咳一声含糊道:“我朋友。”
    程修看她一眼,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不是艺人?怎么进来的?”
    “这你就别问了,先让我们进去吧,被人撞见就不好了。”
    叁人在客厅沙发坐下,乔桥给程修倒了一杯水,男人接过来默默喝了一口……然后继续盯着海蝶看。
    目光如炬。
    海蝶被程修看得心里直发虚脚底直发软,一边偷偷擦脑门上的瀑布汗,一边在脑内检索自己历代的仇人,心想我跟他以前认识吗?怎么一进来就死盯着我?我不就是问了句是谁吗至于这么生气?
    “你们,住在一起?”程修紧抿的嘴角终于撬开一点。
    “对啊。”海蝶完全没觉得哪儿有问题,还特天真地给予肯定,“肯定要住一起嘛。”
    程修点点头,又不说话了,气氛诡异地开始变沉重。
    海蝶被那两道锋芒毕露的眼神刺得如坐针毡。
    又坚持了叁十秒,他实在受不了了,霍然站起,甩下一句‘我去练习室待会儿,你们聊’,就匆匆离开了。
    乔桥不好意思:“不知道你要来,我们什么也没准备……”
    “没事。”
    程修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圈室内的陈设,最后又把目光放回到乔桥身上。
    乔桥被他看得也有点发毛,只能没话找话:“你任务结束了?”
    “嗯。”
    “什么时候回去啊?”
    “不急。”
    “这次能休多久?”
    “不确定。”
    乔桥:“……”
    好的,再次没话题了!她愿称程修为‘话题终结者’!
    正搜肠刮肚想怎么起新话头,程修突然脸色一变,右手也迅速放到后腰,目光如利剑般锁定某个方向。
    “有人。”
    乔桥顺着看过去,恍然大悟:“哦,那是景闻的房间,他也在。”
    话音刚落,卧室门就打开了,景闻一脸困倦地走出来,见到有外人在还愣了一下。
    乔桥赶紧介绍:“这是我朋友,程修。”
    她还没想好怎么解释程修的来历,好在景闻也不是那种喜欢问东问西的人,他冲程修点点头后就径自进厨房倒了一杯水,然后又回卧室了。
    程修冷锐的目光盯着卧室薄薄的木门,好像要在上面烧出两个洞。
    乔桥:他是不喜欢这个地方吗?为什么从进来就不太高兴的亚子……
    不过景闻的出现倒是提醒了她,比起寒暄客套,她有更重要的事做。
    乔桥斟酌了半天,下决心似的深吸一口气:“程先生,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她以为程修听完以后起码会犹豫一下甚至有点生气,毕竟大老远跑过来屁股都没坐热就被要求帮忙,哪怕程修当场拒绝乔桥也都完全能理解,没想到男人想都没想就点头:“可以。”
    说完,他掏出手机点了几个键,按完后说:“半小时后到。”
    乔桥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半小时后到?”
    程修:“医生。”
    呃!这也太迅速了吧!
    乔桥脸部抽抽几下:“你是不是得先打个报告啊?这样公器私用会不会对你晋升什么的有影响?”
    程修的目光转过来,一点波澜都没有:“他们是我的兵。”
    言外之意就是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乔桥心里一热。
    这个男人对她真的没话说。
    两个人虽然不怎么见面,可是印象中只要乔桥有事求他,程修从来不说一个‘不’字,永远都那么可靠,那么稳重,他给乔桥的不是一根能把她从水里拉上来的绳子,而是一艘能载着她远离这泥淖的冲锋舟。
    乔桥这时候才发现自己都没好好看看他,程修的眉眼非常英武,是典型的中国硬汉的形象,而且比之上次见面,他黑了不少,也沧桑了不少,难以想象这段时间他都经历了什么。
    乔桥想得出神,程修却破天荒地主动挑起了话题:“你是他们的导师?”
    “对啊,我就是为了带他们参赛才住进这里的。”
    “住不同的房间?”
    “嗯,最左边那间是我的,住一起也是为了方便指导,所有队伍都是这么住的。”
    程修点点头,脸部的肌肉终于放松下来,目光也不像刚才那么骇人了。
    乔桥困惑地挠挠头。

章节目录

AV拍摄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说制造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说制造机并收藏AV拍摄指南最新章节